霓虹灯广告威力无比

2017年03月13日 15:02 作者:朱仲南 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  

  有一位农村到城里工作的小伙子给村里的同学写微信,他说那户外嵌在墙上的霓虹灯广告搞得我睡不好,刺眼地亮,我在对面租来的房子里,都搞不清广告说的是什么,反正就两个字,讨厌。怪不得这里的房子老租不出去……你以为乡村来的小伙子会羡慕你的繁华、绚丽多彩,爱那灯光璀璨如闪亮的玉石?错了,他们十分讨厌,跟大家伙的心情一模一样。

  那玩意儿干什么用呢?像一个大网球场挂到了墙上,小的户外广告、霓虹灯广告也像20人开会的桌子那么大,晚上鱼儿睡觉了,休息了,那广告船艇却在江中穿梭,鱼儿能入睡吗?两岸谈恋爱的人越来越少,那灯光一照,青春痘都照得清清楚楚,那男青年怎么胆敢带女朋友在那里亮相?恋爱时的朦朦胧胧最美,婚后如艳阳当空,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。那江中的广告船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呢?没有任何一个人搞得清。

  霓虹燈广告在那边闪亮,对面的餐厅一律不敢打开窗帘,对面的住房一律关窗拉上帘子睡觉,经过此地的小李司机嘟嘟哝哝在骂,恨不得马上套上墨镜;公交车司机眯起眼睛,搭拉着眼皮,开了几千几万个来回,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一次这广告说的是什么。广告说的是什么呢?谁都说不清,因为你一旦说你认真看了,说你明白了,广告商会激动起来,企业广告部会兴奋起来,越搞越多,搞得晚上和白天一样,白天和赤道一样。这一来,那些搞经济流通、经济商品交易的人就成绩显著,管你春秋与冬夏,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搞经济的人以为自己很会做生意,把广告搞进电梯,搞得电梯那些植牙广告天天和你见面,那个德国专家老严肃并微笑地看着你,让你天天刷牙时都想起表情严肃的他。他们又把广告搞在受欢迎的节目间隙中,你不懂的话你就老嘟哝,你若懂掌握时间,完全可以快速洗一个澡,出来时刚好广告结束。当然,我们都知道广告的重要性,电视靠它们生存,电视人靠它们吃饭。但是,可不可以生动一点,灵活一点?不要突然间声音高亢,突然间“呜啊呜啊呜”乱叫,不要表现一个人歪歪斜斜走路,喝了某个东西突然间恢复正常,把我们搞得智商混乱,搞不清这究竟是跌打药广告还是饮料广告。

  霓虹灯广告照样亮着,它挂在那里,已经失去广告的亲民性,失去广告的贴近性,失去它的友好。它不亲民,它不贴近你的心窝,只贴近你的住房;它不亲民,它监视着你,监视你的一举一动。

  满街都是以为自己很会做生意的人,满街都是经济学的专业人士,他们把我们当作一个愚昧无知的人,一个顽固、没有灵气的人,一个悟性极低的人,他们用钞票卷起指挥棒,指挥着我们的城市,我们的一举一动。于是,我们破帽遮颜过闹市,我们听着“呜啊呜啊呜”的叫喊,我们歪歪斜斜地走路,我们看着那半个篮球场、一个网球场那么大的广告宣传牌,在霓虹灯的装饰下闪闪发亮,我们说啊,多彩的生活,多彩的人生,多彩的霓虹,哦,我们多么美好的生活!

  我们在那里朗诵,在那里赞美这一切,谁敢得罪广告商?傻瓜才这样干,傻瓜一般都不会骂傻瓜的。这是规律,我们懂这规律。

  (李颖荐自《品格是你最硬的背景》)

  责编:天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