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育

2018年02月03日 14:50 作者:庆山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

1

  读一本书,看到这样一段话。

  “如果你种了一棵树,它长得不好,你不会责备它。你会观察它长得不好的原因。它可能需要肥料,或多些水,或少些阳光。你永远不会责备树,然而你却责备你的孩子。如果我们知道怎么去照顾他,他就会像棵树一样长得很好。责备根本没有用。只须努力去理解。如果你理解了,而且表现出你理解了,你能够爱,情形就会改观。”

  让孩子在前面走,不妨在后面跟随他。如果他实在需要,走过去帮他一把。大部分时间,让他过他的日子,你过你的。

  但大人们通常无法抑制“我知道”“我懂”“我经验过”“我知道什么对你最好”的想法。自我强盛,无法给予孩子安静和独立的空间。应该懂得停止制造噪音和干扰。孩子不是用来玩耍的玩具,也不是用以控制的物体。从他们出生开始,即便幼小需要有人照看,也应被当作独立的生命平等对待。

  跟在一个小孩子的后面,观察他,放开他。不是放弃他,无视他。这种分寸的把握,需要内心沉静有觉知的成人才能具备的能力。自心没有好好成长,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支持孩子。在沉静而有觉知的家人身边,孩子会自然习得如何沉静而有觉知地去感受世界。必要的放手和冷淡,是一种高明。

  如果父母不懂得如何处理情绪,同样不会妥善处理孩子的情绪。如果父母不知道该如何真实地与自己相处,也不会懂得如何真实地与孩子相处。所以,也无法教会孩子如何真实地与自己相处。

2

  对啼哭的孩子是有疑问的,为什么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,一些大人习惯置之不理。事实上他们可能只是需要睡觉、水、奶或者一个拥抱。那些父母,斥责、不理睬,或者瞎哄,却不给予如实的观察并进行满足。

  她小时候从不无故啼哭。我敏感,随时观察她的基本要求。一次在燕莎索要昂贵玩具,我不允,她哭闹试探我。把她拉到边上无人楼梯,让她哭够,然后告诉她,我决定什么是她需要的,我才会买。确立这个原则后,她后来再没有任意索要。

  一次在意大利餐厅吃午餐,三位外国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男童进来用餐。中途,男童不知为何发起脾气,不听劝,在地板上剧烈翻滚,发出哭叫,声音十分刺耳。周围还有旁人,成人们坐在各自位置上,看着菜单,保持沉默。没有人去搭理男童,由他翻滚哭叫,听而不闻,视而无睹。这需要一定勇气,在这种时候保持镇定不容易。但他们做到了。

  孩子终于疲惫不堪,坐起来,哭声也转小。这时一个妈妈模样的人走过去,把他拉起来,轻声说几句话。孩子回去位置,擦干眼泪,抹干净手。自此这顿饭老实得很,再没有吵闹。

  比起那种干扰、操纵孩子并认为理所当然的做法,西方的父母更懂得尊重孩子的情绪,让他们学习自我管理。这种能力,比他们多学会几个故事、多做几道数学题重要得多。独立性是稳定心态的基础。

3

  九十多岁的家守拙堂,开办教室,写了一本教育生涯回忆录。在文中提到一句日本谚语:孩子是看着父亲的背影长大的。

  大人们是孩子的榜样,一言一行作用重要。如同在透明的心底上,折射出来的第一抹光影。那光是红的,孩子便认为世界是红的。那光是蓝的,孩子便认为世界是蓝的。这些感知如果出了差错,他们就需要经历很长时间去改变自己的认知,会很辛苦。

  给他们温柔和清净的光,以背影带领他们,是有效模式。不展示过于功利的价值观,单以生命本身来说,展示真实的不拘泥的独立自在的状态,是重要的。

  孩子是上天寄存在我们身边的宝物。养育孩子是上天和我们的共同的行为。“家长们可以感觉在育儿的过程中,有很多人力所不能把握的事情。如果我们换这样一种方式思考——且不说孩子是上天所赐予的,就当孩子是老天爷和我们的共有物,那么,家长的心态是否会变得更宽容、更柔和、更自然呢?”

  他否定对孩子过于苛责和给予压力的教育方式,也提出绝不可娇生惯养。对孩子要有更为长远的一些考虑。适当让他们吃些苦是必要的。

  带心爱的孩子去旅行。文中所指的旅行,并非是舒适或奢华的观光,他建议的是学校和家庭应该有意识地组织孩子在寒冷和盛夏季节,进行长途行军、爬山、露宿等活动。这个观点很日本式。那一年在日本长野县山区旅行,曾目睹穿校服的孩子们野游。他们长时间步行在山道上,累了坐在路边,休息喝水聚餐。看见陌生人会有礼貌地微笑问好。

  “孩子应该像野外的植物一样经历与病虫害的殊死争斗,经历严寒酷暑的考验。我们大人不需要用过多的规则去束缚他,只需要默默地守望,适时地鼓励。”

  对幼小的孩子来说,如果还没有到这样的年龄,也应该经常被带出去跟父母一起旅行。经历交通工具的奔波,旅馆的辗转,看一路变化的风景,亲身经历这段路途的种种展开。当他看见父母与外界和他人的接触对应,会学到现实的交往。此时,父母更应该注意言行举止,对待服务人员有礼,处理问题干脆认真,对他人有同情心和同理心。孩子也会默默吸收这一切。同时,对景物如何审美,对文化的传统如何讲解,都是给予孩子的学习。

4

  他说,幼儿时代要注意“欲望、情操、知识”的综合教育。要经常练习日常的礼貌用语,“谢谢”“早上好”“请慢用”“我回来了”“我走了”之类的话,扎实地用。让孩子在家庭中首先接受以举止、礼貌为中心的情操教育。

  同时,为他们创造阅读环境。在优秀的绘本作品中,孩子可以学会许多,在故事中找到榜样和共鸣。也必须让孩子学会和周围的人和谐交流,共同生活。“培养孩子有一个宽容、平和、坦率的胸襟……在这个善恶交集、玉石混杂的世界里,从小就培养孩子原谅他人缺点的宽容气量。”

  提到现在的孩子由于考虑问题往往以自我为中心,对他人痛痒不甚关心,更有必要在少年时代给予宽容的教育。家长可以用身边的小事来逐步培养孩子的宽容心,比如在公共交通、公共场所里主动照顾弱者等行动。“总之,不挑剔他人的缺点,原谅他人的过失,信任他人的自觉性,在培养这种宽容心态的过程中,不光是大人和孩子会从中感到乐趣,而且我相信,这也一定会使我们孩子的未来人生更加开阔。”

  学会等待也是很重要的。

  与此对比,让孩子上多少节培训课,学习到多少技能,是退后的排位。老人注重的是“道”,不是“术”。他回忆在少年时代还会被经常使用的“修身济世”的成语,那时还有“修身”这门课,强调个人对社会的责任和义务。随着西方文化的侵入,日本的时代发展,此类成语“已成为死语”,失去现实意义。孩子在社会影响下,更强调自由或平等的观念,而失去对责任和义务的领会。

  这种现象又何止在日本。随着物质文明和科技的发达,传统品德和公共道德的教育被削弱。作为一个历经时代沧桑的从事教育事业的老人,他对此十分警醒。

  “父母應该把孩子视为天赐的恩惠……随着孩子的成长要让其接受做人的最朴素的道理,特别是要培养孩子对事物彻底理解的能力。要求孩子对任何事都应有明确的态度。这样孩子对任何事都会认认真真去做,即使再辛苦的事也不会想到中途逃避。而是克服困难向前看,意志也坚强。”

  家守拙堂老人的观点,即便就目前来看,也没有丝毫落伍或脱节之感。是朴实而开阔的智慧之道。

  (何常荐自《中外书摘》)

  责编:小侧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