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然界的残酷物语

2018年01月11日 16:49 作者:杨杰 来源:《意林》  

 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,动物园里的世界濒危保护动物鲸头鹳如何吃鱼。视频有一分半长,这种身长可达1.5米的大鸟愣是没有吃进桶里一条“束手就擒”的鱼。

  随着它的喙一下一下笨拙地啄,我被这种神奇的大鸟迷住了。随手搜一下,意外地发现这种看上去傻乎乎的“呆鸟”,竟然有非常残酷的生存选择。

  简言之,这种长相酷似史前动物的鸟,每次都只生两枚蛋,而母亲只会抚养先孵出来的那一只雏鸟。

  在鲸头鹳的世界里,“头胎”有不可撼动的地位。3周大的时候,小雏鸟的吃喝拉撒都依靠母亲。而母亲只给老大食物和水,老二仅仅是个“备胎”,以防老大半路夭折。

  在这种残酷设定下,老大可以肆意欺负老二,啄掉它身上刚长出来的绒毛,只因为它早出生3天,就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生命权。

  我们知道,动物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延续基因。野外的鲸头鹳并不养尊处优,沼泽水位不定,捕鱼全靠运气,所以养两个孩子风险太大,还是先保一只的命吧。

  有人说,这是自然最无情的碾压,是一种磅礴的规则与秩序。

  自然界从来都不只有温情脉脉。BBC《生命故事》纪录片里,有一种鸟求偶时会两只雄性搭配练习,又是唱歌,又是跳舞,但成功了之后交配的机会只归资历老的那一只;杜鹃把蛋下在别人窝里就不说了,残忍的是它的蛋一孵出来,雏鸟就知道把其余的蛋全部推下去……

  在知乎“自然界有哪些很残酷的现象”回答中,有人还提到了日本地狱谷的雪猴。

  在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,有一个旅游项目就是看雪猴泡温泉。很多年前,这些野猴子也没享受过这种露天热水澡。直到一只来山谷喝水的小猴子模仿了人类的洗澡行为。它的勇敢改写了整个家族的生活方式。一夕之间,温泉边的猴子出了名,有充足的食物投喂。它们的小脸因为热气和人气而变得更红了。

  另一边,地狱谷周边的农家却恨死了总来偷果实的猴子。这些猴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没有泡温泉的资格。

  管理员长达40年的日记记载,复杂的权力争斗形成了雪猴的社会体系。总有一只猴子扮演着统治者的角色。刚刚获胜的女猴王被它的姐妹、阿姨围绕,任何越界行为都会受到姐妹的强力反扑。统治者决定了谁有资格泡温泉,谁只能受冻。将近70℃的温差,有时就是生死之别。

  最后我要说一种我非常敬佩的鱼,来增添一些“温情”。

  在肯尼亚最南端有一个内陆湖泊——马加迪湖。水冒着泡,热得可以煮熟鸡蛋,还有腐蚀性。在这致命的水里,仍然有动物生存,它们的名字叫做“盐碱非洲鲫鱼”,生活环境在有记录的鱼类中是最恶劣的。

  这种小鱼喜欢吃藻类,它们的食物往往长在火山温泉口周围,也就是温度最高的地方。每条小鱼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痛苦的选择:保持安全就要忍受饥饿,想要饱餐一顿就有送命的风险。

  出于生命的本能,它们想出一个“好主意”——飛快地吃一口热的,再赶紧游回冷水里。所以大部分时间里,它们都在温泉口周围来来回回。

  但总有一条敢于冒险的鱼,选择再多吃几口。鱼嘴一下一下地“亲吻”“滚烫”的藻类,沉醉在食物带来的巨大满足里,仿佛天地不复存在。不久,它就会漂起来,并不是因为吃得太饱,而是被煮熟了。

  来自吃货的遗言:“虽然我死了,但是我吃饱了。”

  为啥会敬佩这条鱼,因为活着的过程无非是在这世上吃点,喝点,然后死掉。一切衍生出的规则和制度,看起来繁华热闹,其实都是虚构故事。迄今为止,那些难忘的画面,都发生在餐馆:人声鼎沸,我在专心吃饭,吃到脑袋缺氧,直至世界一片混沌。

  (刘振摘自《中国青年报》2017年9月13日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