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高中的最后一小时

2016年10月14日 9:45 作者:刘墨闻 来源:《文苑》  

  我高考的那年,学校做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,让学生在离校那天的最后一个小时,去见最想见的人,说最想说的话。

  作为全市的重点高中之一,同时也是问题最多的高中,我们学校的情况极为复杂。学生中除了依靠实力考进来的学霸,还有领导和富商们的子弟,也有体育美术加分进校的特长生。所以学校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几个大的团体分级,竞争便自然而然地产生。班级与班级之间除了学习成绩要比,每年一次的篮球联赛,足球联赛,还有艺术节大家都憋足劲想要赢别的班级,好像年轻时总有用不完的力气和好胜心。

  竞争自然就会产生碰撞,学生多但资源有限也会产生矛盾,打架闹事便是家常便饭,不仅同年级的打来打去,年级与年级之间也经常互殴。比如高二(1)班和高二(2)班正在酣战,突然听说高一或高三的人来挑事,大家都会放下暂时的仇恨一致对外。

  学校对于打架事件除了三令五申,也没有别的办法,因为参与打架斗殴的除了一些豪门子弟,还有一部分学霸。往往他们参与的打架,学校只会往下压事,不会扩大处理,所以他们也有了放肆的理由。原来我们班打架最凶的几个男生,也是学习最好的男生。

  后来学校为了约束我们这种行为,干脆砌起了围墙,从高一到高三,在不同的楼里上课,划分彼此活动的区域,学校也就有了三个超市、六个食堂。高三的学生没有操场可以玩球,公寓也是在校外重新圈了一块地盖起来的,明明是一个学校,却分了三块自治,年级与年级之间没有沟通。

  情况的确有所好转,打群架事件减少,但打砸事件变多,尤其是高三,每年快毕业的时候学生都会在学校里发泄压力,而且每年高考离校的前一天下午,都要把教室布置成考场的样子然后才离校,彻底结束高中生涯。那一天是高三学生的“末日狂欢”,因为他们已经拿到了准考证,不再是学校的人,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地享受在边缘的权利。比如占领球场,把高二高一的学弟们清走,如果不走,就直接动手,他们已经不再受学校管制了。总之每年高三的最后一天,都像世界末日一般荒诞,像是一个传统,高二看着高三怎么闹,第二年他们就怎么闹,当成是高考前的最后一次释放,学校对此无可奈何。

  但是在我高考的那一年,学校意外地做了一件事情,我们在教室里整理好书包,脱下校服,换上最轻松的衣服,准备享受狂欢的时候,校长在广播里对所有学生说:“今天是高三学生的最后一天,确切地说是最后一小时。一个小时后我们将封闭学校,进行考场最后的检查和打扫。每一年的这个小时我和所有老师一样,都过得胆战心惊,因为怕你们出事,怕你们发生意外而没有办法参加考试。就好像一年的收成被暴雨摧毁,没有人比我们更心碎。我知道这三年大家非常辛苦,甚至连放弃和选择的权利都被剥夺,但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不是被我们选择的,如果必须被推上一条路,那我也希望尽量把它走好,因为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人生。这最后一个小时,我希望你们好好利用,你可以再看一看母校,去和学弟学妹们分享一些经验。也可以去和最喜欢的人表白,不用怕被老师知道。你们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尽量保护好自己,同样保护好别人,这里的人都是你的同学,来年他日你们再被一群陌生人包围的时候,会无比怀念身边的这群人,希望你们保护好自己的同学,从现在这一刻开始。去吧,孩子们,去享受你们最后的一个小时,再次祝你们高考顺利。”

  广播到这就停了,我们所有人愣在座位上不知所措,班主任走来说:“不要去发泄,不要去攻击,自由因为有限而珍贵,希望你们别留下太多的遗憾。”

  就这样静了一会儿,老师走出了教室,那是我最后一次见班主任。

  老师还没走远,忽然有男生站起来平静地走到一个女生面前说:“我要和你考同一所大学,去同一个城市生活。”

  忽然教室乱成一片,有尖叫声,有嘘声,但里面含着的都是真诚。后来有人在教室里拥抱,失声痛哭,我走出教室,其他每个班级都和我们班一样,楼道里全是人,他们极力搜索着自己的对象,高一和高二之间的围墙铁门全部打通,学校再一次连成了一体,学生们来来去去,再也没有划分。

  有高三的学姐在楼上对小鲜肉说:“我在大学等你。”也有小一点的学妹对高三学长说:“你可别回来了,我不想再见到你了。”连拒绝都这么浪漫。总之那天好多人在老师面前堂而皇之地牵手,也有人在教学楼前面接吻拍照,在那个年纪这是我见过最“疯狂”的事。如今看来,真是金子一般闪耀的回忆。

  我想我可能一生都无法忘记这一个小时,这没有人压抑自己,在楼里奔跑、大声哭、大声笑的一个小时,那一天我没有看见有人打架,也没有人在学校里闹事,那是我学生生涯中最浪漫的一天,它简直太珍贵了,以至于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或许是受高考信息的影响,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回到高中,同学们在我身边来回奔跑无比年轻,他们没有被生活苛待过的痕迹,也没有压抑的表情,他们只是拥抱,讲话,高兴或者难过,我醒来后没有感伤,相反我感觉非常幸福,因为我知道我的梦曾经成真过,它只是幻化成一种回忆,让我重新怀念,让我重新想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