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假装生活

 2018/01/04 11:14  阿紫 《今日文摘》  (70)    

大卫是我表弟,我对他并无好感,因为他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……”“瞧人家大卫,6年买了两套大房子,每年出国七八次……”老妈常常在我耳边聒噪。想想国人活得真是辛苦,从小就被“别人家的孩子”压着。中学毕业、大学毕业了还不得解脱,即便人到中年,只要父母健在,“别人家的孩子”仍阴魂不散。

最可气的是大卫的母亲,也就是我姑妈,特别爱嘚瑟,时不时会关心我月薪涨到两万了吗?其实明知道我离一万可能还隔着十几年。每当得到她满意的答案,她的脸上便会绽放出同情、怜悯的表情,然后低调地道出她儿子最近又涨薪了,两万是大卫多年以前刚进外企时的月薪……

可想而知,这些年我和大卫并无多少往来,谁愿意没事去受刺激。不过和大多数国人一样,我也有窥探别人生活的欲望,时不时会去偷窥他的微信,虽然并没有多少可读性,无非晒各方面的幸福。不过忽一日,冷不丁来了惊喜,大卫从那家知名外企辞职了。

原来一直负责销售的大卫,去年被公司提拔到一个技术部门当主管。大卫是个明白人,知道公司想辞退他,但又顾及他是“老臣”,不好开口。或许还顾及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解约金,所以让他去一个专业不对口的部门,让他知难而退。想到上有老、下有小,退路也不好找,大卫死撑了大半年。然而业绩考评难看,权力被副手架空,最后大卫忍受不了煎熬,还是辞了职。

这种整人手法很是眼熟,我以前所在国企也常这么干,被提起来再狠狠一摔的人不少,我就是将要被提起来,还没摔就跑了,不至于鼻青脸肿,保全了脸面。看来咱与国际接轨,国际也在悄悄与咱接轨。

大多数国人职场失意后,都会高调宣称多少多少公司(都比原单位体面)争相礼聘自己,大卫却在微信里直言三十七八岁了,即便曾做过外企中层,再要寻找同级别职位也十分困难,今后的生活很是迷茫……

大卫的母亲最近又来探问过我的薪水状况,依旧做了以往全套流程,最后给予我熟悉的怜悯表情。没文化真可怕,她至今還不会用智能手机,要不然她肯定会要大卫删除不雅微信。我已经在内心将大卫从“别人家的孩子”名单上划掉了,他是真的在生活,好坏都没有藏着掖着,以前晒幸福并不算嘚瑟。

看看微信上几十个亲友,绝大多数内心似乎都设立了一个宣传科,过五关斩六将的事情尽情渲染、全面报道,走麦城就忽略不提了。常常有人质疑统计局抬高了我们的收入,物价局少报了CPI涨幅……其实如果通过每个人的微信内容去采集“大数据”,得出结论很可能我们早已超英赶美,幸福感排名世界第一。

不要假装生活,如果没有勇气将自己的真实生活暴露于世。在微信上聊聊电影,甚至谈谈天气哈哈哈,也比当一个永远不卸妆的演员轻松自在。

(陆路荐自《中国新闻周刊》)

责编:Ester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6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