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鱼奉亲

 2018/02/11 21:27  刘清山 《意林》  (69)    

那年夏季,刚上初中的我疯狂地迷恋上了钓鱼。

原因很简单,母亲让不愿睡午觉的我到家门口池塘边的大树下做作业。不经意间,我看到池塘边游来一条两尺多长的大鱼。竟然出现一条大鱼,真可以称得上是奇迹!我定睛一看,那条鱼通体乌黑发亮,鱼身粗壮,仿佛大人被晒黑的胳膊。

我知道这是一条黑鱼,不由欣喜若狂,跑到家中,偷偷找到父亲的钓竿,在树下挖了一条蚯蚓,穿在钩上,直接把鱼饵送到了那条黑鱼的嘴边。黑鱼显然饿久了,毫不客气地狠狠咬住了鱼饵,我顺势提竿,钓钩准确地钩住了黑鱼的嘴巴。但我既缺少力气,又缺少钓鱼经验,难以把这条足有两公斤重的大黑鱼拖出水面。黑鱼怒目圆睁,盯得我更是心惊胆战。我手腕一软,黑鱼找到了脱身的机会,它甩掉了钓钩,转身游进深水里。

我恨自己手软,失去了抓到大鱼的机会。不甘心失败的我开始在中午一边捧着课本,一边留意池塘里那条黑鱼的举动。果然没过几天,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黑鱼再次游到水面上,我赶紧把早就穿好蚯蚓的钓钩抛到了它的嘴边,黑鱼警觉地把嘴凑近了鱼饵,碰了两下,然后擦着鱼饵游走了,害得望眼欲穿的我瞎激动了半天。

两天后,黑鱼再次浮出水面,这一次,它游到了岸边的芦苇丛。我赶紧把鱼饵甩到它面前,它理也不理,向芦苇深处游去,我匆忙提起鱼饵向它的前方抛,这一次,鱼饵没有落到黑鱼的嘴边,而是钩住了芦苇的主干,我费了好大劲,也无法把钓钩收回来。黑鱼好像在嘲笑我的愚蠢无能。气急败坏的我使劲拉扯着钓钩,钓钩宛若一枚牙齿,仍旧咬着芦苇不松口。我暗暗发誓:一定要把这条不知天高地厚胆敢戏弄我的黑鱼钓上来!

我不敢把钓鱼的事告诉父母。有一天午后,我装作无意地问父亲,黑鱼有什么致命的弱点,父亲说:黑鱼每年夏季,也就是这个时节,产下鱼卵后,都会有一段时间处于昏迷状态,眼睛也看不见,但仍旧会进食。我如获至宝,跑到了池塘边。我不知这条黑鱼是公是母,但冥冥中,我感觉它是一条母黑鱼。

一周后,这条黑鱼果然产下了一团卵。只是它离岸边较远,我无处下钩。两天后,鱼卵里游出成千上万条小黑鱼,它们像一团黑云一样,簇拥着仿佛睡着了的黑鱼,竟然慢慢靠近了岸边,浑然不觉危险将至。我取来渔竿,在钓钩上穿了一只绿色的蚱蜢,准备抛到黑鱼的嘴边。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:那些小黑鱼们竟然随着黑鱼母亲鱼鳃的开合,陆续游进了大黑鱼的嘴里,并且没有再游出来……不知什么时候,父亲站到了我身边,他告诉我:这是小黑鱼们在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延续母親的生命,帮助母亲度过这段昏迷期!

我默默收起了钓竿,把它交给了父亲。此后我经常在这片池塘里看到那条大黑鱼,它和孩子们在水中快乐地、自由自在地游弋。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80 + = 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