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把我宠成姐姐的男孩

 2017/12/27 21:44  安无名 《文苑》  (1,029)    

这样的日子简单平静,只是我的成绩一直在班里中游,数学更是惨不忍睹,唯一欣慰的就是英语,我很喜欢,口语也好。补了几次数学后,老师对我的严重偏科也是爱理不理的,大概也是觉得我的数学已经病入膏肓,无药可医。

放月假回家,我妈坐在沙发上,我叫她她不答应,我准备放弃,走到楼梯口,还是轻轻叫了声:“妈……”。

“你还有脸回来!你在学校干了什么,你才多大?学着恋爱,我送你去学校干什么!”

“妈,我……”

“你说我为什么要送你去学校,为什么……”

我想辩解,但是我妈的声音愤怒、哽咽,我不敢说,不想欺骗她。

在她面前,我没有勇气承认,我不能告诉她,我和叶一是真心的,我们想要一直走下去,甚至连未来几年我们都计划好了。

“阿姨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季之桥不知何时出现的,他走进来站在我旁边,看了我一眼,是鼓励还是同情,我分不清楚。

“阿姨,夏小沫有她自己的想法,而且我可以作证,她和那个男生没有过分的行为。”

季之桥在说谎,他第一次对我妈撒了这么大一个谎,他明明知道。在学校他见过我和叶一走在一起,不过装作急匆匆的样子,很快地躲开了。

我妈摆了摆手,示意我们走开,我不敢吭声,默默地跟着季之桥退了出来。

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哭成那个样子,也没有见过这么严肃的季之桥,他坐在青石阶上,一言不发。我抱膝坐在略高处的花坛边缘,不敢看他。

我相信我的选择没有错,如果遇见真爱,不论在什么样的年纪,都不应该错过。

而我坚持我遇到了。

季之桥从兜里面掏出一盒烟,抽出一根,颇为熟练地点燃,然后深深吸了一口。烟草味弥漫在空气里面,薄薄的烟雾笼罩住他的面庞,我看不清楚他的神情,但是他的手指是用来弹钢琴的,夹着香烟,我看着怎么也不是滋味。

“季之桥,给我一根吧。”

他没有推脱,把烟盒和打火机给我,看着我笨拙地点燃,笨拙地被呛得眼泪直往外涌。

“你很喜欢他吗?”他问。

我错愕地抬起头,很笃定地回答,“是。”

“那我陪你疯一次。”

季之桥很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,他说,他陪我疯一次。我当时想,他是世界上唯一懂我的人,他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他知道我的坚持,他理解我的离经叛道。因为他的信任,蓦地,我多了一份勇气去面对所有的困难。

“季之桥,谢谢你!”

我难得认真一次,他却恢复无赖般的笑容,嘴角微微向右边牵扯,“夏小沫,你什么时候能长大?”

我白了他一眼,“小兔崽子,还说姐姐没长大,我驰骋江湖的时候,你牙都没长齐!”

“贫你的!”

4

如果说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是谁,我敢说绝对是季之桥。在他的帮助下,我妈相信了那些只是流言,老師那里也成功地瞒了过去。季之桥从小就很优秀,没有人会相信,他会为了这种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绯闻撒谎,所以我和叶一成功摆脱监视,但是这场风波之后,我们收敛了不少,一起吃饭的次数减少了,月假的时候也不会经常打电话,很少出去见面。

我想,只要再坚持一年多就好,我会好好念书,会跟叶一考到同一座城市,然后打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的魔咒。那时候,我真的是这么想的。

但是老天总是会在我认为幸福不远了的时候给我一记耳光,就像小时候,以为爸爸出差会给我带龙猫公仔,但是等到深夜,却是他和妈妈的争吵,然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我以为我和叶一会很好很好的时候,他忽然跟我说,“小沫,我要走了。”

“走?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要去英国,高二结束就去。”

我拉着他的手渐渐松开,垂下去,脑袋嗡嗡的,操场喧闹的声音冲击着耳膜。

“是吗,那去吧。”

“小沫,对不起。”

一个足球滚到我脚边,稍大的冲击力,让我的理智稍微恢复了一点点,我平静地看着叶一,艰难开口:“说什么对不起,是我太天真了。我们分手了。祝你好运!”

我转身离开,泪水像洪水猛兽一般往外涌,模糊了眼前的一切。辨不清楚方向,我胡乱走着,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能停下来,我害怕,一停下来我就会倒下。

叶一连续几次的晚自习都没有来,直到放月假的前一个晚自习,他来收拾了东西就走了,我低着头做作业,等到他走了,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。

“夏小沫,快去,季之桥和叶一打起来了!在操场!”

我冲到操场上,叶一学过跆拳道,本身有底子,季之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倒下,站起来,季之桥狠狠地抡拳,发泄心中的怒火一般,叶一也被他震慑住了,完全体现不出他的优势。直到叶一站不起来了,季之桥才准备离开。

我站在他面前,看着他凌乱的白色校服,还有乱糟糟的头发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还有血渍在额头。夏夜的风很柔和,吹着季之桥额前的几缕头发。

我走上前,替他整理刘海,“不是说,敌我力量太悬殊,要养精蓄锐的吗?”我几近哽咽,后面的字轻柔柔的,飘散在风里。

他笑笑:“君子报仇,要当机立断。”

我牵着他的手,像姐姐带着弟弟一样,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。

我们偷偷翻了学校的围墙,买了一打啤酒,坐在码头。我像个疯子一样,骂着叶一,骂着考试,喝得烂醉如泥,不省人事。

第二天,我带着晕乎乎的脑袋出现在老师办公室,前面排排坐着班主任,教导主任,我妈,他妈。我们俩像接受审讯的嫌疑犯一样,手背在后面,低着头。

“你们像什么话,晚自习打架,还翻墙!当我们傻是吧?”

 赞  1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2 + 7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