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哀的雄鹰

 2018/01/14 11:45  吴翼民 《意林》  (76)    

总忘不了那年在新疆那拉提大草原见到的奇特风景。

一座富有浓郁民族风情的牧民毡房,一条形貌粗犷的哈萨克汉子,一只高傲孤独无奈的草原大猎鹰,一个穿戴摩登开放的妙龄女子,构成了那拉提大草原初秋的风景。

在举世闻名的那拉提河谷大草原山顶肥美的草坡上,我注视着这道风景,注视着这只蹲在鹰架上羽翼蹀躞的猎鹰,我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巨大的鹰隼,它忽地抖开翅膀,有两米左右长呢,煞是壮硕威风。

这是怎样的一道风景呢?原来,这只猎鹰是那座毡房的主人——哈萨克汉子用以赚钱的工具,它踞于鹰架上,招徕游客前来照相,而那位摩登女郎现在就是主顾了。

起始,我以为那鹰只不过是背景道具而已,让游客站在它身旁照相,以壮声势,其实不然,那鹰是要蹲踞到游客的手臂之上的呢,这就有些惊险了。摩登女郎表现得很是勇敢,由着哈萨克汉子替她套上厚羊皮手套,将手臂外伸平举,以迎候鹰的亲近。

鹰在主人的吆喝下,很不情愿地振翅而起,先蹲到了主人的手臂上,扑腾,向摩登女郎的手臂上跃去。我不禁为之捏了一把冷汗——好威猛的鹰啊,万一它野性发作,把摩登女郎也当作猎物,那敏锐的鹰目、尖利的鹰爪、还有铁一般的鹰喙,连野鹿和野狼都不堪一击,休说眼前的玉貌娇体了啊。

果然,那女郎看到鹰频扇着硕大的羽翼,向她扑来时,已惊得花容失色,尖叫连连。哈萨克汉子一把捉住女子戴手套的右臂,由着鹰扑腾而来。那女的继续尖叫,躲避,但哪躲得开哈萨克汉子的铁腕,还有那鹰的利爪,鹰蹲到了女子的手臂上,哈萨克汉子松手,女子一个趔趄跌倒在地,原来,不仅是害怕,更是鹰体足有十几斤的分量令娇柔的女子无法抵挡啊。鹰扑腾,却飞不高、一时找不到落脚点,只好落到了草地上,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。这时我才看清,那鹰的双眼是被黑布蒙蔽的,怪不得若无主人的召唤和指点,它辨不清方向和目标。

女子准备放弃这次机会了,女子的男友也收起相机准备离去,哈萨克汉子急了,好不容易逮到的一个主顾就这样轻易放走?他一面致歉,一面从草地上支起那鹰,由它在他手臂上跳跃扑腾,以示那鹰的驯服和威风,好歹将摩登女子劝住,女子看到周围围观者都在暗笑,乃不甘示弱,再次尝试与鹰零距离接触。

这回好了,哈萨克汉子不再松手,而是支撑女子的胳膊,由鹰蹲到了她的手臂之上,这时,我看清,那女子惨白的脸,不是娇喘吁吁,而是汗不敢出,却强装出笑脸,等待照相,而鹰在主人的调教下,展开了硕大的翅膀,“咔嚓”,相机终于摄下了这一装模作样的瞬间。也几乎是同时,鹰主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小块带血的肉塞进了鹰嘴。

这就是我在大草原看到的一道独特的风景,是我头一回那么近距离看到的一只大草原猎鹰。

真正意义上说,那鹰已不再是勇猛的猎鹰了,而是一只平庸的商鹰——经商做生意之鹰,比之猎鹰,它显然只能是等而下之。其实,大草原的猎鹰和自由翱翔于蓝天白云的雄鹰相比,已经大为逊色,它们虽然也能自如起落,却必须受制于它的主人,必须为主人效命服役,从而换取一丁点儿的食物。

日前听伊犁的朋友说,一次庆典活动,有三百个哈萨克猎手骑马架鹰接受检阅,一声号令,群鹰齐飞,极为壮观。我听了虽然也有同感,却不无悲哀,真正壮观的应是无拘无束盘旋在天地间的雄鹰啊!

(秋刀魚摘自《文汇报》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23 − =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