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默的权利

2017年11月04日 22:01 作者:和菜头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有些人永远理解不了那些美好的事物,恐惧一切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物。就像现在,有人攻击那些朋友圈干干净净的人,说那种干净下面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深重心机。

 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开启朋友圈的,也不是每一个人开启朋友圈后都会更新的。这是常识,并不是奇闻。因为自己在做某件事,因此自然地认定别人也在做一样的事情,这叫作天真;因为自己在做某件事,因此理所当然地认定别人也应该做相同的事情,这叫作粗鄙。

  在一个如此喧嚣的世界里,一个人退避而去,保持可贵的缄默,这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不去分享自己的生活,也不去观察别人的生活,這是一种个人选择,也是一种个人自由。对于某些人来说,展示自己的生活,同时观察他人的生活,这是他们生活的乐趣所在。那么,自然也就有人从这种展示和观察里退出,用一种消极避让的方式维护他们自己对生活的理解。

  从2012年微信正式发布朋友圈功能以来,我的通讯录列表里没有开通朋友圈的人比比皆是,开了一段时间又关闭的也大有人在。还有相当一批人是“季更”,甚至是“年更”,以至于每次偶尔看到他们发出一张照片或者发出一句话来,都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,跟帖里都是大呼小叫,感慨“原来你还活着”——他们当然都还活着,只是活法不大一样而已。

  他们的朋友圈干干净净,没有多少内容。一般这样的人也很少在朋友圈里和别人互动,所以在点赞列表和跟帖里也很少能看到他们的名字。他们都是心机深沉之辈吗?我觉得说这样的话的人,未免太过于恭维自己。他们仿佛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一样,所有人的所有作为,目的都是指向他们。他们却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:他们活得根本不值得别人动用心机,毫无被算计的价值。

  许多人只在群里说话,或者单聊,不发朋友圈或者极少更新。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做法,对于他们来说,聊天让他们感觉更为惬意自在。而更新朋友圈意味着更多压力,尤其是那些一开始就没有区分工作和生活的人,朋友圈里什么人都有,似乎发布什么内容都不合适。还有极少的一部分人,单是看朋友圈都觉得有莫大的压力——永远消除不完的红点,永远响应不完的请求,就像面对着一个无穷无尽向你索求的世界,你需要不断耗费精力去照顾和满足它的要求。

  更多人是出于厌倦之情而退出。人生里总有那么一刻,当你浏览朋友圈的时候,会突然觉察到一切都是重复。日复一日,人们每天做着相同的事情,发表着相同的感慨,扮演着相同的角色。逆着时光,翻阅你的朋友圈,你会发现自己仿佛落入了时光的陷阱,被永远地囚禁在了某一天。人们每时每刻都在更新状态,但是他们都是在重复昨天的生活、昨天的自我,周而复始,无穷无尽。因此,有些人突然之间就沉默了,努力从这种循环里挣脱出来,从必须表达、必须点赞、必须跟帖里挣脱出来,而且不愿意再回去。

  在这个世间,最为丰富的陈述是沉默。

  对我而言,最为恐惧的就是试图打破这种沉默,让发声变成一种必须,甚至是强制。而这样做的人,理由只是因为,沉默让一个人显得与众不同;而沉默者的罪过只是因为,没有加入万众合唱。所以,要给沉默的人安一个罪名,指摘他们包藏某种祸心,在隐匿之处行阴谋之事。于是干干净净的朋友圈也成为一种罪证,要逼迫对方和自己完全一样才会心满意足。

  在任何时候,一个人都有权保持沉默,都有权不受打搅地一个人待着。那么多人飞奔着逃离小村小镇,宁可在超级城市里从头打拼,甚至是去另一片大陆,活在一群陌生人之中,为的不过是这种沉默的权利和纯粹属于个人的生活。在那些长草萋萋、空无一人的荒野里,有生之年终于躲开“八仙桌”的追杀。

  (解宁荐自《视野》)

  责编:Este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