胖子

2017年11月10日 14:27 作者:梁实秋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罗马的恺撒大帝,看见那面如削瓜的卡西乌斯,偷偷摸摸、神头鬼脑地逡巡而去,便叹息说:“我愿在我面前盘旋的都是些胖子,头发梳得光光的,到夜晚睡得着觉的人。那个卡西乌斯有瘦削而恶狠的样子,他心眼儿太多了,这种人是危险的。”

  这是历史上有名的对胖子的歌颂。和胖子在一起,好像是安全的,胖子软乎乎的,碰一下也不要紧;和瘦子在一起便有不同的感觉,看那瘦骨嶙峋的样子,好像是磕碰不得,如果碰上去,硬碰硬,彼此都不好受。恺撒大帝的性命与事业,到头来败于卡西乌斯之手,这几句倒好像是有先见之明。

  胖子与脾气好之间并无因果关系。胖子之所以胖,一定是吃得饱、睡得着之故。胖子一定好吃,不好吃如何能“催肥”?胖子从来没有在床上辗转反侧的,纵然意欲胡思乱想也没有时间,头一着枕便鼾声大作了。所谓“心广体胖”,应该说,心广则万事不挂心头,则吃得饱、睡得着,则体胖,同时脾气好。

  我就认识一个胖子,很胖的胖子,人皆以“胖子”呼之,他虽不正式承认,但有时一呼即应,显然是默认的。“胖子”的称呼并没有侮辱的性质,而是多少带有一点亲热微加一点调侃的意味。我们对盲者不好称之为“瞎子”,对跛者不好称之为“瘸子”,对瘦者不好称之为“排骨”,唯独对胖子则不妨直截了当地称之为“胖子”,普通的胖子均不以胖为忤。

  年事渐长的人,工作日繁,而运动愈少,于是身体便开始囤积脂肪,而腹部自然地要渐渐呈锅形。腰带上的针孔要嫌其不敷用。终日鼓腹而游,才一走动便气喘吁吁。然而,对于这样的人,我渐渐地抱有同情了。一个人永远随身携带着一二十斤板油,负担当然不小,天热时要融化,天冷时怕凝冻,实在很苦。可若遇上饥荒的年头,当然是瘦子先饿死,胖子身上的脂肪可以发挥驼峰的作用慢慢地消耗,不过正常的人也未必就有这种饥荒心理。

  胖瘦与妍有关,尤其是女人一到中年便要发福,最需要加以调理,或用饿飯法,尽量少吃;或用压缩法,用钢条、橡皮制成的腰箍,加以坚韧的绳子细细地绷捆,仿佛做素火腿的方法,硬把浮膘压紧。有人满地打滚、翻筋斗、竖蜻蜓、虾米弯腰、鲤鱼打挺,企求减削一点体重。男人们比较放肆一些,传统的看法还以为胖不是毛病。《世说新语》记载的王羲之“袒腹东床”的故事,虽未说明王逸少的腹围尺码,我想凡是值得一袒的肚子大概不会太小,总不会是稀松干瘪的。

  听说南部有报纸的副刊记载我买皮带系腰的故事,颇劳一些友人以此见询。在台湾买皮带确实相当困难。我在原有皮带的长度不敷应用的时候想再买一根颇不易得,不知道是否由于这地方太阳晒得太凶,体内水分挥发太快的缘故,本地的胖子似乎比较少见。我尚不够跻身于胖子之林。

  但因为我向不会作诗,“饭颗山头遇逢甫”的情形是绝不会有的,而且周伯仁“清虚日来,滓秽日去”的功夫也还没有做到,所以竟为一根皮带感到困惑,倒是确有其事。不过情形尚不能算为恶劣。像妥尔斯塔夫那样,自从青春以后就没有看见过自己的脚趾,一跌倒就需要起重机,我一向是引为鉴戒的。

  (黄森荐自《视野》)

  责编:我不是雨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