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欢乐常在

 2018/04/12 19:19  米歇尔·图尼埃 《读者》  (3,834)    

经理一把将他抱住,高声叫道:“亲爱的比多什,你真了不起呀!你听我说,了——不——起呀!你是这个演出季中的伟大发现。你的即兴喜剧表演天分是无与伦比的。”

在他身后,谦逊的、笑容可掬的贝内迪克特被这一片恭维和祝贺声淹没了。拉斐尔一看见她,就好像失足落水的人发现一块岩石一样,伸手抓住不放。他露出苦苦哀求的神色望着她。这个小贝内迪克特·普里厄尔,今晚容光焕发,态度坚定,真正成了比多什夫人——著名喜剧音乐家的太太。说不定这时她心里在想那套高级住宅区的公寓眼看就要到手了。

他们搬了家。后来又有一位演出经纪人专门负责经管比多什的权益。有人给他拍了一部影片,随后又拍了第二部。等到第三部片子拍好,他们就搬到马德里大街一幢独立的公馆里去了。

有一天,一位客人来访。亨利·迪里厄前来向这位老同学的辉煌成就表示敬意。在金碧辉煌的房间里,天花板上挂着枝形水晶大吊灯,墙上挂着各个著名画家的作品。他不免有点手足无措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他现在是阿朗松市交响乐团的第二小提琴手,即便这样,也还没有见过这样豪华的场面。不过,他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不管怎么说,人们再也看不见他在那种夜总会里弹钢琴了,这是最主要的。他斩钉截铁地说,像这样卖淫似的糟蹋自己的艺术,他再也不能忍受了。

他们一起谈到过去在音乐学院共同度过的岁月,讲到他们的抱负和失望,以及为探索自己的道路不得不付出的忍耐。迪里厄没有把他的小提琴带来,拉斐尔一个人坐在钢琴前,弹了一些莫扎特、贝多芬和肖邦的曲子。

“你本来会成为一位多么了不起的钢琴演奏家啊!”迪里厄不禁感叹着说,“的的确确,你那时取得成就是大有希望的。不过,不论是谁,都不得不顺应自己的天赋。”

比多什在圣诞节前夕开始在于尔比诺杂技场演出。

比多什扮演一个倒霉蛋艺术家,糊涂无知,又天真自负,他做出准备弹奏钢琴的样子。可是问题就出在他滑稽的服装上,出在凳面可以转动的琴凳上,特别是出在钢琴上。每当他轻轻碰一下琴键,就触碰了机关,闹出一点什么倒霉的怪事来:喷出水来呀,冒出烟来呀,发出什么怪声音呀,无奇不有。于是观众发出一阵阵的哄笑,笑声从看台各处汹涌而来,把他淹没在自己的滑稽表演中。

比多什在这种欢呼笑闹声中,两只耳朵快要被震聋了。有时,他心里想:就是博德吕什都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。

这个胡闹的钢琴节目是不是到此为止呢?今晚在于尔比诺杂技场还有什么奇迹要出现吗?原来规定,在结束之前,倒霉的比多什好歹要弹一段乐曲,然后那架钢琴还要当场炸开来,喷出火腿、奶油大蛋糕、成串的香肠、一卷一卷黑白颜色的猪血灌肠。然而,这次演出并不是这样。

这时,粗野的笑声在突然呆住不动的小丑面前静了下来。接着,在全场完全沉静下来之后,比多什开始演奏。他凝神屏息,若有所思,热情洋溢弹奏起约翰·塞巴斯蒂安·巴赫的那首赞美诗《愿欢乐常在》,这首乐曲在他刻苦学习的时代曾经给他无限慰藉。杂技场这架马马虎虎修好的装有机关的破钢琴,这时在他手下居然变得很听使唤,神妙的旋律飞向杂技场的黑黢黢的屋顶,在那些依稀可见的秋千和绳梯之间回旋往复。地狱里的奚落嘲笑声停止之后,出现了天上柔和而空灵的欢笑声,在深受感动、心灵与乐声相通的人群上空回旋缭绕。

最后一个音符带来了全场长时间的静默,好像这首赞美诗一直要飘扬到另一个世界中去。这时,这位小丑音乐家在他近视的双眼所见到的一片朦胧中,仿佛看到钢琴盖升起。钢琴并没有爆炸,也没有喷出肉类食品。它好像是一朵深色的大花冠,缓缓地开放,一位俊美的有发光翅膀的天使长从中冉冉升起,这就是那位一直在守护着他,不让他成为十足道地的比多什的天使长拉斐尔。

(孤山夜雨摘自微信公眾号“经典短篇阅读小组”,李晓林图)

 赞  2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70 − = 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