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吃榆

 2018/04/12 14:07  牛润科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217)    

說起家乡的美味,我就想起了儿时吃榆的幸福经历。

记得在我家的房前屋后长着几棵榆树,一到春天,我就爬上那棵树干有水桶粗的榆树上,往朝阳处的树杈上一坐,折一枝大而嫩黄的榆钱儿捋下来,放在嘴里品尝。一边尽情地享受着那种又甜又香的黏滑味儿,一边观看着眼前的榆钱在阳光的映照下,一闪一闪地亮着金色光芒的样子,真是开心极了。待我又吃又赏,过了瘾后,再捋上一书包带回家中,娘就给我们拌上玉米面蒸榆钱吃。蒸好后,蘸着娘自己酿制的醋吃,醋里一定要滴上一滴熟油外加点蒜,这才是纯天然的美味呢!在我的印象中,娘一直是一位制作榆树美味的高手。以前早上上学前,我喝不够娘熬的榆钱粥;晚上放学归来时,娘做的一碗榆皮面疙瘩子(就是宽面条),香得我不忍放下碗。那面一进嘴里,就变成一条条的小鱼儿,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(因为榆皮面又筋道又滑溜),然后滋溜一下就全都滑进肚子里了。每到这时,娘就在一旁幸福地笑着对我说:“看把俺儿给香的!”这榆皮面疙瘩子吃得我们娘儿俩,仿佛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两个人。

到了夏天和秋天,榆树叶子老了,人不能吃了,它就成了猪的口粮。有一年,娘养了一头自留猪,就是用我每天捋的榆叶喂大的。杀猪的那天,娘让杀猪的人从猪脖根拉了一刀肉,包了顿饺子专门奖赏了我,然后就把猪肉和猪下水全都卖了,换成了我们家来年的全部开销。所以娘经常吃水不忘挖井人地向我念叨着:“这榆树可是咱们家的摇钱树呀!”每年冬天,我会把捡来的粪全都倒在房前屋后的榆树根底下,娘看着我做这些事时笑得特别欣慰,这让我也很开心。从此,每当我吃榆的时候,我就提醒自己:娘爱做的事情,就是我爱做的事情;娘幸福,我就更幸福啊!

后来有一年,在杏花开过,金黄的榆钱又送来了香味的一个晚上,在喝了娘给我熬的榆钱粥后,晚上睡觉时我做了个大大的美梦。梦见屋后的榆树变成了一棵黄灿灿的“摇钱树”,风一吹,榆树上的“金币”丁零当啷发出悦耳的声音,最高兴的是娘,还有爹。梦里我高兴地一跳老高就把自己蹦醒了,正在摘榆钱的娘就用煤油灯照着我的脸问:“做梦了吧?看把俺儿给乐得,就像吃了榆皮面疙瘩似的!”那天夜里,我幸福地窝在娘的怀里,我们娘儿俩望着窗外的榆树说了许多的话,得意得犹如两枚金色的榆钱儿,满脸绽放着灿烂的笑容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最幸福的时候,就是娘用榆树哺育我的日子。每每回老家,总要在房前屋后的榆树边站上好久,回忆吃榆的幸福时刻,回忆窝在娘怀里的那个夜晚,这些回忆都让我觉得甜美。

(冰清玉洁摘自《祝您健康》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8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