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岁,我以为我可以上北大

 2018/02/11 10:57  婉兮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113)    

高考是我遭遇的第一个人生滑铁卢。当年的我,算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学霸。最好的一次月考成绩,我拿了657分,这个数字,令我终生难忘。可谁也没料到,这样一个被寄予了太多厚望的我,却考出了一个差强人意的分数,我被打发到了一所非著名大学的弱势专业。许多人劝我复读,可我怕自己会难逃宿命。于是不得不打點行装,朝着那个意料之外的城市而去。

命运第一次露出狰狞面目时,我无力招架。我用了整整一年来平复伤痕,到了大二才猛然醒悟,在这样一所普通大学,如果做不到出类拔萃,我将永远地泯然众人。所以我在余下的三年里发愤图强,做了学校的学生记者,升任记者团团长,在各类大小活动上露面,颇有些春风得意马蹄急的感觉。

前途在握的感觉又回来了,我知道自己已在保研名单内,也可以找到一份前景不错的工作。

可我没把天灾人祸算在内,意气风发的我,还未察觉到灾难已在我的身体内部悄悄潜伏发酵。

发病的时候,我正在实习,距离毕业还有三个月。

初春的昆明樱花盛放,我在新单位也做得如鱼得水。我的父亲,已经计划着为我筹一笔款子,买下单位的福利房。未来似乎已在这座四季鲜花的城市徐徐绽放。可是一连好几天,我都感觉到令人窒息的胸闷和疼痛,到医院一查,发现血压高得惊人。那时我还不知道,对于青壮年人群,高血压就是大病前兆。

三年的煎熬、辗转过四五家医院,我终于从尿毒症的病魔阴影下逃出,带着来自别人的肾脏存活于世。

在等待肾源的两年里,我最常梦见的,却是高考考场。我梦见自己还没开始复习就进了考场,面对着试卷左右为难,为前途未卜的明天眼泪横流。

醒来后,总是怅然若失,或许是因为眼前那种无能为力的状况,让我的潜意识不断返回人生第一个低谷期,试图与命运的种种刁难达成和解。

然后,我想明白了另一句话: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。

今年的6月7 日,我路过高考考场,看到一群焦虑等待的父母。

我停下脚步,站在肃穆的家长中,猛地想起来,9年前的今天,我的爸爸也是这样虔诚庄重地候在考场外,等待着奋笔疾书的我。

我们都以为那是寒窗苦读的结束,却迎来了一个颠沛流离的开始。

在此之前,我只需要用勤奋来获得高分。在那以后,我必须用坚韧、坚强和坚守去换取生存筹码。

好在现在的我,早已从当年的沮丧里抽身而退。在经历过生死洗礼后,高考失败带来的那点悲伤简直不值一提。那个因为没考上北大而痛哭流涕的我,终将会被这个战胜病魔的我取代。

成长之所以残酷,是因为它要将你不断地打破,这个过程,充满了疼痛苦涩。可成长的美丽之处,正在于打破之后的重新塑造。

而那个重塑新生的你,宛如破茧成蝶。

(邱宝珊摘自《意林作文素材》2017年第16期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20 + = 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