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是不容易说再见的季节

2017年12月18日 8:01 作者:韩小暖 来源:《文苑》  

  日照祥麓

  彭小慕看到最喜欢的旅行杂志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官微,转发了一个微博名叫“日照祥麓”的人的微博。他拍下了这座城市红色的日出、蓝色的海岸、蜿蜒的长路。

  彭小慕对自己说:这座城市,从名字听起来,像是我应该住的地方。有阳光,有海浪声,夏天明媚冬天冷清,四季分明。

  于是她上网,果断买下一张日照的地图,贴在自己的书桌前。

  然后,在地图背面,她用荧光色的签字笔悄悄写下:希望明年夏天,程双能带彭小慕去旅行!

  只不过,这一刻,程双和彭小慕,只是好朋友,仅此而已。

  只是源自——友情

  彭小慕在微博上关注了那个名叫“日照祥麓”的奇怪家伙。日照祥麓——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“日照香炉生紫烟”的意思。

  那篇被转发了三千多次的日照海景微博里,透过镜头,彭小慕仿佛看见了一个清秀的男生对着大海拍照的背影,单纯而干净,好像整个世界都映进了镜头。

  她翻个身,把手机放在一旁,在从未见过的海洋里,进入梦乡。

  被程双电话吵醒的时候,才早上六点。冬天的早上,所有住校生,正與被窝热恋中。只有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才肆无忌惮打自己的电话。

  接起来,听到程双气喘吁吁的声音:“我,我刚晨练完,你……”

  “热拿铁是吧!”彭小慕躲在被窝里用气声抢话,“我不用你提醒!”

  “嘿嘿。”程双说,“不过今天是约你吃早饭啦,给你十分钟下楼,我们一起去食堂。”

  “烦死了。”彭小慕嘴上不耐烦,脸上却流淌出甜蜜的笑容。她挂断电话,悄悄起床,在室友们都酣睡时出了门。

  要怎么形容程双和彭小慕的友情呢?高中时程双教彭小慕打球,彭小慕帮程双给程妈妈选生日礼物,他们知道对方的一切,也正是因为这种知根知底的友情,他们选择了同一所大学。如今,虽不是同一专业,但也是天天见面,彭小慕负责买咖啡,程双负责耍帅然后一口气喝光。

  而这一切,只是源自——友情。

  程双不喜欢彭小慕吗?好像也不是。有那么几次,他对她的关心、照顾,好像逾越了朋友的界限,甚至,周围的朋友们都曾赌他俩迟早在一起。可这么些年,程双从来没有进一步的表示。

  有一次大家聚会时彭小慕开玩笑说:“切,他要是喜欢上我,我就自断双臂送他一个伺候残妻的绝世好名声。”

  她不敢说“我要是喜欢上他”,因为这本就是事实,而她更不敢说出口的是,如果真的被程双爱上,没有双臂又怎样。

  彭小慕想起这些,悄悄吐了吐舌头,笑自己没出息。

  早餐时,程双把热拿铁贴在彭小慕脸颊上,看她吓一跳缩脖子的样子大笑,“哈哈哈,你又发傻。”

  彭小慕想,就让时光再缓慢一点吧,就让自己觉得自己是伟大的,是温柔到能散发出阳光的,就很满足了。

  将等待熬成痴心一片

  爱情里的傻姑娘,通常都源于太近太深的依靠。

  围着那颗不属于自己的太阳转呀转,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此余生,以为这样,就是自己的整个宇宙。

  彭小慕就是这样的傻姑娘,将等待,熬成了痴心一片。

  而这些日子,除了程双唯一让彭小慕改变的,大概就是她开始习惯每晚刷一刷“日照祥麓”的微博。

  他偶尔写一两句歌词,配上一张自己拍的照片。有几次读书疲惫、或者程双没有及时接电话的时候,彭小慕就看着“日照祥麓”的微博发呆。说也奇怪,他的只言片语,总能让彭小慕一下子平静下来。

  彭小慕猜想,他一定是个很安静的男生,不言不语,却拥有力量。

  他说:“海洋最光亮处,夜晚会有人鱼出没。”

  他说:“兜兜转转才知道,最好的爱情,是与自己相恋。”

  他还说过: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而这,已经是我的生活。”

  彭小慕没有去过远方。所以她很羡慕,电脑那一端的这个陌生男孩,正在过着她一直梦想的生活:有书,有力量,有自我,还拥有一大片海洋。

  有人说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,一个是时间,另一个是习惯。

  所以,当“日照祥麓”连续七天没更新微博的时候,她突然有点心慌。

  因为他最后一条微博是:如果投身海洋,是否就会重生?

  她不知道,这样一个鲜有人关注的微博,这样一个低调的博主,拥有多少这样的关心?又是不是在他的那端,发生了什么变故?

  她总觉得,这个男生,有故事。

  这一刻,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她已经是他的朋友了。于是她试探性地,在他其中一条微博里回复说:很喜欢你拍的照片,传递给我很多力量。如果你不觉冒昧的话,我们聊聊吧。

  结尾的小小笑脸,在彭小慕的脸上,却是皱起的眉。

  他,去哪儿了呢?

  又过了一天,两天,三天。

  当提示“你有1条新评论”时,彭小慕已经不觉得会是“日照祥麓”的回复了。但点开才发现,电脑那端那个人对她说:好呀,我有一个故事要告诉你,你想听吗?

  紧接着,他关注了她。

  彭小慕马上发了条私信过去:“虽然我们不认识,但我很愿意听你的故事!”

  一连三个感叹号,一如她怦怦跳的心。她守在电脑前,眼睛都不敢眨。

  新私信跳出来的时候,她急忙点开,却怔怔地捂住嘴。

  私信里写:“我们现在正式认识下吧,我叫周同,山东日照人。我,得了绝症。”

  十一件事

  那个晚上,不,应该说是次日凌晨时分,彭小慕关掉私信页面,躺在宿舍的床上,看着窗外的天空慢慢发出光亮。

  彭小慕小心翼翼地问他:你还有什么心愿?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