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见部长点的菜 心就跳

 2016/06/22 9:24  朱仲南 《今日文摘》  (109)    

笔者有一个朋友在一个事业、产业都不断增长的民企工作。他的任务是联络及公共关系的维护,因此他要常常陪客人吃工作餐或办一些小宴会等。笔者朋友多次对我们诉苦,说他每去一个新饭店,每次一见那些楼面经理,或负责点菜的部长,虽然常常脸上堆着笑,但牙齿却打战“咯咯”响,心里发慌。

为什么发慌呢?为什么久经沙场的人打颤呢?原因十分简单,原来是害怕点菜的服务员帮其“点”到一颗颗重磅炸弹。吃着心疼不觉香,公司老板不满呈现在脸上。吃一顿饭,表面风风光光,其实像走了戈壁滩,像走了十万公里路那么漫长。你一去新的饭店,不熟悉那里有什么好的品牌菜、特色菜,便请服务员点,服务员一般情况下会迅速转身,找来一个穿深蓝色衣服,像50年代女干部的“部长”来。她一来就满脸堆笑,说点什么汤?吃什么喜欢的菜?你就说:“第一次来,不太熟,你推介一下吧。”部长就说这里的汤都是应季的,老少相宜,价格便宜,保证放心,每人一盅。然后就不容分说,在菜单上迅速写上。然后她就给你点菜,全部莱都是例牌,都是名贵的鱼,都是鲍汁什么东西,看你没啥反应,一下写了九个菜,说“长长久久”好啊!还有一个汤,十全十美,太好啦!你若拿菜牌看,显得你很小气,不果断,而且就算你拿菜牌来看,那菜名一个个古古怪怪,像诗人的自由体诗词,搞也搞不清是什么菜。每一本菜谱都十分厚重,十分华丽,比齐白石的画册还漂亮,你总以为进了一个“荣宝斋”似的书画店。

吃罢后,客人从欧洲谈到南美洲,从政界谈到金融界,从地沟油谈到赵本山的“二人转”,你马上会觉得高人林立,谈吐不凡,与众不同,感到肩上的责任沉甸甸。只有两个人脸色不对, 一个是公司负责“埋单”的人,另一个就是公司的董事长或总经理了。部长这时玩表情,请来柜台的结账员,手执个密码器,像过去特工用的小型无线电发报机, “哗”打出一张菜单,一张价格表。一看,数字不说了,反正心情不舒畅。董事长一看部下的脸色,知道价格超过预期,脸上挤出笑容,说: “嘿,大家聚真不容易,以后请多多支持,多多关照,千言万语一句话,有来有往。呵呵……”其实他的心里翻江倒海,这顿饭“过万”,那顿饭也“过万”,这日子过得太惆怅了。

走的时候,饭店一个人都不见,只见门口站着几个穿长袍的姑娘,用南腔北调一起喊先生小姐再见,欢迎下次光临。客人们油光满面地握手,告别,说一些语重心长的话,或说一些“石破天惊”的见闻。

去饭店吃饭岂止是董事长、总经理、笔者朋友这类人心中没数脚打战,连家庭、同学、朋友间聚会,人也会心慌慌。笔者亲眼看到一个小家庭在饭店吃饭,有一个小男孩指着菜牌上的菜说这个、这个、这个……要求楼面部的部长点这些菜。小孩的母亲慌了,怒斥道 “吃、吃、吃,吃蒙你啊!”小男孩愣了,不知母亲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。

其实,我们都知道孩子的母亲为什么发火。因为,我们都有过这种经历,看见点菜的服务员、部长们就心慌意乱,感到不是在饭店,而是在屠场。看来,服务员怎么察人,怎么掌握一个度,怎么既给人面子,赚了钱,又不让客人为难是一个大学问,绝不可掉以轻心。

(夏如荐自《品格是你最硬的背景》)

责编:天翼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59 + = 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