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遇别太早,我怕我不够好

 2017/12/22 11:36  鲸鱼阿九 《文苑》  (419)    

1

前几天很久没联系的余生说找我做伴娘,然后在微信里给我发了张照片,点开一看,是结婚证书,照片里的新郎不是我预料的。

余生是我的大学同学,她完全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,长得漂亮身材也好,会爆粗口也会喝酒,智商高能力强,在大学时就已经成为一家高级舞蹈房的签约舞蹈老师,唯一的缺点是,太骄傲了。

我说的骄傲是心理上的,不是那种瞧不起人的骄傲。

说来也很奇怪,在我眼里近乎完美的女生,异性缘超级棒却也没有谁说过喜欢她。所以,她只在高中谈过一次恋爱,听说是她追的对方。

男生叫大牙,是余生的同桌也是班長,是一个和余生同样优秀的人。

余生说高二的时候,班长大牙已经多次蝉联年级第一,就算偶有失误,也没有掉下过前三,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所以余生才决定向大牙告白。

其实这个原因刚开始我是不能理解的,一直到余生说,“同样优秀的人,就应该在一起”,我才明白她的思维。

因为余生的条件确实很好,大牙没有不同意的理由,两个人顺其自然地开始恋爱。

大牙是个暖男,和余生在一起后两个人互补,虽然一般情况下大小事都是余生做的决定,但两人倒也像故事里那样的郎才女貌般配。

余生生理期大牙托校门口的饭店煮了红糖水给她,余生一个人在家时,大牙会在外卖软件上给余生订好一日三餐,当然,余生并不是无所付出。

一次段考的时候,考场年级混坐,大牙在给同学递答案的时候,被监考老师逮住了,好在大牙成绩一直有目共睹,班主任没有为难他,只是让他交代那张写着答案的纸条到底是交给谁的,说了就没他什么事了。可是大牙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说。

毕竟这是外班的监考老师逮住的,班主任有心想护他也不可能了,急得班主任发出最后警告,如果不交代,就给大牙处分。

这件事情最后是由余生去办公室,扯谎认了那张写满答案的纸条,帮大牙顶下了处分。

余生在和我说这段感情的时候我问她,“你真的喜欢过他吗?”

“那时候年轻就是这样,一点点的感动都能成为心动和冲动的理由。”余生笑着点了点头说,“在他拿那瓶红糖水给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。”

不过这段感情还是在高三没毕业时就破裂了,没有故事里老师的棒打鸳鸯或者家长的苦口婆心,只是因为情人节,余生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大牙要请她撸串的请求,理由是不卫生。

余生自己准备好了一束手工折的玫瑰花,准备送给大牙,可是在学校后门看见大牙正拥着隔壁班班花在门口摊子上一边撸串,一边将自己喝过的矿泉水递到班花的嘴边。

余生忽然联想到了大牙那张打死都不说是给谁的作弊纸条。她心里有些难过,却也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,毕竟自己也不是善男信女,最后余生问都没问,冲上去给了大牙一大嘴巴子,将手上的花全部塞进旁边的垃圾桶,然后扭头就走。

那天晚上余生离开的时候大牙想叫住她解释什么,余生却没回头。

紧接着就是分手然后失恋,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地进行着,没有谁在这个过程中仪式性地提出来说“我们分手吧”,也没有谁在这个过程中仪式性地向对方说“对不起”。

2

那是余生的初恋也是第一次失恋,她曾经固执地认为是大牙的花心才导致他们的分崩离析。

一直到毕业后偶然间在路上遇见班花,班花叫住她向她解释了,原来,她是大牙的亲姐姐。这让余生感觉到狗血又好笑,还有一点点后悔。

知道真相她没有哭天抢地歇斯底里,她只是在第二天晚上,坐在大牙带着班花坐过的那个摊子上,喝了一打雪花纯生啤酒,然后颤颤巍巍地回了家,第二天又故作无事地在班里嬉笑打闹。

余生说,第一次失恋,有点像肺被人抓住了一样,看见大牙的时候连呼吸都是一种煎熬,然后还若无其事笑着问他,“下节什么课?”

我问她后悔吗,为什么不向大牙道歉然后和好呢。

她摇摇头说,“后悔啊,我以为他会向我道歉然后求我和好的,所以我一直等。”

的确,这确实是我认识的余生,她永远是意气用事又死撑着自己造成的后果,死都不肯低头;她总是扎着高高的马尾脊梁挺得笔直,虽然可能是因为从小跳舞的缘故;她经常会帮室友拧瓶盖拎开水或者徒手给饮水机换水,她说毕竟现在的男生越来越娘,她没有机会做林黛玉。

但是这样的女孩子,看起来完美却又有着明显的缺点,因为她的意气用事又一次被人甩了。

甩她的男生是个学长,大一下学期她参加学校的舞蹈社团表演时,遇见了学长阿森。

准确来说是阿森对在台上跳舞的余生一见钟情,继而展开了追求攻势,玫瑰蜡烛气球,每天都不重样,隔三差五请余生连带着我们一个寝室的去吃火锅,让余生想拒绝也要考虑一个寝室的想法。

这样追求了将近三个月,我们都不好意思去吃火锅了,余生才答应。

刚开始余生对待这段感情很不安很谨慎,我知道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可是阿森不知道,面对余生的猜忌阿森有些不耐烦却也没说什么,还是照样对余生好。

我们都说,余生这次遇见了阿森,真的是捡到宝了,余生笑着摆手说才不是呢!是他遇见了我才是真的捡到宝了。

我想想也对,毕竟余生这么优秀,连缺点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大二下学期开始的时候,余生提前好几天返校,和阿森一起参加了徒步旅行的活动,旅行回来后余生悄悄地告诉我,她和阿森在那里拍了套结婚照。

我问她,“这下不怕阿森和大牙一样了吧?”

余生做了个鬼脸,用笃定的口气对我说,“不会!”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余生将她和大牙的故事告诉了阿森,阿森为了让余生放下心,带着她拍了套结婚照,就在婺源,美得不像话。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1 =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