沁入岩石中

 2018/02/22 9:07  村上春树 施小炜 《读者》  (91)    

喧闹的蝉鸣也盛期将逝了吧?从7月中下旬开始,蝉气势夺人地鸣叫,到了8月里更像决堤般嘈杂、吵人,进入9月后势头慢慢减弱,不久蝉鸣便被秋虫的鸣声所取代。这种虚幻、無常大概与日本人的精神非常契合,成了夏日里不可或缺的一景。

不过在北美和欧洲北部,几乎没有蝉栖息,所以谈起与蝉相关的话题,这种“风物诗”的感觉很难传达给对方。若是日本的电视剧,夏天的场景中总能听到蝉鸣,借以表现季节,但出口到海外,听说会把蝉鸣声消去。大概是怕从来不知道蝉为何物的人听了,会以为电视机出了故障,要惹出问题来。

《伊索寓言》里不是有一个叫《蚂蚁与蟋蟀》的故事吗?其实那原本是《蚂蚁与蝉》的故事。希腊是有蝉的,所以伊索自然而然地写下了关于蝉的寓言。可是这么一来,欧洲北部的人们无法理解寓言的寓意,便将蝉改成了蟋蟀。换作日本人,只怕会恍然大悟:“我说呢,原来是蝉呀。这样的话,这寓言就可以理解啦。”蝉在夏日里热热闹闹地拼命聒噪,等到秋风吹来时便没了声音。

我认识一个美国人,他有生以来头一回听到蝉鸣,是在去南部旅行的时候。一开始他不知道是什么声音,还以为是附近的电线出了故障发出的“吱吱”声。“现在不害怕了,但总而言之,是种吵人的虫子。”

啊,对美国人来说,蝉就是吵人的虫子吗?假如考试时,遇到将松尾芭蕉的俳句“静无声,沁入岩石中,蝉正鸣”中蕴含的情感用一百字加以说明的题目,只怕他们要焦头烂额了。

寂静的夏日午后,我正打算午睡时,蝉却吵得没完没了,我怎么也睡不着。要是能把它们全部捉来,“咯吱咯吱”都揉进岩石里去,一定很酷吧!我这样想着。

(若 子摘自南海出版公司《爱吃沙拉的狮子》一书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