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远方

2018年04月08日 14:12 作者:娄丽萍 来源:《思维与智慧》  

  17岁那年,最要好的女同学问我:等你长大了,最想干什么?那时校园里正流行一首歌《那一年我十七岁》,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背起行囊,穿起那条发白的牛仔裤,告诉妈妈我要去远方。”那一刻,许多美好的遐思,都充满诗意地向我招手,如梦轻盈,如花芬芳。

  高考结束,填报志愿时,妈妈对我说,填报的学校离家要近一点。我却执拗地说:“上个大学,连省都没出,那还有啥意思!”最终我选择了去远方——大连。

  上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,与同学去北大桥赏月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大海。如水的月光洒满无垠的大海,海面上泛起粼粼的波光,涛声如月光奏鸣曲般荡涤着心灵。在这美丽的夜色里,我突然想起了远方的亲人,此时此刻,爸爸妈妈、弟弟妹妹都在做什么呢?要是他们能和我一起徜徉在月光如水的海滩该有多好!

  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洛阳,远离家乡,远离亲人,依然有梦。但成家立业搁浅了我心系的远方,生活的重心变成了在单位努力做个好员工,回到家尽心做个好妈妈。每个寒暑假,不是在去娘家的路上,就是在回婆家的车上,千里的铁路线,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,却都不曾通向心系的远方。

  日子浸泡在柴米油盐里,二十年时光飞逝,步履匆匆间,我已走到中年的行列,似乎还没来得及轻舞霓裳,便已是菊花半残了。

  一曲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触动我内心最柔软的情丝,青春的梦想漫上心头,有泪盈睫。于是,只身飞去了三亚。漫步白沙滩,碧海蓝天椰子树,心潮与海潮相应和;流连热带雨林,神清气爽如在画中行,诗与远方旖旎而美好。

  然而最初的新鲜与欢愉过后,当我独自来到天涯海角,望着夕阳浸染的海面,海吻石滩如泣如诉,突然一陣孤寂袭上心头……思绪缥缈之际,老公发来一条短信:“你在天涯还好吗?”我含泪回复:“我在海角很想家。”

  那一刻,我忽然意识到,人生的每一段历程,都该有脚踏实地的努力与云淡风轻的美好,远方不只是一个距离的概念,更是美的憧憬、心灵的境界。生活中,不能只顾埋头赶路,也应时常仰望星空。

  (常朔摘自《洛阳日报》2017年11月3日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