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的味道

 2017/03/27 13:07  孙素娟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145)    

我毕业后留在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北方。北方虽然春天有大风,夏天太短,但冬天有我喜欢的暖气。安定之后,我几次三番打电话回家,让父母过来小住,他们都借口家里走不开来不了。他们年纪大了,又不肯来,我只能在放假时经常回家,陪伴在他们身边。

有一次回家探亲,刚好赶上百年不遇的鹅毛大雪。我被困在家中好多天。临走前那晚,我和母亲聊天聊到深夜。临睡前,我搂着母亲的脖子无限惆怅地说:“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,但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味道,尤其是你做的羊肉馅包子和我爸做的小米粥,那简直是世间美味。”我一边说一边装作擦口水的样子。母亲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我还要再聊,母亲阻止了我:“明天还要早起赶火车呢;赶紧睡吧。”她帮我盖好被子,轻轻地带上门,出去了。

在家里,枕着干净柔软的枕头,一向失眠的我睡得非常踏实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被母亲唤醒。母亲一脸慈爱,催促我起床吃饭。到了厨房,我一眼便看到了父亲刚从蒸锅里端出来的热腾腾的包子,还有黄澄澄的小米粥。

原来,母亲晚上从我房间出来后便跟父亲商量:“闺女想吃羊肉馅包子和小米粥了。”老两口便一头钻进厨房,开始和面、发面。由于天气冷,父亲把和面的铝盆放在一个大铁盆里,放在火上,用热水发。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去镇上唯一一家卖羊肉的店铺,等着人家开门后买羊肉。家里今年没种小米,仅有的一点也不新鲜了,母亲又让父亲迎着风雪到邻村的姥姥家去弄新小米……我一觉睡醒后,包子和粥便冒着热气放在桌上。

我仿佛看到了父亲和母亲在厨房忙活的身影,看到了他们相互搀扶着走在积雪的路上。因为女儿临睡前无意的一句话,他们不顾黑夜,不怕风雪。想到这里,我的眼泪一点点流了下来。我这个女儿,平常与他们相隔千里,一杯热茶也不曾给他们端过,一顿饭也不曾为他们做过,就连一句“我爱你”,也被性格拘束着生生咽了下去,轻轻地放在心里。想到这些,我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。我紧紧地握住他们粗糙而温暖的大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回到有暖气的北方。刚到家,就接到母亲的电话,她问包子坏没坏,还能不能吃。我说能吃呢,最后撒娇地说一句:“如果天天能吃,我就太幸福了。”

没想到,我回到北方后的第三天晚上,已经是十点钟,父母全副武装地提着行李站在我家门口。看着漫天的冷空气中突然从天而降的两个人,我惊呆了。以前,我说破嘴皮,想让他们来我家小住几天,他们都不肯,今天是怎么了?

我调侃道:“以前接你们来你们都不来,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”父亲白了我一眼,说:“以前之所以不来,是因为知道帮不上你什么忙,还会给你添乱。现在你不是有需要了吗?”母亲这时也说话了:“你不是说,要是天天能吃到我做的包子,你就很幸福了?”我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。这两个60岁的老人,冒着风雪赶来这里,只是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!

原来,儿女的需要便是他们的追求。对父母而言,越让他们享受,他们越觉得会麻烦、连累儿女。我下定决心,以后,至少在每年的冬天,打着想吃包子和粥的旗号,把父母接过来,让他们在寒冷的冬天里,不用再弯腰添煤。为了一个被需要的理由,我让他们在有暖气的房子里,好好安度余下的每个冬天。

(邱宝珊摘自《高中生·青春励志》2016年第10期 图/北冥有鱼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45 + = 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