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想一二

 2016/05/26 13:22  林清玄 《今日文摘》  (89)    

朋友买来纸笔砚台,请我题几个字挂在新居客厅墙壁上。我便在朋友面前展纸、磨墨,写了四个字:“常想一二”。

朋友说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说:“俗语说‘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’,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,至少还有一二成是如意的、快乐的、欣慰的事情。我们如果要过快乐的人生,就要常想那一二成的好事,这样就会感到庆幸、懂得珍惜,不致被八九成的不如意所打倒了。”朋友听了,非常欢喜,抱着“常想一二”回家去了。

几个月之后,他来探视我,又来向我求字,说是:“每天在办公室里劳累受气,一回家之后,看见那幅‘常想一二’就很开心,但是墙壁太大,字显得太小,你再给我多写几个字吧!”对于好朋友,我一向是有求必应,于是,又为“常想一二”写了下联“不思八九”,上面又写了一个“事事如意”的横批,中间则随手画了一个写意的瓶花。

没想到几个月后,我再婚的消息披露报端,引来了许多离奇的传说与流言的困扰,朋友有一天打电话来,说他正坐在他的客厅里我写的字前面,他说:“我也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安慰你,就念你自己写的字给你听吧:常想一二,不思八九,事事如意。”

朋友的这个电话使我很感动,我常觉得在别人的喜庆中锦上添花容易,在别人的苦难里雪中送炭却很困难,那种比例,大约也是八九与一二之比。不能雪中送炭的不是真朋友,当然更甭说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了。

不过,一个人到了四十岁后,在生活中大概都锻炼出宠辱不惊的本事了,也不会在乎锦上添花、雪中送炭,或落井下石了。那是因为我们已经历过生命的痛苦与挫折,也经验了许多情感的相逢与离散,慢慢地寻索出生命中积极的、快乐的、正向的理念,这种理念,正是“常想一二”。

“常想一二”的理念,乃是在重重乌云中寻觅一丝黎明的曙光,乃是在滚滚红尘中开启一些宁静的消息,乃是在濒临窒息时,有一次深长的呼吸。

生命已经够苦了,如果我们把几十年的不如意事总和起来,一定会使我们举步维艰。生活与感情陷入苦境,有时是无可奈何的,但是如果连思想和心情都陷入苦境,那就是自讨苦吃,苦上加苦了。

我从小喜欢阅读大人物的传记和回忆录,慢慢归纳出一个公式:凡是大人物都是受苦受难的,他们的生命几乎就是“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”的真实证言,但他们在面对苦难时,也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,能“常想一二”,最后他们超越了苦难,苦难便化成了他们生命中最肥沃的养料。使我深受感动的,不是他们的苦难,因为苦难到处都有,使我深受感动的,是他们面对苦难时的坚持、乐观与勇气。

原来,如意或不如意,并不是决定于人生的际遇,而是取决于思想的瞬间。原来,决定生命品质的不是八九,而是一二。(从容荐自《思维与智慧》)

责编:我不是雨果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41 = 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