剃头匠

2017年09月26日 16:55 作者:申赋渔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有一天,共产党的县委书记带了人,在庙里开会,被日本人知道了,半夜里围了上来。书记立即组织突围,别人都突出去了,书记断后,没跑掉,开枪自杀了。

  日本人忙了半天,只抓了一个死了的书记,很恼火,就把和尚们赶到庙门口,要方丈供出共产党的去向。方丈哪知道什么。日本人问了半天,很不耐烦,就拿刺刀把方丈捅死了,一把火烧掉大庙,然后驱赶和尚和杂工们,给部队挑弹药。

  几天之后,日本兵在一个大镇子上驻扎下来。因为战事繁忙,已经很多天没有洗澡,浑身又痒又臭,终于到了有热水大池的地方,当然要好好享受一番。洗过了,如果有人能剪剪发,刮刮脸,那就更舒服了。有人就推荐了剃头匠。

  虽然还没有满师,不过剃头匠的手艺也已经不错了。一试,日本兵们个个满意。

  日本兵就此驻扎了,征来的民工也就打发走了。不过剃头匠不能走,他们正缺这样的人才。

  一来二去,连小队长、中队长也要剃头匠来打理了。

  那是一个午后,中队长差人喊剃头匠。中队长的住所是一座前后两进的老屋。前屋里住的是士兵,后屋里是中队长的卧室和办公室。剃头匠已经来过好几次了。不只是中队长,这屋里上上下下的人,他都熟识。都是他剃过头的。

  中队长有个习惯,刮过脸之后,太舒服了,他要靠在椅子上睡一会儿,这时候你不能喊他,刮完了,悄悄收拾好东西,蹑手蹑脚走就行了。

  中队长在办公室中间的椅子上坐着,看剃头匠过来,笑着递给他一支卷烟。剃头匠接过来,朝他弯弯腰表示了感谢,然后将烟夹在耳朵上。他舍不得抽。

  剪完头发,剃头匠用热水湿了毛巾,拧一拧,轻轻盖在中队长的脸上,然后拿出剃刀,在磨刀布上磨两下。揭开毛巾,剃刀在他的脸上如轻柔的手指一般滑行。中队长的眼皮抖了抖,吸一口气,呼出,整个身体惬意地松弛下来。

  剃刀经过额头、鼻翼、嘴唇、下巴、咽喉,然后輕轻一抹。中队长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。血流如注。

  剃头匠收拾好工具,出了门,轻轻把门带上。到了前屋,从耳朵上拿下纸烟,向一个士兵借了火,朝他弓弓腰,转身出去。

  剃头匠是撑了只小船离开的。小船应该是他早就瞄好的。

  几天之后,剃头匠回到了他已多年未回的申村。他请人在他系着小船的岸上,搭了一个茅棚。

  78岁的时候,他在这里去世。

  (陈鸿飞荐自《中外文摘》)

  责编:Este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