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都曾拥有孩子的眼睛

2018年04月10日 15:40 作者:余芳 来源:《思维与智慧》  

  观光电梯里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孩,电梯行到一半,突然停住,好像出了故障,女孩受到惊吓,哭着说:“怎么办,真可怕!”男孩则镇定地说:“不怕,警察叔叔一定会来救我们。”女孩说:“你以为警察叔叔能赶到吗?他们能进得来吗?”男孩说:“肯定有办法打开。”正说着,电梯突然好了,继续稳稳上行,可是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女孩子又说:“会不会把我们带到最顶层,怎么办啊!”男孩子却回答道:“不會的,如果上去了,正好可以在上面往下看风景。”女孩子一听,急了,说:“不要,不要,那多可怕啊!”最后,电梯正常地停下了,两人开开心心地下了电梯。

  人生时不时会碰到各种意料之外的故障,与其一味担心抱怨,还不如积极乐观地应对,总会有办法的。

  小区绿化带有一丛美人蕉,其中一株悄然开了花,黄色的花朵。可是从其身边匆匆走过的人们并没有注意到它,大概因为它并不是奇特而名贵的品种。一个三四岁的女孩从此经过,十分惊讶,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开心地向身边的妈妈叫:“妈妈,快看!”妈妈好像没听见,继续低头看手机。“快看啊!”小女孩唯恐会错过这美丽的瞬间,妈妈终于看了一眼,只是一朵不起眼的花儿嘛,妈妈的脸上毫无表情,淡淡地应了一声“哦”,然后,漠然地带着女孩离开。

  曾几何时,我们还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,我们还有着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,可是,时间将我们慢慢变成了那个妈妈。小时候,我们带着好奇的眼睛看世界,怀揣着各种各样的梦想,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想法,似乎总有无穷无尽的力量,想去做点什么。可是现在呢,我们活着,可一不小心,所有的赤子之心、快乐之源全被吞噬殆尽。

  虽然屡屡告诫自己,人活一世,要去努力发掘快乐,让生活多一点真正的有意义的快乐。可还是时时感到了无生趣,从骨子里对生活并无多少热情可言。对工作常生厌倦,对家庭生活常生不满,连梦想期待都没有,更不用说动手去改变和创造。没有过新年的盼望,丧失了穿新衣的欲望,甚至对自己也不满。

  多想找回曾经的童真!多想拥有一颗赤子之心!多想心中还有梦想!有时总免不了感叹人生短暂,快乐寥寥,活着也不过是等着自己哪天死,多么虚无。

  看小孩子牙牙学语,蹒跚学步,游戏哭闹;看来来往往的人,上班下班,上学放学,买菜洗衣做饭,做生意,带孩子,吵架、打牌、钓鱼、吃饭,无一不是小生活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内容和生活圈子。看云卷云舒,花开花落;看草长莺飞,风生水起;看枯荣盛衰,生老病死;看日升月落,春夏秋冬。连一只蚂蚁,也会为觅食搬家而忙碌,连朝生暮死的蜉蝣也不会坐等死亡时刻的到来。

  人生在于过程。正因为人生苦短,才更应该在这生死之间创造出一个精彩的过程,而不是向死亡缴械投降。为什么我们会将那么美好的一切渐渐遗失在长大里?世界很大,我们的生活很小,太多的限定设置将我们圈在各种各样的规则里,可是思想、梦想、积极的心态就是怎么也圈不住,是时时从密罐中溢出的浩然之气,可以称之为“精气神”。如果连这些都被闷死了,那么这个人就会慢慢发霉,活着也等同于死去。

  人无癖,不可与之交,人总要找到一项寄托情怀的事业。人,不只是为自己活,也为他人活,这是责任,是人高于其他动物的地方,也是人生的价值体现。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吧,不要让自己空在那里,空虚无聊才是真正的痛苦之源。过自己愿意接受的生活,哪怕那生活再小,我们也能乐在其中。

  (张秋伟摘自《做人与处世》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