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个假想敌

 2017/02/01 20:31  余光中 《今日文摘》  (113)    

二女儿幼珊以第一志愿考入台大外文系。听到这消息,我松了一口气,从此不必担心4个女儿通通嫁给广东男孩了。我对广东男孩并无偏见,但是要我把4个女儿全都让他们掳掠了去,却舍不得。

父亲和男友,先天就有矛盾。对父亲来说,世界上没有东西比稚龄的女儿更完美了,唯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。

一任时光催迫,4个女儿都已依次长大。冥冥之中,我感到有4个“少男”正偷偷袭来,目光灼灼,心存不轨,只等时机一到,便会装出伪善的笑容,叫我岳父。我当然不会应他。哪有这么容易的事!我像一棵果树,风霜雨露,换来果实累累。而你,偶尔过路的小子,竟然一伸手就来摘果子。而最可恼的,却是树上的果子,竟有自动落入他手中的样子。

我的4个假想敌,不论是高是矮,是胖是瘦,迟早会从迷雾里现出原形,走上前来,把我的女儿,从此领去。

这一批形迹可疑的假想敌,究竟是哪年哪月开始入侵余宅的,已经不可考了。只知道敌方的炮火,起先是瞄准我家的信箱,继而是集中在我家的电话,然后占领了沙发的一角。留下来吃饭,那空气就更为紧张,4姐妹像在演哑剧,忽然小心翼翼起来。

我能够想象,人生的两大寂寞:一是退休之日,一是最小的孩子终于也结婚之后。余宅的4个小女孩在假想敌环伺之下,已变成了4个小妇人。若问我择婿有何条件,沉吟半晌,我也许会说:“这件事情,上有月下老人的婚姻谱,下有两个海誓山盟的情人,我凭什么要逆天拂人,梗在中间?倒不如故示慷慨,博一个开明父亲的美名。”

(冯宗杰荐自《人民周刊》)

责编:小侧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87 + = 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