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姐

 2014/10/23 10:00  连谏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541)    

母亲走的时候,她l2岁,父亲给她擦泪,说不怕,还有我。虽然难过,但真的不怕了,父亲大山一样强壮的存在,让她心里很踏实。

可父亲也病倒了,在她读大一的冬天。那个夜晚的寒冷,足以让她终生铭记,凛冽的寒风,像无情的小小野兽,撕咬着她的脸——怎么办?给父亲治病要花钱,可他们家并不富裕,姐姐的婚期将至……除了退学,她似乎没别的路可走。

她泪流满面,在天寒地冻的校园里站了两个多小时,直到手机再一次响了,还是姐姐,轻声安慰着哭泣的她,让她放心,她已和未婚夫商量好,去婆家办完婚礼他们就搬回娘家住,一起照顾父亲,让她安心读书。

她不相信,因为姐姐的未婚夫是独子,在乡下,结婚住在老婆的娘家,会让人瞧不起的,就算姐姐的未婚夫会答应,他父母也未必想得开吧?

将信将疑的她请假回老家,和姐姐一起陪父亲做完手术,也见着了准姐夫和姐姐的准公婆,他们也异口同声表示,姐姐说的没错,举行完婚礼就让他们住回娘家,一起照顾生病的父亲。

她满心感激地回了学校,其间,姐姐会给她来信或是电话,大多是说说父亲的近况,也说她和未婚夫的事,说她和公婆又商量过一次,婚礼推迟,等父亲出院再说,这期间,未婚夫常过来帮忙。所以,她累不着,让妹妹安心读书,不要牵挂。

学校一放寒假,归心似箭的她就跑回来了。可回来几天了,都没见着姐姐的未婚夫。姐姐解释说,乡下人迷信,要过年了还往医院跑不吉利,她让他过完春节再来。之后几天,姐姐总让她过完春节就回学校,好好读书,做个有出息的人,她觉得姐姐有点怪,新年夜里,以拜年的名义,悄悄给姐姐的未婚夫打了个电话,才晓得,姐姐撒了个弥天大谎,她的未婚夫一家并未答应她的要求,而是退婚了……

在医院的走廊上,她号啕大哭,姐姐闻声赶来,只看了一眼她手机上的号码,就明白了一切。她哭着要去找姐姐的未婚夫讲道理,被姐姐拦住了,姐姐说,未婚夫是拗不过父母才退婚的,他们来退婚的时候,姐姐就求了他们一件事,那就是每周未婚夫以准女婿的名义来医院看望一次父亲,他答应了也做到了。

姐姐说,咱和人家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,因为相亲认识了,因为打算结成夫妻就觉得亲近了,可是不管多亲近,那也是你情我愿的感情,不能人对咱有感情,咱就觉得人家为咱做啥都是应该的,咱得明白这点,也得知道领情,他能做到这一步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

她哽咽得说不出话。

半年后,安葬好重病不治的父亲,姐姐来到她读大学的城市打工,遇上了憨厚温暖的现姐夫,结婚生子,骑着三轮车摆麻辣摊,风里来雨里去,虽然辛苦,但也其乐融融。大学毕业后她不想读研了,想早点工作,帮姐姐买房养家,姐姐恼了,第一次和她起了争执,姐姐说别看她读的是名牌大学,将来一定会有个好工作、挣钱比她多,可她永远都会比她富,就因为她是姐姐!天下所有的哥哥和姐姐永远都比弟弟妹妹们多享了几年父母之爱,姐姐大她5岁,就这比她多出来5年的父母之爱,就是姐姐的财富,是永远都取之不尽的爱的源泉。

(极品咖啡摘自《渤海早报》2014年4月8日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66 + = 7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