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那片土地

 2018/04/04 8:30  张殊培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535)    

“你可知道这块神奇的土地/埋藏着黄金般的相思/一串串杜鹃花嫣红姹紫/激流的三峡传来神女的叹息……”

再读刘湛秋的《中国的土地》,仍旧心潮彭湃,热泪盈眶,魂驰神往。

我的童年曾拥有一片土地,那里有山坡、小河、水稻、麦穗,还有蜜蜂、蝴蝶、山雀子、布谷鸟,那就是爸爸妈妈的故乡,就是爷爷奶奶的家,就是我童年的天堂。那宽厚阔大的胸怀曾接纳了一个蹒跚幼小的身影,那杏花雨、杨柳风曾滋润过一个蒙昧纯稚的心灵。顽劣的我啊,曾在地上打过滚,曾在田里挖过稀泥,还将泥土捏成各种萌化的玩偶;我还跟着黄鹂学唱歌,跟着白鹅学舞步。于是,我开始长出一些艺术细胞,获得了一点美学的启蒙。

后来上学了,我的周围还能常常见到相似的村庄、相似的土地。春桃夏荷,秋枫火红,冬麦茂盛……

然而,不知什么时候起,村庄突然消瘦了许多,我的周围,一个叫“城镇”的名词开始流行起来。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条条水泥路盖住了土地,我也住进了窗明几净的水泥城堡里。

虽然,生活看起来变得安逸而惬意:出门坐公交,上楼乘电梯,办公进大厦,回家关防盗门……谁料,呼吸的空间越来越狭小,云层越来越黑,照在脸上的阳光越来越少,青春年华也因此而日渐枯槁。

有一天,当我拿着制作精美的风筝,准备像儿时一样,让心情到长空去飘一飘时,那拥挤的街道、狭窄的巷道,挡住了我的脚步,我不能跑,不能追,耳畔全是风撞向高墙后颓然坠地的叹息。

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古诗已古,诗里的故事早已失去在当今重现的机会,我多么懊丧!

因此,我开始怀念,怀念那片肥沃葱茏的土地,怀念那片空旷自由的原野!我渴望像青草一样畅快地呼吸,渴望像小狗一样撒欢奔跑,渴望那无边的浩荡和泥土的芳香能随时将我紧紧拥抱!

然而,在钢筋水泥的城堡里,我们失去的不只是自由奔跑的空间,还有生活的诗意。

放眼望去,处处红灯绿酒,人影憧憧,城市每一个角落似乎都摩肩接踵,人头攒动。人们都像穿上了红舞鞋,步履不停,上学、工作、会议、持家,总是奔波于学校、单位、家庭,食不知味,寝不安居,昼夜颠倒。没有时间欣赏风景,没有时间思考人生,生活的节奏快得几乎令人窒息。

也许是离开土地太久了,生命脉搏早失去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律动。想想,在娱乐至死与网络依赖的今天,多少人还愿流连牧笛满河、繁花满坡的土地?谁还眷恋赌书泼茶、挥翰淋漓的生活?青鸟鸿雁、彩笺尺素,节奏实在太慢,怎搁得下一颗急躁的心?

因此,我深深地怀念那片土地,怀念那片“日色很慢,车,马,邮件都很慢”的土地,怀念那片诗意洋溢的芳草园,我渴望用开落的红萼与鸣唱的夏虫来演绎生活的浪漫。

“我们热爱大地,就像初生的婴儿眷恋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。”就像印第安酋长西雅图说的一样,我怀念那片土地,不仅怀念那灿灿落霞与潺潺小溪,也怀念那朗朗明月与茵茵草地,更怀念那些清新的空气与清澈的潭影,渴望它能蕩涤我们布满尘嚣的心。

(编辑 思智)

 赞  35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4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