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与你暮冬饮雪

2017年12月26日 9:08 作者:长欢喜 来源:《文苑》  

  她跟他不可能再在一起了

  “是他们来了吗?”半夜十一点,念稚看着远处晃晃悠悠朝她们接近的一缕灯光,嘴唇发干地问道。

  他们已经被困在这个破地方整整四个小时了,四周除了山还是山,半点儿人气也没有。租来的吉普车没油了,大冬天的雪花断断续续地往下落,救援人员如果再不来,她就要疯了。

  同行的几个人都还是在读大学生,趁着寒假出来旅游,念稚阴差阳错地加入了他们的团队,现在简直要后悔死了。

  很久以前,阮言蹊就说过,像她这样过得迷迷糊糊,从来没有什么计划,倘若他不在身边,她铁定要碰上一堆麻烦。

  如今看来,说这句话时的他简直就是乌鸦附身。

  念稚吐了一口气,心里隐隐约约又浮起那个名字,就像远处那明明灭灭的灯火,乍隐乍现的,刺得她心脏一抽一抽的疼。

  听见她的问话,旁边有个好像是叫小野的男孩随口答道:“这个时候来这里,应该是他们没错了。”小野说着,又看了一眼她的衣服,问,“念稚姐,你就穿成这样来霖城?”

  霖城是中国的极北之地,温度本就比其他地方低,更何况此时又是这样的季节。

  念稚扯了一下身上那件米白色大衣,笑了笑说:“我忘了这里很冷。”

  小野不置可否地道:“你平时一定是被人照顾得太好了。”

  刹车声在小野这句话之后倏尔响起,念稚张了张嘴,将反驳的话咽了回去,眯起眼睛去看那辆刚停下来的黑色SUV。

  车盖上此时已经覆了一层薄薄的雪,车里似乎只坐了一个人。车门被打开,念稚看见一条深卡其色的围巾,上面歪歪扭扭绣了一只凯蒂猫。

  跟她脖子上围的那条一模一样。

  小野见状“啧”了一声,并没有注意到念稚眼底那一瞬的不知所措。她呼了好几口气,才让自己看起来镇定自若一些,将头往后缩着,努力減少存在感。偏偏小野并未发现她的反常,大声朝那条围巾的主人打招呼:“你们终于来了!”

  男人闻言瞥过来,微弱的路灯在他眼底透出一层浅浅的暖色,念稚吞了口口水,身子被冻得有些僵。

  虽然早在决定来这里之前,她就曾对或许会遇见他抱有过一丝希冀,但也只是希冀罢了,世界这么大,她倒没有以为自己会再见到他。然而命运似乎总是这样,喜欢将所有的巧合都拉扯到一起,以满足自己对人生太过平淡的不满。人们拒绝不了,便只能硬着头皮接受。

  念稚无意识地掐着自己的手心,须臾听到那把像是在冰雪里浸泡过的嗓音淡淡地唤道:“念稚。”

  两个字,不远不近,不轻不重,就那样漫不经心地在一片雾蒙蒙的夜色里,平淡且稳妥地传到她的耳边,稀松平常得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未有过难以言明的过往,而这段时间的分离也从未存在过。

  他果然看见自己了。念稚在那一瞬间,脑海里只剩下这一句话,下一刻又听到那人状若无意地问:“遇到麻烦了?”

  “是的,车子没油了。”念稚小声回着,完全是下意识的应答。

  阮言蹊点点头,又拉开了车门,作势要坐回去。

  此时念稚算是明白过来了,他并不是他们要等的救援人员,他只是在她被困在这里的时候,凑巧路过,将他们为时两年的分离画上一个破折号。

  不是句号,不可能是句号。她跟他不可能再在一起了。

  念稚的眼角一时有些干涩。

  阮言蹊一脚跨进车里,顿了顿,忽地又转过头来问:“念稚,你……要不要跟我走?”

  你在心里骂我,我知道

  你要不要跟我走?这句话乍一入耳,宛若寒风呼啸,夜色侵袭,月亮在山间落下一抹清泠泠的余晖。念稚神思一恍,兜兜转转,往事趁势汹涌而入。

  念稚二十一岁这年,素来对她非常照顾的周教授给她介绍了份临时性的实习工作,说有一个长居波士顿的华裔,近来要写一篇有关中国风土人情的论文,所以决定回国住上一段时间。周教授便找到念稚,希望她能暂时给对方当导游。

  念稚对当导游没什么热情,却对这位华裔生出了几分兴趣。据她所知,这人出生在国外,二十多年来从未回过中国。可偏偏这家伙似乎对祖国母亲十分感兴趣,十篇论文里至少有八篇跟中国相关。但他又无论如何也写得不透彻,来来去去,尽是外国人的刻板观念。每每被中国留学生狠狠嘲笑,他这才下定决心要耳濡目染一番……

  凌晨的机场,念稚边举着那块写着“阮言蹊”的接机牌,边在脑海里回想着她知道的有关这位华裔的信息。冷风嗖嗖地往她身上钻,这个点来接机的人不太多,她吸了吸鼻子,正对自己接下这份工作的正确性进行深深的怀疑,倏忽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。

  那力道轻轻的,还伴随着一阵淡淡的牛奶的香气。阮言蹊将手里还冒着热气的纸杯递给念稚,颇有些怨念地说:“我刚刚从这边走过去,出去买了牛奶,又转了一圈回来,你还是没认出我。”

  出乎意料的,他的普通话虽然算不上标准,但咬字很清晰,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七拐八绕的奇怪发音。

  念稚看了一眼他盖在头上的棒球帽、鼻梁上架着的大墨镜,以及快要挡住整张脸的黑色口罩,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:就他这个样子,鬼能认出来啊?她根本就没见过他好吗?

  又听对方语气更加怨念地说:“念稚,你在心里骂我,我知道。”

  念稚彻底无言了。

  阮言蹊在来之前跟念稚说好,让她帮自己订一家离她学校比较近的酒店,奈何念稚粗心大意,拖延症严重得令人发指,这会儿才想起来。可附近的酒店都已人满为患,念稚只好先把阮言蹊带回了自己租的房子。

  她住的是一栋老旧的教师公寓,如今这里住的基本上都是学生,都是一群活跃的夜猫子。念稚带着阮言蹊回去时,住在对面的那几个人还没睡,门大开着,音乐声在楼下都能听到。看到她身后的阮言蹊,有人神秘兮兮地抓着念稚的胳膊,一脸惊讶地叫道:“念稚,你终于谈恋爱了?!还带男朋友来过夜?”

  那人极力压低嗓音,自以为声音很低,奈何天生大嗓门,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。念稚有些尴尬,刚想出声解释说只是房客,未想身后的阮言蹊突然探出头来,一本正经地问:“怎么,难道我们家念稚一直都没人要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