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车啊,你别进城

2017年11月07日 11:58 作者:王毓洪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一

  每年入夏,北京市区的一些二级、三级马路上,就会出现一辆辆拉着西瓜、水果,沿街叫卖的马车。这些人不光无照经营,车走了以后,还会遗留下大量的果皮、马粪和马尿等垃圾,严重影响了市容和环境卫生。

  马车与机动车不一样,马有思维,有情绪,不是人能够完全掌控的,受到外因的干扰、遭到惊吓,马就会有危险动作,后果是不可预料的,对人身安全有很大的威胁。马车也不能被红绿灯控制,想逆行,一勒紧缰绳,就地转弯,比机动车灵活得多。因此,进城的马车是我们(北京市丰台区城市管理执法监察局)查处的重点之一。

  有一天中午,我们的巡逻车刚从大路上拐过来,就看见路西停着一辆马车,车上满是西瓜、白金瓜,还坐着两个10岁左右的孩子和一位妇女,马车夫正在叫卖。队长拿起电台,呼叫分队的朱组长,让他开着三轮摩托车前来支援。

  我们刚要下车制止,就被马车商贩看到了,他慌忙赶着马车,就地来了个180度的大掉头,不顾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流,扬鞭朝南狂奔起来。为了不让马匹受惊,伤害行人,我们并没有急着追赶,而是离得远远的,进行跟踪。

  三轮摩托车到了,很灵便地就到了马车跟前。朱组长也和马车并排骑着,劝着,让马车夫别激动,停下来说话。我们的执法车和三轮摩托车把马车圈进了一片拆迁工地。工地刚刚清场没有人,我们趁此机会赶上了马车。马车商贩很生气,他大声嚷着:“你们还真死追着我不放啊,都追到这儿来了。我没钱,要罚钱没有,要命就一条!”

  我们依据法规耐心劝导,他听不进去。根据多年的执法经验,要想让车主心服口服,只能带回队里说服教育。

  人回分队,马车也不能扔在这里不管啊。车主为难城管,死活不肯赶马车。可是,我们都不会赶马车,怎么办?大家面面相觑。队长曾经当过兵,他们部队挨着骑兵团,他喜欢到騎兵团去观看驯马,有时候还骑着马比划两下。他自告奋勇:“我来试试吧。”他爬上马车,“得儿、驾、喔、吁”地赶着,马车咕咕噜噜地上了马路。车夫的老婆孩子在马车上摇晃着,目光呆滞地看着我们的执法车慢吞吞地跟随其后。

  盛夏的中午,骄阳似火。赶马车的队长,就那点驾驭马匹的经验,我们都替他悬着心。不到四公里的路,整整折腾了半个钟头,紧张得他前胸和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。街上的行人看着城管人赶着马车都觉得新鲜,还一个劲儿地吆喝,笑着、叫着起哄。

  等回到队里,已经下午1点多了。马车刚停,马就地撒了一大泡尿,冒着泡的黄汤浸了一地,那骚气就着地上的热气直往上冲。

  车上的两个孩子嚷饿,队长就自己掏钱买了矿泉水和烧饼给他们娘儿仨吃。这时候我们才发现,马车夫竟然不见了,娘儿仨拿着吃的也走了。

  看着马车我们犯了难。这马车谁给看着啊,吃草喝水上哪找去啊?大伙商量着,先端来一盆水,给马喝了,马喝完水,甩着尾巴又拉了一堆马粪,满院子又骚又臭。看着马疲惫的样子,我们更犯愁了,拿什么给它吃啊,马在我们队里要是出了毛病怎么办啊?万一要是马死了,我们要担责任的!这匹马得赔多少钱啊!

  中午吃完饭,队长就派人开着车赶紧找那个马车商贩。眼看着天晚了,上夜班的队员都来了,马车商贩还没找着。大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天这么热,马该怎么过夜!

  我们心里正蹿火着急时,马车夫和老婆孩子站在了分队门口。队长心里暗喜:“活祖宗啊,你可回来啦!”赶紧把他们拉进办公室,请他们观看分队橱窗里展示的有关处罚条例和规定。并且告知他,念他是第一次接受处罚,按低限处理,以后再干就要从重处理,并让他写下保证书,签上名字,按上了手印。马车夫本以为要遭到训斥和重罚,没想到城管人是这么宽厚,一直强硬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,诚恳地对我们说:“我不对,我以后再也不赶大车进城来了。”

  二

  还有一天,在东铁营地区,拆除违法建设工作刚刚结束,城管杨队长开着皮卡车,送主管城管工作的主任回办事处,车刚开到办事处门前,就看见一辆马车在公路上卖西瓜,两位领导停下执法车,示意车夫下来接受检查。马车夫怕挨罚,不配合,故意操纵马车冲向执法车,当场将执法车的侧前脸刮得面目全非。冲撞以后,迅速逃跑,眼见执法车辆受损,不能让肇事马车一逃了之,两位领导随即徒步追赶。

  马车在公路上逆行逃跑,是小商贩们的杀手锏。两位领导飞奔着追赶,车夫见状,抄起车上的西瓜,猛地砸向追赶中的两个人,他们左躲右闪地避着砸过来的西瓜继续追赶。眼看着他们即将跃上马车,一个西瓜砸向了办事处主任,在他躲闪之际,错过了翻身上马车的机会。杨队长只身抵近,翻身跃上了马车。

  飞奔的马车载着城管队长,在公路上继续逆行,马车上的西瓜颠得轱辘辘地滚落在地。公路上的汽车司机惊得靠边躲避,辅路上的电动车、自行车和行人都停车驻足观看,以为是在拍电影。

  赶马车卖瓜的是兄弟俩,哥哥驾车,弟弟卖货。弟弟见甩不掉杨队长,急红了眼,抄起台式秤要砸跨在车帮上的颠簸着的杨队长,杨队长也急了,厉声呵斥:“你要是敢砸我,你就犯罪了!”这一声吼,管用了,他还真的收了手。弟弟扭头问车夫:“大哥,你说咱们怎么办啊?!”

  杨队长缓着声调劝说:“你们千万别跑了,牲口跑急了,你是控制不了的!赶紧停车!你们会撞伤行人的,如果撞了人,你可就惹上大祸啦!”

  而他哥哥还是听不进去,继续狂奔。这时,马路上的人看出了问题,急忙拨打110报警。

  当警车鸣笛追赶上来,警察用喊话器呼叫马车停下,马车夫不仅不听,还赶着马车执意继续冲撞!警车车门瞬间被马车撞瘪了,马车也被别在了路边动弹不得。最终,车夫兄弟二人被警察从马车上拽了下来,押上了警车。后来据说年长的哥哥被判刑6个月。

  至此,马车载着杨队长从沙子口,到大红门服装城,已经逆行跑出了惊心动魄的五公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