困在海外的中国“贪二代”

2017年11月09日 14:17 作者:姜播 刘茂品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他们或衣食无忧,或被迫颠沛流离,或最终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或苟且偷生,销声匿迹。

  当国内的父母倒台,祖国,成为部分官二代们永远也回不来的故乡。他们或衣食无忧,或被迫颠沛流离,或最终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或苟且偷生,销声匿迹。失去了一切的他们,有的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,想过自杀来自我了断;也有的渐渐走出了阴影,开始了自己的事业。

  美国成为毕生的囚牢

  Bella曾经是个羞涩而文静的女孩。转折发生在她读高三时。

  在美国着手申请当地大学的她,忐忑中等来了第一个offer(录取通知书)。要跟爸妈分享时,他们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。她后来才慌了神:不光是爸妈,连续几天,全部亲戚都联系不上。

  一天早上,小姨打来电话:父亲受贿一个亿,后来被判死刑;而母亲被双规,不知所踪。现在提起这件事,她也双拳紧握,神色痛苦说:“出事了,我的第一反应是找人!肯定是搞错了!”

  她是我国一个二线城市的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女儿,在记忆里,父亲是天底下最正直的官员,必定不会贪赃枉法。最多,不过是有几个有钱又慷慨的朋友:“我爸晚上经常跟领导、朋友吃饭,醉醺醺地回来。”她哪里知道,那些“朋友”都是地产商,酒桌上谈的不是交情,而是买卖?

  “爸爸工作忙,可是很疼我。”上世纪90年代,她从小不仅衣食无忧,甚至吃的穿的用的玩的是最好的。当时官员受贿猖獗,监察却不够完善,这些或许是父亲买的,也有可能是朋友慷慨解囊。

  “他的朋友也都很疼我。”这个品学兼优的孩子,长大后凭本事考上了美国一所著名私立高中,也是一位叔叔出钱。他们夫妻俩甚至撇下自己的儿女,亲自送她留学,无微不至照顾一个月。

  她热泪盈眶送他们上飞机时,哪里想到他们是地产商,这是一张谋划已久的感情牌,父亲因此私批用地,拿了绝不能拿的巨款。这些她都不知道。她坚信,父亲遭到了陷害,是有心人打击报复。

  可是,家里“顾全大局”的老人却嘱咐她悄无声息地活下去,千万别回国,别在任何社交媒体上发动态,除了必须照面的同学,别让人家知道她在哪。她的精神垮了:为了圆留学梦而来的美国,成了牢笼,她毕生被囚。

  她在拉斯维加斯人气最旺的酒店住下来,放纵地挥霍青春与金钱。后来,小姨抽空到了美国,亲自把她拎回学校,那时已经开学一个月了。Bella跟小姨抱头痛哭,“她骂我糟践了自己”,还传来母亲在接受调查,国家从她身上要顺藤摸瓜查出更多贪官的消息,“小姨让我等着妈妈,哪怕最后等不着,自己也要好好活”。仿佛一下子醒了,抱着念想的她决定完成学业,找个好工作,争取美国身份,一切仿佛回到初衷。

  狐朋狗友作鸟兽散

  四年前,Dave的父亲因为重大的经济问题锒铛入狱,十年的牢狱之灾,对于任何一个家庭都是分崩离析的灾难。如今,Dave在温哥华开了一家奶茶店,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。他心里明白,从前那种挥霍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Dave曾经是顽劣小孩。殷实的家境使他滋生了一种肆无忌惮的脾性,打架、逃课都是家常便饭,连升初中、升高中都是他父亲花钱找的关系。

  Dave高中毕业后,因为学习成绩实在不尽如人意,被父母送往澳大利亚的一所普通学校念书。远离父母和学校的约束,他简直像在天堂,醉生梦死。但很快,Dave又差点闯祸,濒临被遣送回国。父亲随即将他送往加拿大,这次,母亲一同前往,一是为了照顾他的生活,二是为了全家移民提前做好准备。

  Dave的父亲在国内身居央企要职,掌管着重大国家项目的经济往来。“我爸最初的计划是退休后全家一起移民去海外,地广人稀,空气又好,更适合养老。”但是,他的父亲没有等到顺利退休,权利与金钱像一头猛兽,拖拽着他掉下泥潭,最终因为侵吞国家资产而被判处十年监禁。

  Dave在国内过的一直都是那种呼风唤雨的生活。父亲身居央企高管,母親在生意场上也是一把好手,优越的家境让他身边一直围绕着很多朋友。自从父亲出事后,从前国内那些天天围着他的朋友们,像是突然被一道无形的墙相隔开,不再回复他的微信和电话。

  昔日的狐朋狗友作鸟兽散,他如今在外打拼,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。Dave和母亲都在等着父亲刑满释放后来加拿大一家团聚,“一家人在一起,好好生活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“谁会让罪犯的儿子当官?”

  Ben所在的学校是美国一所非常有名的常青藤名校。父亲出事的时候,恰逢他回国休假。“晚饭的时候吧,我爸接到一个电话,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就匆匆地出门了。过了一天,他回家就跟我妈说,赶紧走。”Ben有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觉得父亲的神色不太对。”

  母亲带着他迅速返回美国,短短两三天的时间,行李收拾得潦草而慌乱,而母亲眉头紧锁,三缄其口,不告诉他发生了什么。“我爸说还有一些事要处理,就买了比我们晚一天的票。结果……”

  一天之差,让他和父亲从此远隔万里,不能相见。Ben的父亲在他们母子俩刚刚登上飞机后,就迅速落网。因为在市委官员的选举中贿选舞弊,他父亲被双开,被带走关押。现在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,没有宣判。

  从小到大,父亲都是Ben的榜样,父亲也对Ben的未来早早就做好了规划:名校归来,进入官场从政,以Ben的学历和父亲的地位,几年内就会提拔上来。他常听到父亲讲,谁和谁是一派,,哪些同学要深交,甚至包括来留学选择的专业也与政治金融相关,一切的一切,都要为以后从政打好人脉基础。但是,一夜之间,Ben前二十年的美梦突然被冰冷的现实叫醒。“谁会让一个罪犯的儿子当官呢?”

  因为父亲的事情,Ben一度想不通,患上了重度抑郁症。“我有时候真的很生气,为什么我爸要做违法的事情呢?”他说,“他把我们家全毁了。”风言风语像海浪一样席卷而来,Ben终日惶惶不安,觉得自己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谈论他有一个被抓的贪官父亲。

  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,他想过自杀。开车在高速上狂飙,看到树,神不知鬼不觉地撞上去,最后车报废了,好在人只是受了轻伤。也许是车祸让他醒悟了,在医院看到母亲还在忙前忙后地照顾自己,他心想:“我得顾好我妈啊,她年纪也大了。”

  父亲的案子悬而未决,还在审理中,案情虽罪不至死,但常年的牢狱之苦毕竟是场磨难。“希望他能好好坦白,争取从宽处理。”Ben说。

  (阿建荐自《华声》)

  责编:天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