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不能与你共

 2017/12/21 18:05  叶子禾 《文苑》  (533)    

他天长地远,

山高水长。

幸有生之年知遇,

憾此生不能与你共。

唯愿幸福与你同在。

1

天有些阴,北风吹起,有些冷。我缩了缩拎着外卖的手,无精打采走在街上,韩正扬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。

“干嘛呢?”他声音轻快。

“正拿着外卖走在回家的路上。”

我望了望街边光秃秃的行道树,感觉有些失落,怕是再也看不到春天落叶的香樟树了。

“最近还好吗?”

2

我和韩正揚是大学同学,严格说他是我学长,但他学建筑要读五年,所以我们一起面临毕业找工作的迷茫。

刚上大学时的一场高校间的排球比赛,外地学生周末被辅导员安排凑数做观众,我想和校队的队员合影,而他正好在拿着相机在赛场边拍照,于是就认识了。

认识后才发现,他读建筑我读规划,我们的专业其实是有些交集的。果然,后来有几门专业课我们一起上课,不仅如此,大二我们分到专业教室那一年,还是专教对门,我有时会问他借些书,他也常来教室看我做模型,一来二去就熟悉了。

那一年我们常常打电话,其实离得很近,白天也常常能看到,有时还会一起上课吃饭,但每天晚上还会聊上十块钱的。

室友对我嗤之以鼻,又不是男朋友,有那么多话要说啊?

有啊,因为韩正扬是个很有趣的人。

我是理工生,直到开学后,我才知道我的专业要学画画,这真是晴天霹雳!我记得我曾经在绘画课上把一棵树画成了棒棒糖,从此绘画老师彻底放弃了我。

但我幸运的是认识了学过五年绘画的韩正扬,他帮我补习了五周绘画,终于让我这个天生没有艺术细胞的榆木脑袋能画得像个样子。

为了感谢他,我请他在校外一个叫“家”的餐馆搓了一顿,他毫不客气地点了一大桌,最后我们两个在学校里一直绕啊绕。消食消到半夜一点多,路过一个路灯的时候,他忽然指着路灯杆,“你说我可不可以手握路灯杆,和路灯垂直?”

我指着他大笑,“你撑傻了吧!这怎么可能?”

“我要是做到了,你欠我一件事,做不到,我欠你!”

韩正扬手臂那点肉,能做到才怪,稳赚不赔的生意,我点点头,豪气地说好。

没想到他走过去,双手一抓,身体就和地面平行了,我张了半天嘴,才发现自己被他诓了,他明知道自己有胜算才要打那个赌,而我欠了他一件事。

3

大家都在猜测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的时候,我们聊到了他喜欢的那个女生。

彼时我们在J楼的楼顶,一人拿了一罐啤酒,他说起了她。那是一个沈佳宜和柯景腾式的初恋,不同的是,韩正扬坐在她的后面,他喜欢画她,她常帮文化课不好的韩正扬补课。

韩正扬喜欢那个女生,觉得那个女生似乎也喜欢他,但他不敢表白,特别是大学后,女生在兰州,而他在上海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说,“喜欢就去追啊,你不告诉她,她怎么能感受到你的心思呢?”

他像是忽然觉悟了一样,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元旦放假我就去当面告诉她!”

我捏了捏啤酒罐,有些后悔说过的话。

元旦时,他为了见那个女生一面站了二十几个小时去了兰州,我在学校百无聊赖时,被学院学生会里的同学约去了徐家汇跨年。

跨年倒数时,体育部的部长郑宇忽然对我表白,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同学起哄间,郑宇把我的沉默当做默认,在新年到来烟花漫天的时候,吻了我。

在我想好拒绝的台词前,我是郑宇的女朋友的事已经被那天同行的同学发到人人网,消息迅速蔓延,超出了控制。

韩正扬回来时,带来的却是女生已经找到男朋友的消息,他说他像个傻子一样在楼下等着她,看到的却是两个人相携而归。

我陪他喝酒,却被郑宇早早拉走送回了寝室。

对了,认识他时他用的那个相机,也在那次见面中送给了那个女生,后来我再也找不见那张他帮我拍的照片,但我记住了他和那个女生的爱情故事。

4

我和郑宇谈了八个月的恋爱,而这期间,我和韩正扬像是有了某种默契,没有像以前那样联系,只是偶尔见面打个招呼,像极了那些只是认识而已的同学。

郑宇人很好,待我也很好,可爱情啊,它总是要一些冲动悸动,要一些无可取代,特别是还年轻的时候,对爱情的要求往往是刻骨铭心和轰轰烈烈。

我的分手很平静,就像我和郑宇的相处,波澜不惊,八个月里我们甚至从未红过脸、吵过架,因为不在乎,所以容易原谅,没有了吵架的理由。

分手后一个礼拜,韩正扬给我打电话,“苏玉,告诉你个事。”

我的心忽然跳得有些快,以为自己可能是那个女主角,可事实是我想多了。

韩正扬在失恋的第八个月,在公修课上认识了许玫,他和我说,他对她一见钟情,他要追她。

“你的爱真是泛滥!”我揶揄他,没告诉他我分手了,他是后来在人人网上看到郑宇的新女友时才知道。

5

他追了许玫大半年,我作为狗头军师量身定制了韩正扬追求许玫的追爱五部曲,堪比偶像剧情节。

第一步,相识要偶然;

第二步,要有共同的朋友圈;

第三步,相处产生依赖;

第四步,欲擒故纵;

第五步,出其不意,一举拿下。

为此我专门去上许玫所在经济学院的几门课,故意认识了许玫,找各种理由接近她了解她,在成功和许玫成为好友后,再假装不经意地说起韩正扬。

事实证明,我的追爱五部曲确实好用。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10 =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