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西西的初恋

2017年12月19日 14:38 作者:潘向莹Cream 来源:《文苑》  

  1

  庄西西29岁生日那天一家人在一起吃饭,她妈从头到尾都黑着一张脸,连蜡烛都没等庄西西吹完就没好气地说:“你快给自己许个愿吧!赶紧把自己嫁出去。”

  庄西西一脸错愕,鼓着腮帮子正准备全力吹蜡烛的劲儿还保持着,听见这句话突然吐不出气了。她觉得此刻自己就像电饭煲盖上的一溜水蒸气,十分尴尬地被揭开了锅。

  于是庄西西当着她亲爹亲妈的面,气鼓鼓地吹灭蜡烛,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卖到下午还剩下的烂白菜,赌气一般地说:“你们放心,两个月内我一定把男朋友带回来给你们看!”

  这样的誓言一出口,显然震住了她的爹妈,庄西西倍感神清气爽。但没一会儿便开始后悔夸下海口,29岁的大龄女青年庄西西,恋爱经历为零,说出去估计都没人肯信。

  仓促地吃完饭和蛋糕,庄西西逃一般地躲回房间,躺在床上刷朋友圈,看见季扬刚发的动态,他回国了。

  庄西西盯着朋友圈季扬的定位,还热乎着,像一粒粒滚烫的刚刚烤熟的面包屑,从遥远的太平洋飞回来,飞到庄西西身边,成为填满她心中奶油蛋糕缺口的补丁。

  2

  庄西西快30了,也没谈过一次恋爱,她只是暗恋季扬很多年。从中学开始,季扬就是她心中永垂不朽的男神。只可惜季扬身边的女伴从来都是庄西西的闺蜜团成员,多么尴尬啊,从高中时期的班花,到季扬读研时和庄西西好朋友在一起,朋友圈情侣头像频繁秀恩爱,庄西西只好打碎了表白往肚里咽。

  庄西西想,再等等吧,等季扬和她分手。

  现在,这个机会来了。季扬在出国前和M分了手,念完书回国。

  庄西西决定,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找机会向季扬表白。

  只不过在这之前,她需要为她那句誓言负责,去赴一场老妈给她介绍的相亲。

  “你可得好好表现,对方是个医生。”庄西西妈拉着庄西西的双手,美滋滋地说道。

  “不会是妇科医生吧?”庄西西头皮发麻。

  “牙科!牙科医生多好啊,不脏,不累,赚得还多。”她妈一脸眉飞色舞的样子。

  相亲的地点定在市区一家火锅店。相亲相在热辣的火锅店显然是庄西西的主意,她告诉她妈,她坚决不去咖啡厅,又贵又吃不饱,还不自在。

  像现在这样多好,庄西西坐在靠窗的位置,守著一只巨大的锅,不亦乐乎地在菜单上打钩。林医生到的时候,庄西西已经把菜点好了。

  “你是庄西西吗?”林医生穿了一身休闲装,头发理得很清爽,眉毛浓黑,鼻梁高挺,挺帅的。

  庄西西没想到她妈给她约的还是一帅哥,她连照片都没看就来相亲了。

  “我是我是。”庄西西站起来,下意识地伸出手。

  林医生笑了,握住那只手,然后淡定地坐下。

  “路上有点堵车,我来晚了,抱歉。”林医生脱下外套说。服务员端着托盘来上菜,庄西西赶忙说:“没事没事,刚好可以吃上。”

  肥牛下锅,翻滚在辣油里,林医生透着升腾的热气,开始打量庄西西。

  他也是被逼来相亲,固执地没穿西装。林医生讨厌任何假装正式的场合,当他得知相亲约在火锅店时,眉毛还上扬了一下。

  他和庄西西一样连照片都没看就来了,完全是找桌号对号入座。他第一次见到像庄西西这样的女人,快30岁了还穿着件小熊卫衣,头发未染未烫,柔顺地披在肩膀上。她有一双大眼睛,瞳仁很黑,像两粒桂圆籽,脸蛋圆圆的,绝对不是美女那一列的,但是很特别。

  林医生长得硬朗帅气,身边从来不乏女伴,大大小小谈过五六次恋爱,V脸女神、小巧萌妹都不在话下。但庄西西,哪个行列也不算,就像一棵早晨刚摘出来,还带着露珠的小白菜。

  想到这,林医生忍不住笑出声。此时庄西西正举着筷子在红油里捞肉,听见诡异的笑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顿住了。

  “咳,没事,你吃,你吃。”林医生握着杯子喝水。

  庄西西更下不了手了,半天憋出一句无厘头:“我是被逼来相亲的。”

  林医生耸耸肩:“我也是啊。”

  庄西西眯着眼打量他:“我怎么看你也不像个医生。”

  嘿,林医生乐了:“我看你也不像30岁的人。”

  庄西西扔掉手中的筷子,怒:“我29。”

  这人真的不会说话,初次见面就调侃女生年龄,庄西西愤愤地想,加快吃肉的速度,好尽快结束相亲。不论对方有多帅,也帅不过季扬。只要一想到季扬,庄西西觉得自己就像桌上的那盘甜心南瓜,满心都是温暖的酱汁。

  “加个微信吧。”林医生随意地说道,把自己的二维码横在了庄西西眼前。

  3

  “怎么样?”回到家,庄西西还在玄关脱鞋,她妈就跑过来问。

  “挺帅的啊。”庄西西含糊着回答。

  “那是啊!条件还好,重点是人家看上你没有?”庄西西妈显得有些担忧。

  每次都是这样,从小到大,庄西西都是乏善可陈的女同学,成绩中下游,长相中下游,不会说话,不懂人情世故,每天被她妈担忧。好不容易熬到工作,她妈又开始担忧她嫁不出去。

  庄西西气鼓鼓地将鞋扔在地上朝卧室走去,大声地说:“林医生主动加我微信,还约我看电影。”

  不用转身,都能想象得到庄西西妈一脸惊喜的模样。为了这个大龄剩女,她也是操碎了心。庄西西想,就让她高兴高兴吧,等到她把季扬追到手,一定让她妈真的欢天喜地。

  庄西西打开朋友圈,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发的一条动态被季扬评论了。

  那条朋友圈是庄西西随手拍了张最近在看的东野圭吾的小说,故作文艺地附了一句“窗前流水枕前书”。

  季扬评论:我也很喜欢这本书。

  庄西西抚着胸口,隔着厚厚的小熊卫衣,也能感受到剧烈的心跳。

  季扬很少评论她的朋友圈,也许因为他在国外两年没见,这两年间,他们几乎没有说过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