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把我宠成姐姐的男孩

 2017/12/27 21:44  安无名 《文苑》  (1,027)    

这首曲子,在以前的夜晚,我没有在房间里面听过。

我睡觉前习惯听音乐,小的时候用光盘放;季之桥会弹钢琴之后,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练习,所以完全代替了我的光盘。

“这是什么曲子啊?很好听。”他的手指停下,轻轻搭在琴键上,我走过去,把西瓜盒给他,站在一旁。

“《初恋》,久石让的。”

“哦,我回去下载听听。”

他低头吃西瓜,我有一搭没一搭地按着黑白琴键。

“要学一下吗?我记得以前小学时候,我们一起去上钢琴课,一节课没上完你就溜了。”他笑着,回忆起以前,他说的那些画面,似乎都展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“你知道,我不喜欢这些,太麻烦了。”

“试试吧。”他挪出半个凳子的宽度拍了拍,示意我坐下。

我以前没发现,原来他的微笑这么让人难以拒绝。

“我们就弹最简单的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《小星星》。”

“这个啊,我记得以前小学汇报表演的时候你也弹过,我还唱了这首歌呢!”

“嗯。”低低沉沉的嗓音。

他抓着我的手,一点一点教。忽而发现,以前,我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和谐地并肩坐在一起过,每次在一起就是针尖对麦芒,谁也不让谁。

转角处的那家糖炒栗子店还在,可我和季之桥初中不在一个班了。不过,放学他就在车棚等我,然后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那家糖炒栗子店,我坐在他的后座上,在人少的单行道上,喂给他吃。

“你等一下,我去买。”

我点头。看着他在长长的队伍后面,一点一点往前挪。

“夏小沫?!”

“吕尘。”吕尘是我们班的学委,旁边跟着我们班的班长和数学课代表。

“你也喜欢吃这家的糖炒栗子啊?”

“嗯,我从小吃到大呢!”

“你们俩真有缘啊!”班长没缘由来了一句。

“啥?”

“没什么……那个,夏小沫,你这周有时间吗,我想请你看个电影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她没时间!”季之桥很及时地出现,把刚买好的糖炒栗子塞到我怀里,踢开脚撑,推着自行车走,停在不远处。

我急急回了句:“对对对,没时间,我先走了啊……”

我坐在季之桥的后座上,没敢看身后的那群人。

自从那次吃了瘪,吕尘再也没有问过我“看不看电影,去不去音乐节”这一类问题了。

每天晚上听着《初恋》入睡,那是我手机里面唯一的一首歌。夏天不知不觉就溜走了,我们的初中时代也结束了。

3

我们家离高中学校远,而且高中是全封闭住宿制,每个月回家一次,家人来探望跟探监似的,待不了十几分钟就得走。

记得刚开学的时候,季之桥在我们寝室楼下,望着刚收拾好床铺的我,像个老妈子似的说:“夏小沫,我真担心你会不会死在高中。”

我则贱兮兮地说:“姐姐我有你嘛,死不了。”

跟着他走到教学楼,一路上收获了不少眼光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季之桥已经比我高两个头了,走在哪里都很吸引目光。

我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,季之桥斜了我一眼,停下来,我纳闷,也跟着停下来。

“夏小沫,你能不能别老把我当弟弟。”

我蒙圈,“为啥,你本来就比我小,而且你说这话超像一个小孩……”

“你让我一个比你优秀这么多的男人当你弟弟,羞不羞?”我的尾音“啊”还没出口,就被季之桥简单粗暴地打断了。

“你不就比我长得高点,乐感好点,骑车帅点,成绩好点,怎么就比我优秀很多了?”

他满脸抑制不住的笑意:“这么多……”用手比划了一下,还拉长了音,“還不够啊。”

强压怒火,保持微笑,我拧着他的胳膊——以前仗着身高优势可以给他一记爆栗,或者拍拍脑袋,现在,年龄变了,方式也不得不变啊……

“夏小沫,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!”他嘴里说着,一面躲着。

“Who care!”

我和他隔了三层楼,我在二楼,他在五楼,加上高中的学习抓得很紧,彼此之间见得就少了。偶尔他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来看看我,给我讲讲题,然后一起吃个饭;我有时也去五楼,但是次数没有他来找我的多,一方面是我懒,另一方面确实没什么事,我也不想跑。因为妈妈过来送东西都是一式两份,所以基本上我都是代替妈妈去送东西,彼此之间的联系弱如游丝。

流言四起,这个年龄的男女对一点点蛛丝马迹都可以无限放大,然后成为不能解释清楚的误会。我和季之桥成为其中的不幸者,我一个劲儿解释“他是我弟弟”这个事实,可对众人而言,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合理的解释,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份消遣。

“我们以后还是少见面吧,我不想被别人说来说去,而且都不是事实。”我对他说。

“好。”这是我高一最后一次听见他说的话,就一个字。

后来,文理分科我选了文科,他选理科。分班前,我和我们班一个男生在一起了,高二,我们分在了同一个班级。

他叫叶一。

他是我十七年来唯一动过心的人。他有一点叛逆,敢在课堂上对老师质疑,同时又有理性,有自己的思想,不喜欢议论文,自己写一篇檄文,让语文老师瞠目结舌。

我欣赏他的个性,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跟他在一起。

跟叶一在一起后,他会买好每天的早餐准时放在我桌上;中午一起去食堂,有时候吃腻了,就偷偷叫个外卖,从学校角落破墙里面偷偷拿进来,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吃;晚上自习累了,两个人趁着课间短短的十分钟,去外面散散步……他成绩好,有时候也给我讲题,但是就像对季之桥跟我讲题一样,我不是拒绝,就是不太认真听。久而久之,他也放弃了。

 赞  1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81 − = 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