猩猩的“奶爸”

 2018/08/12 22:06  杨瑞麟 《意林》  (198)    

我养了多年猩猩,同事们开玩笑,称我为猩猩的“奶爸”。

因父母常年出差,我的童年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度过的。陪伴我的,还有爷爷家养的动物们:狗、猫、鸽子、鸡、鸭、鱼、乌龟……周末爷爷爱去郊外钓鱼,有时会带上我。他钓鱼时,我就在旁边逗昆虫、抓青蛙、钓龙虾,和农民养的牲口一起游戏。

初中时,我离开了爷爷家,和父母一起生活。作为初中生的我,很快找到了生活的乐趣,那就是逛武侯祠附近的花鸟鱼虫市场。

读高中时,我在南门大桥捡到一只被车撞瘫的流浪狗,并把它送到了“流浪狗之家”。这事过后,我开始在“流浪狗之家”当义工,一直持续到高考前。

有时,我觉得生命是很脆弱的。我曾经帮医生给一只濒死的猫咪做安乐死,我扶住猫的身体,医生一针下去,猫扭动了几下就断了气。其实,我根本不用去扶,因为它早就没力气动了。

而有时,我又觉得生命是很顽强的。“流浪狗之家”曾收治了一只被人虐待致残的狗,它全身伤痕累累,伤口长满了蛆。医生建议对它实施安乐死,以减轻它的痛苦。我没同意,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精心照顾它,这只狗狗最终恢复了健康。

我想,不管动物的生命是脆弱也好,顽强也好,都应该被尊重。

后来,我考上了大学,学习畜牧兽医专业。和暗淡的中学生活相比,我在大学里过得如鱼得水。学校有一个用于试验的动物养殖场,里面有1500只鸡、600只兔子、23头猪、35只羊、2只奶牛。养殖场由包括我在内的两个学生和一个工人负责管理。

早上同学们出操,我赶着羊去吃草;同学们下课吃晚饭时,我还在外面放牛。在养殖场,我无师自通地当起了水工、钳工、油漆工……

还没等大学毕业,我就被一家饲料厂看中了。我说,我的理想是去成都动物园。但禁不住饲料厂老板的好说歹说,我最终去饲料厂干起了销售工作。饲料厂的工作只干了4个月,我還是辞职了,来到心心念念的成都动物园当上了饲养员。

在动物园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养大熊猫,接着养企鹅、养鸟……后来,我看上了猩猩馆。死皮赖脸地缠了领导很久之后,我如愿以偿地成了一名猩猩饲养员。

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魅力,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猩猩。猩猩是动物里最聪明的,它们会和你互动,你能通过它们的表情,猜到它们在想什么。

我在猩猩馆一干就是好几年。有一段时间,我想过要换工作——走出动物园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但最终,我还是舍不得亲手带大的动物们。

在动物园,除了饲养动物,让它们玩得更开心一些,也是我每日的主要工作。

每天,我都会把水果、窝头掰成小块,再取来一段竹扦,递到红毛猩猩特里的手里。锻炼动物使用工具取食,是“丰容”的一部分。所谓“丰容”,就是人.工创造条件让动物展示更多的自然行为。这样能增加动物的取食难度,锻炼其四肢的协调性,以保持动物的活力和野性。通俗一点说,就是让动物玩得更开心一些。把水果藏起来,让动物自己去找,叫作“食物丰容”,也就是模拟野生环境,把食物藏在动物不能轻易找到的地方,锻炼它们的取食能力。这既是游戏,也是锻炼。如果不这样做,动物就会养成被动等待投食的坏习惯,失去本该有的灵性和野性。

食物放妥后,我开始清理被游客扔进场馆的垃圾。最让我头痛的,就是各种没喝完的碳酸饮料瓶子。这些碳酸饮料对动物的健康影响非常大。天气比较热时,一个场馆一天能捡一大袋饮料瓶。被游客扔进来的饮料瓶,就算每瓶只剩一半的饮料,那也有300毫升。一天假如有20个瓶子,就等于有10瓶饮料。10瓶可乐,一个成年人喝完都受不了,何况是六七岁的猩猩!所以,夏天是我最讨厌的季节。

大宝是我饲养过的一只红毛猩猩,2008年,因为吃了游客扔进来的食物生了病,医治无效死亡。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。

游客给动物投喂东西时,它们会不加分辨,抓住就吃。如果大家都不给猩猩投喂食物,它们会找其他事情做,比如玩耍、探秘、寻找“丰容物”等。但现在,小猩猩已经明白游客会给自己吃的,我很怕小猩猩将来会“痴呆”,只会傻坐着等待游客投食。

因此,我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守在场馆外,劝阻游客往里面投食。很多游客没有尊重动物的观念,动物对他们来说,只是找乐子的对象。一些游客尤其喜欢挑逗动物,喜欢看它们生气、抓狂的样子。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我的心里就很难受。就像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欺负了,做爸妈的能不心疼吗?

工作之余,我最喜欢在园内走动,看看我的动物伙伴。

在动物园里,每年都有老动物去世,也有新生命诞生,这是自然规律,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我的梦想是攒一笔钱,到非洲去旅游一次,看看那里生活着的五花八门的动物,见见那些自己没见过的东西,感受生命的奇妙。不过,这需要我不吃不喝攒一年的钱,现在看来还不现实。我理想中的工作,是当一名野生动物摄影记者,去更远的地方,看更多的动物。但这只是一个梦想。这么多的动物宝宝在长大,我要一直照顾它们。现在,我是它们的爸爸;将来,我还想当爷爷。这就是我和动物之间的故事。

(张晓玛摘自《读者·校园版》

2018年8期 图/兜子)

诗剧

我在历史之雨和远方的闪烁之处,

抓住了一个精灵和一个居所。

因为我航行在我的日光里

我对你说,我抓住了一切

在远方起始之处的第一步。

——[叙利亚]阿多尼斯

《我对你说》

 赞  1
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9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