爱也需要学习与锻炼

 2018/04/17 17:50  叶倾城 《今日文摘》  (174)    

《侏罗纪世界》不是新片了,我和朋友2015年就在电影院里看过:里面有个肥胖的饲养员,发现恐龙逃出笼子,惊慌奔跑,每跑一步全身的肥肉都在抖。英勇的男主角为了营救他,主动诱导恐龙攻击自己,大胖子喘着,蠕动着,终于接近出口了——恐龙一口把他叨住,吃了。

这里的寓意浅显到不说也破:谁平时不锻炼身体,到关键时候就算有神队员助攻,也只有沦为炮灰的下场。

我并没有想过,会与一个年轻朋友重温这部电影。他刚刚哭过,鼻头红红的样子,像是只有四五岁,但他,十七岁了。

他是外婆带大的,从小,西瓜中心最甜的那部分,鸡的两条腿,都毫无疑问是他的。他习惯了外婆的照顾,也和外婆吵架——不吵不行呀。外婆太节俭,剩饭剩菜永远不舍得扔,经常从冰箱里端出已经泛黄的米饭。他拒吃,外婆就自己吃。外婆愛社交,经常邻居亲戚坐一屋子,聊三聊四,把他当话题,他最讨厌听人当面议论自己。

这么好的外婆,为什么会突然病倒?救护车半夜急驰而来,爸妈都跟着去了医院,只剩下他一个人,想到可能与外婆生死永别,他哭了大半夜。

那天没早饭,他胡乱吃了个面包。没想到的是,也没晚饭。妈妈说:“太累了,你将就吃碗面吧。”面在哪里,怎么煮,其他要放进去的东西呢?妈妈已经累得瘫在床上:“别烦我。”他觉得好委屈。

外婆病情稳定后,爸妈轮流去医院陪护,他也从最开始的惊恐慢慢恢复到原来的状态:放学回家,脏衣服往沙发上一扔。几天后发现没有干净衣服穿,他问:“妈,你为什么没给我洗衣服?”妈妈说:“外婆病了你知道不?洗衣服这么简单的事,你就不能自己做?”

他已经在很努力地学着照顾自己了,原来想喝酸奶,直接去冰箱拿,现在他知道得先去超市买;原来橙子都是外婆给他剥好送到嘴边,现在他会笨拙地用嘴啃开,直到发现有开橙器这个神器……但这些好像都不够,爸妈觉得他应该去看护外婆,或者多做些家务。在爸妈眼中,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。

他不服气地向我诉苦:“我当然爱外婆了,但我又不会照顾人,去医院也没啥用呀。等我爸妈老了需要照顾的时候,我自然会照顾他们的。爱是人的本能,他们为什么不信任我,为什么要苛求我?”

于是我和他一道看了《侏罗纪世界》里被恐龙吃了的肥胖饲养员,我问他:“跑步是人的本能,在生死关头自然会被激发,为什么饲养员跑不起来?”

爱不仅仅是信任、依赖与安全感,更是具体的行动。曾经父母不论多疲倦,都会抱着年幼的你,此刻他们在外婆床前陪护,身体上要鞍前马后,精神上要担惊受怕。同一段爱的旅程,为什么家人走得自在,而你却挥汗如雨?恐怕要问,日常的你,是否太多被爱,太少去爱?连病中的家人都不能照顾的你,朋友急难时,真的能拔刀相助吗?

年轻朋友问我:“那我该怎么做?”

我说:“锻炼呀。就从现在,从回家洗一个碗开始。”

有这么一句英国谚语:爱狗爱花爱小孩,就是好丈夫。我年轻时,以为它说的是个人趣味,后来才意识到:这三样都要大花心血鞠育的。小狗要遛弯剪毛教大小便,养花要剪枝浇水捉虫搬盆,小孩就更不用说了,陪小孩玩一小时,比工作一天还累。一个人如果学会了爱狗爱花爱小孩,就会知道每一个小幸福的背后,都是无限付出。这样的人来应对爱的问题,自然得心应手。

如果反过来,在家里是等人伺候的“爷”,出门连在公车上让个座都要叫苦连天,这样的人即使有爱,也不过是“尚方宝剑”,平时束之高阁,需要的时候拿出来:看不到上面的锈迹斑斑吗?

我对年轻朋友说:“学会做家务,学会忍耐父母的烦躁,学会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二位。”学会不对身边人指指点点,缘份终将有尽,何必给出伤害;学会感恩,谁也不欠你,谁看着你不容易给你行个方便,要真诚感谢;学会当机立断,学会临事不慌,学会“色易”——即使什么都做不了,给个微笑的好脸色总是可以的……

不必计算得失,连父母家人都不爱的人,岂能爱全世界?而如果连对父母家人的爱也只能停在嘴边、埋在心底,还有什么爱与梦想,会真正化为行动?

(潘光贤荐自《中学生天地》)

责编:我不是雨果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4 =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