责任、边界、尺度

 2016/07/16 16:18  龚琳娜 《今日文摘》  (138)    

老锣教育孩子,颇有些怪招,但看起来都挺奏效。关键是从来没有伤害孩子们的自尊,又帮助他们自立和找到自己。

1

海酷一岁多的时候,老锣开始教他一个概念——责任。

比如拉粑粑以后,要自己端起小尿盆把它倒进马桶,这就是海酷的责任。海酷在爸爸的训练下,这件事一直完成得很好。

有一次我们在贵阳,我出门办事,让他和外公外婆在一起。海酷在小尿盆里拉了粑粑,外公不知道他的“责任”那么重要,好心地帮他倒掉、洗干净。海酷发现自己的“责任”被抢走了,气得哇哇大哭,“这是我的责任!”

外公这才恍然大悟,想不到这孩子还有这么多规矩,以后再也不敢动他的“责任”了。

2

另一个老锣认为非常重要的概念是“边界”。孩子小的时候,教给他与“物”接触的边界,什么是安全的,什么是危险的;大一些再教给他与“人”相处的边界。

那时我们还住在马夫人的山坡小木屋里。海酷只有七个多月大,刚刚会爬。马夫人家除了马、牛、羊、狗,还有一个很大的鱼塘,养了一池漂亮的金色鲤鱼。鱼塘上方,是一条木质长廊。

有一天,我在家里做家务,老锣带海酷出去玩儿。我站在二楼窗口,看到海酷在长廊上爬,他对鲤鱼很感兴趣,所以爬到长廊的边沿,轻轻把头探出去。老锣在他身后大约一米,看着他。

我急得都快喊出声来了,万一掉下去怎么办?我们有个朋友的孩子,就因为三岁时不慎溺水,导致低智和瘫痪,始终卧床不起,直到十六岁去世……

但是我和老锣曾有约定,一个人带孩子的时候,另一个人有意见也不能当面干涉,可以事后再谈。所以我站在楼上干着急,又不敢说什么。要是我,肯定不会任他自己去爬,还会不断地指着水塘告诉他:“危险!危险!”

等老锣带着孩子回来,我问他:“你就不怕他掉到水里去?”

老锣却说:“若他掉下去,我会马上跳到水里救他,但是必须让他试一试,自己找到边界。”

3

海酷两岁多,开始喜欢打人。其实不是故意“打”,是他想和别人玩,用这种方式引起别人注意,但出手比较重。

有一天,他一巴掌打在爸爸脸上,把爸爸打疼了。这件事可能很多人都不在意,孩子嘛,淘气,长大就好了。老锣却很认真地把海酷叫到跟前坐下,说:“你刚才怎样打我,现在我试试用你打我的方式打你,你看看是什么感觉。”

海酷懵懂地点了点头。

原以为老锣是跟孩子开个玩笑,没想到他真的一巴掌下去,在海酷脸上留下几个红红的手指印。怎么那么凶?连我都惊呆了。

但海酷竟然没有哭。我想是因为爸爸有言在先,只是要让他“试试有多疼”,而不是惩罚他,所以自尊心没有受到伤害。

“疼不疼?”老锣问他。

“疼。”他眼泪打了几个转儿,又忍回去了。

“不要再这样使劲去打别人,别人也会疼。”

从那以后,每当海酷忍不住想打人,都会先在自己脑袋上拍一下,看疼不疼,试好了力度再出手。那个样子实在很好笑。

(庄建雄荐自《文苑》)

责编:小侧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78 − 69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