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妇与猫

 2018/08/27 12:33  田草 《意林原创版》  (143)    

那黑黑的眼睛,让老妇心跳了许久。“喵喵”的声音,如一个婴儿哀哭,老妇被这哭声放慢了脚步,花猫冷瑟地在垃圾桶旁边打战,可怜兮兮地对着她——喵喵。

花猫瘦得皮毛包着骨头,白毛沾着尘土,胡须上还流有鼻涕。老妇爱怜地把它抱回家,洗了澡,用小棉被裹着,可怜的小东西睁着一对好看的眼睛与她对望、私语,老妇拿过一袋过期的米豆给它吃。那是去年春节儿子领着孙子回来时,她给孙子买的。

孙子走时,忘了。她望着米豆,天天想孙子,趴窗户看啊,总幻想着孙子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。然而,米豆有点发霉了,老妇的孙子也没来。儿子说,孩子上学了,今年不回去。老妇叹了一口气,把米豆一个粒一个粒喂给花猫,花猫嘎嘣脆地咬出了声音,老妇在那种声音中找寻到了那远去的时光。老妇摸摸花猫的耳朵,花猫高兴地舔她的手。

老妇把头埋在它柔软的皮毛里,与它玩耍,冷清许久的屋子一下子有了生气。好久不开花的三角梅,忽然冒出了红骨朵,快枯萎的米兰也长出了新芽芽,老妇找出一件红色的马甲,拢了拢头发,照镜子笑,对花猫说家常,讲儿子唠孙子。花猫静静地听着,有时贴在她身上,有时趴在枕前用小爪子搔她,还半闭着眼睛,假装睡觉。嘴巴上的胡须,麦芒一样颤动。老妇摸着,拍拍它,有时唱儿歌,有时唱民歌。花猫的皮毛,很快变得光亮柔润。老妇抱着它出去晒太阳,散步。花猫如精灵一样,长得娇贵、淡雅。只是每走到垃圾桶前,习惯性地抽搐着鼻子闻,它喜欢聆听老鼠逃窜嗑咬垃圾的声音。

老妇怕它弄脏了身体,每次都遏止它前行。花猫似乎听得懂老妇的话,垂着头,努力抑制着那股冲动,跟随着老妇,逆着天性,在绿草地上抓蚂蚱追蝴蝶,逗主人开心。老婦很激动地对花猫讲儿子小时候的故事。

讲他们过去住的土房子,一家人睡在一个大炕上。那时候儿子还没有上大学,家里养猪供他上学,儿子每天放学回来,都帮她剁菜、拎猪食,帮她扫院子。后来,儿子考上大学走了,一年也不回来一次。冬天里,她把粘豆包蒸了一大锅,互相挤着撞着,那个黏乎劲,在热气中升腾着,在岁月里弥漫着。

当她把第一锅豆包蒸好了,捎给城里的儿子,儿子却说,城里什么都有,以后别捎了。吃多了,胃痛。老妇呆呆地望着上下空着的蒸笼,啪嗒啪嗒地掉起了眼泪。老妇的家住在六楼,因为年龄大了,她很少下楼。每天打开窗子,都要往对面眺望。对面那家,有儿子媳妇和孙子,还有一群放飞的鸽子。每天天不亮,对面就会传来鸽哨声。推开窗户,她喜欢看鸽子在天空中盘旋,围着家,飞来飞去,热热闹闹的。老妇拿来一把米,放在窗台上,想逗引鸽子落下来,花猫很有灵性,从老妇的眼里,读懂了什么。在一个黄昏,花猫勇敢地跳到对面的楼上,如一个轻车熟路的侦察员,抓回一只灰色的鸽子。老妇很是惊讶。那只鸽子,被花猫咬断了翅膀,飞不起来了。

有几根羽毛掉了下来,老妇帮鸽子上了药,喂了水,给它米吃,鸽子陌生而又惊恐地看着她,嘴里发着咕噜咕噜的怪叫,老妇笑了。鸽子飞,花猫叫,老妇对着电话跟孙子说:家里有鸽子,等你回来玩儿。日子勾着日子,那只受伤的鸽子,非但没养好伤,反而越来越瘦,两眼低垂。每天望着对面低语,没几天死了。老妇想埋葬它。刚用报纸把它包好,谁知馋嘴的花猫,抢先偷吃了鸽子。老妇本想责怪它,骂它几句。然而,看见花猫对她流泪,她心软了。吃就吃了吧!猫吃鸽子也是它的本性。鸽子死了,老妇忽然有几分惆怅。有一天凌晨,花猫又叼回一只白羽毛的幼鸽回来,它是想哄老妇开心。

谁知老妇见那幼鸽被咬得血肉模糊,顿生气恼,拎起扫帚打了它。花猫瞅着幼鸽,发着莫名的哀叫。老妇生气地把幼鸽的尸体装进了塑料袋,没有让花猫吃。春天来了,外面有野猫在叫春,花猫用爪子挠着玻璃,两只眼睛很妩媚地闪着亮光,发着喋喋不休的嘶叫。老妇知道它在思春,想去找野猫约会。老妇对它虎着脸,装作很生气的样子。老妇关窗户堵猫洞,想着法子不让它出去。花猫急红了眼睛,好几天不吃东西,用沉默来抵抗。老妇心软了,哀叹一声,打开窗户,放它出去了。因为花猫长得好看,鼻子眼睛眉毛都是那么雪白、清纯,深得公猫的青睐,出去不久,花猫就怀孕了。

老妇看着高兴,帮它搭小窝,做小垫,一天忙忙乎乎的。她天天看日历,掐算着花猫哪天下崽,能生出几只黑猫还是白猫。这样忙碌的日子没过多久,老妇开始咳嗽,病了。老妇的儿子来了,老妇让儿子帮着买几根香肠。谁知儿子一见花猫,火冒三丈。不由分说,拿起笤帚追打花猫,硬说老妇病重,跟花猫有关系。儿子气呼呼地把花猫赶出了家门。

花猫被打瘸了腿,猫洞被老妇的儿子堵上了。花猫挺着大肚子在外面流浪。它又一次跑到垃圾桶里去捡吃的,猫爪子划破了塑料袋,有半截香肠露出来,正要抓吃,跳出两只老鼠与它抢食,老鼠一点也不惧怕它,在激烈的抢夺中,老鼠咬伤了它的耳朵,拽掉了它身上好几块皮毛。或许是因为花猫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,让它失去了本性,失去了斗志,让老鼠逆天行道,对于它来说,这是莫大的耻辱。但有什么法子呢?弱肉强食,今非昔比,花猫无能为力,它不能为了一块骨头,闪了身子。花猫很愤怒,也很委屈,跳到窗台上,对着老妇求救,老妇在昏迷中听到了花猫的声音,嘴里不断地唤着:花猫,花猫。老妇的儿子推开窗户,寻找花猫,花猫迅速跑远。

老妇一天比一天病重,勉强让儿子扶起来,走到阳台上透透风。看到外面的鸽子飞,花猫用过的小棉垫,吃饭的白瓷碗,一切都在,一切都让老妇空落落的。老妇看见那个被堵的猫洞,心马上颤抖起来,她凄惶地落起泪来。模糊中,她听到了花猫叫,忽远忽近的。老妇让儿子把门打开,她要等着花猫回家。

儿子知道老妇的心思,出去找花猫,找了好半天,也没有找到。老妇在睡梦中,见到花猫回来了,它叼着一只灰色的鸽子,老妇惊悸地喊了一声:花猫!第二天,老妇死了。在出殡的那个早晨,花猫领着一群小猫崽子回来了,跟着送葬的队伍,发着高一声低一声的:喵喵喵!叫声里带着悲伤。老妇的儿子看到花猫,一阵怒火涌上心头,他一直怪罪花猫,母亲的病跟花猫有关,以及他跟母亲的隔阂都跟这只猫有关。他恨这只猫,觉得这只猫是个不祥之物。花猫倒退着,用整个身体护着它的幼崽,两只绿眼睛里,流着亮晶晶的泪水。

老妇的儿子紧追着,花猫突然站住了,幼崽在它的呵护下跑远了。老妇的儿子从花猫的眼里,影影绰绰地看到了白发苍苍的母亲,他忽然双膝跪地,惊天动地哀号着:“妈妈!妈——”

 赞  0
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66 − = 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