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得住的浪漫

2017年12月17日 11:20 作者:林特特 来源:《文苑》  

  年轻时,以为浪漫是场对手戏。

  最羡慕宿舍楼下摆放999朵玫瑰,用蜡烛围成心形,男生单膝跪在中间,向楼上某个姑娘喊“我爱你”。

  最恨情人节时和男朋友走在步行街,有人兜售玫瑰,直到那人脸对着脸问:“来一朵?”他也脸对着脸问:“来一朵?”

  更不用说,终于成婚,蜜月出去旅行,在西湖,你想漫步断桥,感受“白蛇送伞,许仙惊鸿”的一瞬,他伸伸懒腰,“哎,我在杭州有几个哥们儿,你散步,我去喝酒?”

  就此闹掰。你哭着去了灵隐寺,济公记住了你的眼泪;他懊恼着,在旅馆猛打游戏,末了,还是去喝酒。

  多年后,提到那次旅行,你大叫:“我永遠不会原谅你!”他则认为你是无理取闹,“各自去做喜欢的事,不好吗?”那样子,仿佛是你没理。

  不浪漫、无美感。

  没有美感的生活是无法忍受的,你只怪找错了对手。你把这苦恼和朋友分享,发现她们那儿也有类似的。每个心存浪漫的人都或多或少有着不满。

  不满多了,也就死了心,因为你终于发现需要人配合完成的、期待对方做出反应的,都不可靠,你根本无法控制。

  你现在发现,所谓浪漫就是在普通的日子里仍保持审美,因美,你和你的日子都会发光。

  那天,你陪一个外地来的朋友逛琉璃厂,她说她要买几本工笔画画册,你问她:“给孩子买的?”“以前学过?”她都摇头,她说,她年少时的梦想就是画画,现在拜了一个好师傅。

  你回家,写了一段话——

  年轻时以为浪漫是场对手戏,就如打乒乓球,需要一个好对手,若对方不懂、曲解、无回应,便嗔、怒、怨、忿。现在越来越觉得浪漫不过是一个人的内心戏,你读多少书行多远的路,交什么样的朋友选择何种生活方式,决定你能感知或为自己营造的意境——只做有审美意义的事,是一个人就能解决,也最靠得住的浪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