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是相守

 2017/01/20 21:08  潘姝苗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72)    

不知是出于什么想法,生日那天,我接到姐的邀约——陪爸妈一起看电影。那天放映的是张艺谋导演的《归来》。

这是好久都没有过的体验,恍若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。那时去影院是件稀罕事,进入人头攒动的俱乐部时,我像尾巴一样跟在父母身后,眼睛死盯着他们的背影,边挤边紧抓着他们的手,生怕自己走丢了。现在反倒是父母跟在两个丫头后面,一边称赞着走廊这么宽,一边感慨着包厢这么多。

入场时按票对号,姐在前面领队,我与母亲、父亲依序而坐。一落座,姐隔着我招手:“爸,您来,到这边来。”我忍不住笑她:“真想做老爸的情人啊,上赶着亲热。”姐不理会我,边将包里的酸奶递给父亲,边在灯熄灭前送了我一个骄傲的眼神。联想到她这些年为父母费的心思,我不得不从心底佩服她。

厂里棚户区改造,父母住的老屋拆迁在即,姐在她儿子就读的学区租了房,一面请二老搬去,一面给了生活费让他们照应外孙子的饮食起居。因为能帮上忙,父母乐颠颠地顺从了。其实我知道,姐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儿子她自己就能照顾好,倒是父母这几年热衷炒股,心思完全用在电脑上,每天对着大盘翻滚的“绿肥红瘦”,日子全然无序。只有另生出点事情,转移视线,才能使他们从这“苦海”中脱离。

黑暗里,包厢内的观众仿佛都隐了身。整个时空恍若一只吸附在荧幕上的蝙蝠,一切外物已不复存在,只有银幕里发出的声音和光亮,与看者的心灵不时碰触。故事画面描述着文化大革命的情景,戴领袖章、拿小红本、跳“忠字舞”。我忍不住问道:“妈,你们那时候真是这么回事吗?你会跳这样的舞吗?”母亲在我身边支吾道:“嗯,那会儿乱着呢,正在上学,哪有心思读书。唉,全荒废了……”我想象着,母亲已化作电影里丹丹的模样,浑身散发青春的气息,随着时光旋转舞蹈,美丽而美好。母亲一直是要强的人,做什么事都想做到最好。可能因为时运不佳,总要把一句“心强命不强”挂在嘴上。

父母在,不矫情。本来是足够“煽”的剧情,也的确好几次心里起了涟漪,却只是逞着强,没有一次动容。那地上残存足够抹一把脸的雨水,桥上命运与爱恨较量的一番追逐与挣扎;那经时光摧残、岁月变迁之后,面对面相见不相识的困惑与麻木;那镌刻了温情与记忆的信笺与琴键,终被阅读、弹奏成陌生的隔阂与冷落,让人想诉说,却又不知说什么是好。

熟悉的站台,大雪落了满地,人海空茫散尽……世间种种情爱,也许只不过是一场擦肩的缘分,没有早来一步,没有晚走一步;聚也不狂喜,散也无凄凉,只是如是相守,便算作归来。

之后,姐姐告诉我此行缘由:生日最好的礼物,即要令父母称意。人生如斯繁复,且行且记得,心简单,路也简单。是我观影之感。

(编辑 花咖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27 + = 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