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理大师

 2017/10/02 12:52  阿紫 《今日文摘》  (84)    

大哥的房子已经老得让人不忍直视,但他从没有想过换房,因为房子位于一环内,说出去很容易唬到不明真相的群众,以为他是“高尚人士”。然而老房子住起来总有些硌硬,这不,大热天停了水,一停好几天。向邻居们一打听,竟然只有他一家停水。

“这里头肯定有名堂!”大哥琢磨良久,觉得有阴谋。去年,邻居们“团购”更换各家室内管道,全楼唯有大哥家没有参加。大哥以此推斷很可能邻居们因此怀恨在心,于是集体制造了这次“定向停水”。

“可是你当初不参加‘团购’,对于邻居们并没有实质损害,他们为什么要害你?”我觉得动机不成立,而且操作起来也很难。技术上怎么做到上下左右都有水,唯独他家没有?而且这么多邻居协同作战,人多嘴杂,怎么可能不泄秘?然而我的分析居然沦为了少数派意见,大多数亲友都觉得大哥的推理有道理。至于为什么有道理,无非八个字“世道险恶、人心叵测”。

如果说大哥的推理让我觉得牵强,那么有些人的被迫害幻想更让我匪夷所思。去年冬日的一天,邻居高老师向我借梯子上平台,查看他的太阳能热水器。不一会儿气呼呼地下来了,说有人扎坏了他的上水管。我上楼顶看了看,水管裂口位于平台下方1.5米处,如果是人为破坏,破坏者得冒生命危险,稍有不慎就会坠楼。

“应该是冻裂的,天气冷,好几家的热水器管子都冻裂过……”我对高老师说。然而他就是不信,对我分析裂口的形状、深度,认为只有水果刀才能扎出这样的效果。至于嫌疑人,颇有几个,比如楼里的老刘,前阵子和他吵过架……

冒着生命危险去给“仇家”制造一百多元损失,如果真有这样的人,真够自轻自贱的。高老师的上水管很快修好了,可是心病难医,从此见到几位“嫌疑人”必怒目而视,暗自说几句诛心话。

据说被迫害幻想症多发于中老年人,不过如今年轻白领中也很常见。昨天小刘就对我说小马太阴险了,交给他的报表常有很离谱的错误,处心积虑想害他……然而报表上有签名,怎么能害得着他呢?小马这人平日里的确喜欢偷奸耍滑,但只限于损人利己,不利己还损不到人的事,绝不可能去做。小刘内心对小马有积怨,所以小马一举一动的“异常”,都会引发他过度解读。

相关数据表明被迫害幻想症流行率约为0.03%,在中国恐怕远远不止。之所以数字这么低,可能因为这种病听起来比较LOW,不像抑郁症那么有档次、透着文艺范儿,所以没有人自愿认领。被迫害幻想症患者长期进行“逻辑”推理,既烧脑又累心,对他们造成最大伤害的不是嫌疑仇家,而是他们自己。

(古道常荐自《中国新闻周刊》)

责编:Ester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69 = 7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