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把我宠成姐姐的男孩

2017年12月27日 21:44 作者:安无名 来源:《文苑》  

  1

  “夏小沫,你怎么连鞋子都不会穿啊!”上小学第一天,季之桥站在我家门口,一脸嫌弃,看着我妈弯下腰给我穿上粉红色的小皮鞋。

  “就是,小沫,你看看桥桥,人家可还比你小半岁呢!”

  我看着比我矮半个头的季之桥,听到表扬的他满脸写着得意,我别过脸,噘着嘴,一声不吭地出了门。

  “小沫,你看着点儿弟弟,两个人牵着手走!”妈妈在后面叮嘱,我全当没听到,季之桥跟在我后面,叨叨叨地没完没了。

  “夏小沫,我妈说我跟你一个班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

  “那我们俩坐一起好不好?”

  “不好。”

  “为什么?我们幼儿园就是一直坐一起的啊。”

  “男女生坐在一起,别的小朋友会笑的。”

  “夏小沫,我发现前面转角处有家很好吃的糖炒栗子。”他故意停顿了一下,“我请你吃怎么样?”

  十几分钟后,我在教室与旁边的女生分享糖炒栗子——季之桥就坐在我旁边。

  后来,是季之桥蹲在我家玄关处,给我系上白色的鞋带,完成穿鞋的最后一道程序,我们一前一后地走在人行道上。他停在转角处,买一袋糖炒栗子,两人一路分着吃,到校门口刚好吃完。

  到了三年级,我们班上有一个长得很高大的男生,比我高了两个头的样子,他坐在我的后面,特别坏,上课揪我的小辫子,我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踢我的凳子,我不防就华丽丽摔个四脚朝天。我想告诉老师,但是他警告:“夏小沫,你要是敢去告诉老师,我就把你的头发全剪了,变成个大光头!”

  我不想变成一个大光头,所以不敢告诉老师,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得眼泪鼻涕满脸纵横,成了个大花脸。

  “你,出来。”

  季之桥冷冷地对着后面的大个子说,眼睛瞪得老大。我觉得他很生气,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季之桥,大个子跟着他出去了。

  季之桥狠狠地揪他的头发让他求饶!我在心里默念着,没有意识到,那是个比季之桥高了两个半头的大个子。

  然后,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地回来了,季之桥坐在我旁边,我抓着他的胳膊,“你没事吧,季之桥。”

  他贼贼地笑了笑,“解决啦,屁事没有。”

  后来,大个子再也没有欺负我,但是季之桥有几次的傍晚都不跟我一起回家了,每次我叫他,他都说,“我还想跟他们玩会儿弹珠,你先回去。”

  偶尔几次还正常,但是时间长了,我就觉着不对劲,季之桥是很好的学生,老师经常夸他,我妈也老是把他挂在嘴边,就好像当初在医院抱错了孩子,他怎么可能会放学了还跟着那群坏孩子玩弹珠呢!

  ”夏小沫,你先回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我偷偷躲在教室的窗户后面,透过窗帘缝隙看季之桥究竟在搞什么鬼。果然,他根本就没有跟着那群人走,教室里面的人走光了,他才收拾书包,到教室后面拿清洁工具,一个人在教室里面低头扫地。但是,今天本来是大个子和他一个死党的值日时间。

  “季之桥!”听到我的声音,他明显很错愕,手不自觉停了下来。我走到他面前,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扫帚。

  “我要去告诉老师,他太欺负人了!”

  季之桥像没听见我说的话一样,恢复了平静,脸上波澜不惊,随手把身边的座椅摆整齐。

  “季之桥,你停手!”我阻止他,“你就这么跟他解决的?”

  季之桥靠在一旁的座位上,轻轻地说道:“你别去告诉老师了,我这值日都做一半了,到期末就解放了。”

  “但是咱们不能这么被他欺负。”

  “夏小沫……”

  “啊?”

  他以关注智障般的眼神看着我,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敌人力量太强大,跟他单挑是找死你知道吗?养精蓄锐知道吗?”

  我摇头。

  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呢?”

  我再次摇头。

  他在我脑门上狠狠地打了一记爆栗,“平时让你默写不认真。”

  “行了,別教训我了,快打扫卫生!”我把扫帚扔给他,坐在课桌上,优哉游哉地晃着腿。

  “夏小沫,你有一点姐姐的样子吗?”

  “弟弟就是为姐姐服务的,你别废话,快点扫。”

  但是我们没有想到,我们养精蓄锐了整个小学,也没能报这个君子之仇,反倒是帮大个子做了整整三年的值日。

  2

  “夏小沫,起床了。”

  季之桥在我窗户外面当定时闹钟。我们两家只有一墙之隔,季之桥在他们那边放了个梯子,爬到梯子顶上,刚好可以够到我房间的窗户。上初中之后,他每天早上起很早,在自家院子里读书,企图把我吵醒,跟他一起念之乎者也,但是我很顽强地雷打不动,继续跟周公约会。然后,他放弃了对我的治疗,读完书就爬上梯子,打开窗户叫醒我。

  “阿姨,我们上学去了。”

  “妈,拜拜!”

  我们每天都是这样,跟隔壁家的妈告别之后,跟自家的妈告别,我妈和他妈的回答也永远一成不变:“桥桥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  是,只叮嘱季之桥注意安全,这是因为——小学毕业后的一个暑假,季之桥拉着我学骑自行车,我很懒,也怕疼,一直找借口躲着。

  “季之桥,你会就可以了,我不想学。”

  每天练完车的季之桥,膝盖上总会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痕,我给他擦药,作为免去学骑自行车的交换。他每天白天练习骑车,晚上坚持弹钢琴,有时候我就坐在床上,靠着窗户边,听季之桥手指下的琴键声汩汩而出。

  一次我给他们家送西瓜,季之桥说:“我新学了一首曲子,弹给你听听。”

  我们俩拿了一盒西瓜去琴房,他说:“你第一个听。”

  “行了,你快开始吧。”

  我倚在琴房窗户旁边,拿叉子吃西瓜,远远看着坐在钢琴面前的季之桥,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面跳跃,我第一次认真地看他的侧脸,发现他的侧脸线条是这样的:带着青春期的稚嫩,却显示出一种成长的痕迹,白净的面庞,就像是动漫里面走出来的少年,很纯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