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贼”的名字叫女儿

 2016/10/03 20:00  卿闲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202)    

父亲从故乡来我生活的城市,在亲戚家的公司上班。不久,母亲也来了。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。因此,父母暂居的小小出租房,虽远离故土,也成了我最亲切温暖的娘家。

在以往,他们都在故乡,那么迢迢的距离,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去看他们。一年一次。平常电话,母亲话多,叮嘱来叮嘱去,不放心在外的孩子。而今较过去近了,仍然也隔着几十公里。不过,每隔一段时间总要回一趟娘家。

如此来来回回,一年多后,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。我父母家的东西总是在少。我每去一趟,美其名曰看望他们,实则是让他们忙乱,忙着做好吃的,忙着为我收拾东西。母亲做饭,我在屋子里转悠,父亲跟着我,只要我眼光略一停留,他便不住地说,这个,等会儿你拿走,那个等一会儿也拿走。忙着做饭的母亲也笑着说拿走,有时候竟丢下做的饭,跑过来帮我收拾。

我家的东西越来越多。一天,我打扫完屋子的卫生,坐在客厅里喝茶,瞅瞅周围,发现很多都是娘家的。桌上的茶叶是,鱼缸里的金鱼是,那把小扇子是,那瓶酒是,我到卧室看,写字时坐的椅子也是。父亲有一次来我家,见我的凳子不舒服,我再去时,不知他何时已悄悄把他自己刚买的椅子装在了我们的车上。我平时去图书馆借书用的绿色的大手袋也是的,又结实又耐用。孩子的大风车、大风筝、两箱玩具都是的。到厨房看,更多了。那袋大米,那包野山菌,那一兜苹果,那几个猕猴桃,那一袋核桃,那一包海棠果……

每回到娘家,父母都不会让孩子空手而归。起初,我不要,可是他们却一脸的失落和惆怅。而当我欣然接受的时候,他们舒展了眉头的忧郁,满脸的笑容和欣慰。那时我豁然明白,他们是甘愿为孩子付出的。当他们养大孩子之后,并不斤斤计较于回报,而是又以另一种方式默默表达他们对孩子的爱。

那一次,我看着母亲帮我收拾东西,此情此景,突然想起了故乡的俗语,只记起了大概意思,我笑着刚表达出大概,母亲就笑着说,那叫“闺女都是娘家的贼”。母亲又说,你忘了,你们小时候去你姥姥家,你姥姥姥爷对我们不也是这样吗?说着,我们都笑了。

原来世上的亲情自古如此,女孩子出了阁,不是变成了娘家的客人,而成了娘家最贪心的“贼”。

前几日,亲戚给父母送了两盒新疆的和田大枣,父亲立即给我打电话让我空闲时回娘家取枣。嗬!谁说女孩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?在这个凉薄的世间,是父母给了我们最深的温情。娘家是我们这群“女儿贼”最贴心最大度最无私的主家。

(编辑 花咖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27 − 26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