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住在麻风村

 2016/01/30 14:19  李瑞 《晚报文萃》  (422)    

2004年,毕业于扬州大学医学院的董淑猛和学中医的女友徐娜南下广东。风华正茂的他们口的地不是繁华热闹的城市,而是坐落在广东省开半市蚬冈镇大山沟里的玲珑医院。

玲珑村,一个名字优美的村庄却住着一群说话含混不清、身体有缺陷的麻风病痊愈者。他们多是五六十岁,最大的90多岁,住在两排平房里。

进入玲珑村,二人首先看到的是病人畸形的肢体、流脓的伤口和惊恐的表情,这些无一不震撼着他们的心!“那种自卑、躲闪、绝望、渴盼的眼神总在我的眼前晃动,怎么也忘不了!”董淑猛回忆,“那一刻,我萌发了当麻风病医生的念头。”家人反对,朋友不解,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。有人说他们太傻了,董淑猛憨厚地说:“社会需要傻子。”

虽然玲珑医院条件艰苦,但和麻风病人相处期间,董淑猛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“不仅要减轻病人的痛苦,还要增加病人的快乐。”帮病人看病的时候,董淑猛和徐娜都要戴着口罩穿着防护衣,不仅是为了防止被传染,仅病人伤口上的气味就让人难以忍受。但他们想到自已是医生,为病人解除痛苦是自己的职责,他们便不断对自己说“要坚持下去”。

56岁的病人财叔患的是最严重的一种麻风病,已经到了晚期。董淑猛最初见到他的时候,着实吃了一惊:他的两只眼睛已近失明,手和脚严重溃烂。比起身体的病痛,令财叔最感凄凉的是遭到家人遗弃。因为没有结婚,弟弟是他唯一的亲人,但弟弟只是偶尔送些钱,从不来看望他。丁‘是,董淑猛和徐娜便担负起了医治财叔的重任,一周两到三次用药水帮他擦洗溃疡。在两人的精心照料下,老人的病情逐渐好转,饭量也大增了。在玲珑村,类似财叔这样的病人有很多,由于怕把麻风病传染给别人,很多患者都不愿与生人接触,无论生活还是精神,都是相当寂寞的。董淑猛和徐娜十年如一日照顾他们的生活,医治他们的病,抚慰他们的心灵。“以前患病后就是等死,现在不同了,飞来了两只金凤凰,他们俩是我们的儿女!”财叔感激道。

所谓精神治疗胜过处方。董淑猛说,给麻风病人治病不仅要用手去触摸他们身上的伤口,还要用心去抚半他们心灵的创伤。2004年的中秋节,病人们迎来了白己的第一个联欢活动,这是徐娜提议的,名字就叫“玲珑是我家”。活动展开得很顺利,病人们有的唱着粤曲,有的哼起开半小曲,其乐融融。2005年中秋,他们和病人们合作,编织了好多大红灯笼,病人们有的负责砍竹子,有的负责糊红纸,玲珑医院充满了家的温馨。十年了,这十年里两人从未在老家吃过年夜饭,每年春节他们都会买来鲜肉和面粉包饺子,给每个村民送上一份饺子,与他们一起吃团圆饭,陪伴他们度过一个个充满欢声笑语的春节。

2006年4月,董淑猛和徐娜在玲珑村举行婚礼,把家安在了这里,56位身体残弱的孤寡老人是他们爱情的见证者。谈及为何不回老家举办婚礼,徐娜说道:“我们希望把我们最幸福的时刻和老人们分享,让他们感受到我们是一家人。”

2014年8月,他们添了一位小公主,她的到来为玲珑医院带来了更多的欢乐,她的每一次笑声都似乎在告诉人们,这是一个充满爱的地方。董淑猛感慨地说:“我们的爱在玲珑医院深深地扎根了,我们孕育了一颗爱的种子,希望她能将爱心延续下去。”

两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的事业从玲珑村开始,他们选择了一个令人听而生畏的职业。十年来,他们用爱送走一批人,又迎来一批人,并在玲珑村坚守至今。医者父母心,他们不仅减轻了患者病痛的折磨,更带给了他们温暖的家。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9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