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蓝雨伞的姑娘

2018年02月04日 18:19 作者:安娜·莫莉昂 张克俊 来源:《读者》  

  每天早上7点,我都到我家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去上班。我的工作单位是个不大的旅游公司,位于我所在城市的另一端。我在公司负责为赴温带国家的富裕的克里米亚人办理各种旅游证件。

  半年间,每天我都看见对面的车站站着一位姑娘。这位姑娘好像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,所以,很长时间我对她完全没有在意。我是个烟鬼,离了烟便活不了多久,于是我就一边吸烟一边仔细观察她。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,早春的清晨灰蒙蒙的,天空飘着令人讨厌的毛毛细雨,我没有带雨伞(这种天气,我通常戴风帽)。我站在车站遮棚下,趁着等车的工夫,抽起这天清早的第一支香烟。不知为何,迟迟不见车开来。我百无聊赖,于是开始看对面车站,我看见这位奇怪的姑娘站在那里。记得当时我想的是“她的雨伞多别致呀”,因为姑娘身着深灰色大衣和黑色牛仔裤,脚蹬没膝深筒平底黑漆皮靴,她身上好像没什么使人特别感兴趣的地方。但我仔细打量她的面容,却又被什么深深地触动了。这位姑娘椭圆形的面庞端庄清秀、白皙如玉,两颊泛着红晕,很有“俄范儿”。她黑油油、直溜溜的秀发几乎垂至胸下,偏分的刘海稍稍遮盖了她的右眉,那副黑框眼镜,配她再合适不过了。然而,让我感到惊奇的并不是她的外貌,因为对我们俄罗斯的姑娘来说,像她这样的很常见。令我惊叹不已的是她头顶上的那把雨伞——伞面由透明的蓝色胶布做成。自那天以后,我常常留意观察这位姑娘,越来越觉得她漂亮而撩人。下雨时,她总是躲在自己的蓝雨伞下面,因此我在心里叫她“打蓝雨伞的姑娘”。自此,每当这位姑娘出现在对面车站的時候,我总是一边抽我早上的第一支香烟,一边注意观察这位陌生的姑娘,猜她叫什么名字。不知为什么,我认定她叫斯维特(意为阳光、纯洁——译注),或者伊拉(意为平和、宁静——译注)——这两个名字与她的外表很契合。远望这位美丽的姑娘,令人心怡神悦,不由得发出由衷的赞叹。我很想去同她认识一下,却又一再拖延。我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位姑娘,可怎么也下不了过街去见她的决心。当时我觉得只要能隔街看见这位黑发女郎,远远地欣赏她就够了。“打蓝雨伞的姑娘”好像全然没有注意到我,她常常戴着耳机专心地听音乐,偶尔从大衣、夹克或西服上衣兜里掏出米黄色手机(兴许是要找歌曲,或者发短信)。

  夏天,大约是7月中旬,我终于决定去认识一下这位姑娘。一个星期三的早上,太阳已经出来了。阳光下,这位陌生姑娘显得格外漂亮。她身着及膝的黑裙子和简洁的白衬衫,脚穿矮跟黑鞋。姑娘的头发还像平时一样散披着,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电脑包。6月初我第一次看见她这身装扮时,当即猜想她很可能是位公司白领。我坐的这路车又一次来迟。这天清早,我抽完一支烟,正想要过街去认识这位“打蓝雨伞的姑娘”,但突然发现原以为已空的烟盒里面居然还有一支香烟。我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抽出这支烟,在手里搓了搓,心想,现在是放下这支烟赶快去认识这位美女呢,还是抽完烟后再走向街对面呢。我掏出打火机,点燃剩下的这支烟。我吞云吐雾,刚抽到半截,就见街对面的32路车进站了。这位陌生姑娘每天上班搭乘的正是这路车。车驶离车站之后,姑娘已不见踪影。我眼巴巴地望着那辆渐行渐远的32路车,狠狠地骂了一声。我打定主意,明天一定要过街去认识这位姑娘。

  可是,第二天当我满怀希望地来到车站时,这位姑娘却未出现在街对面。这使我感到很奇怪,因为据我观察,她从不缺勤。我断定,明天她一定会来的。然而令我大失所望的是,第二天、第三天,一周之后,乃至一个月之后,这位姑娘都没有露面。我深感不安。我想她肯定是把工作辞了,今后在街对面车站我再也看不到她了。我好一阵沮丧,但我并未失去再次见到她的希望。那段日子,这位“打蓝雨伞的姑娘”一直萦绕在我心头。一天又一天过去了,我依旧望眼欲穿地等着、盼着,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希冀……

  姑娘消失的这段时间,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:我升任科长,结交了一些利于我日后升迁的新朋友,当了舅舅,去风光绮丽的意大利旅游了一趟。我一直在琢磨,等我再见到这位陌生姑娘时,我该怎样去同她套近乎,以赢得她的芳心。接下来就只是期待她再露面了。

  晚秋的一天早晨,我终于见到她了。当时大雨滂沱,我正在车站遮棚下站着抽烟,猛然看见这位陌生姑娘来到街对面的车站,打着蓝雨伞。我感到一阵狂喜,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我想,这次再不能错过同她认识的机会了。我连忙掐灭烟,拔腿直奔街对面。在我没见她的这段时间里,她好像有了变化:头发染成了棕红色,剪短为齐肩发,摘掉了眼镜。我暗自思忖,可能是换成了隐形眼镜。

  我走近她——尽管她略有变化,我却一点也没有生分的感觉。

  “早上好!”我打着黑雨伞,面带微笑地说,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。”

  “早上好。您认识艾丽莎?”姑娘猛地问我。

  姑娘对我走近她显然感到很惊奇,而令我大为惊讶的则是她刚才的问话。

  “艾丽莎?谁是艾丽莎?”我开玩笑地说,试图以这句玩笑话博得这位姑娘的好感。

  “莫非您不知道艾丽莎出事了?”姑娘深深地叹了口气,接着说,“原先她在这一带居住。嗯,她住在这边,也在这边工作。但7月中旬她不幸遇难了。雅尔塔市中心发生了一起可怕的车祸……难道您没听说过?当时一辆公交车撞上一辆卡车,车上乘客全部死亡……艾丽莎也在其中。”

  “等等……这就是说,您不是每天早上来这个车站乘车上班的那位姑娘?”我这样问道,对她刚才说的一些情况表示全然不知。

  是的,我知道那次可怕的车祸,当时国内各大报纸对此都有过报道。但都是什么人遇难了?艾丽莎是谁?这位打蓝雨伞的姑娘说什么了?

  “不,我不是艾丽莎,我是她姐姐,我叫雅娜……”姑娘眼含泪花说道,“我来这儿是卖她的房子的。现在我要去她的单位开证明……”

  这不啻是晴天霹雳!我没听雅娜把话说完,立时成了木雕泥塑。我转身沿街走去,绝望地想,一个年轻、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,永远没了。原来,我的那位“打蓝雨伞的姑娘”早已死于那次车祸,而眼前这位棕红色头发的姑娘只是长相与她相像而已。天哪,我的貌美如花的陌生姑娘死了……我沿街独行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一种宝贵的、神圣的东西自此从我的生活中永远消失了。我边走边想,假如当时我不吝惜那支该死的香烟,而是毫不迟疑地将它扔进垃圾筒里,然后疾步走近那位姑娘,同她认识、攀谈,那又会怎样……可以肯定地说,那必将会是另一种结果——姑娘会错过那趟车,得以死里逃生。也许我们会两情相悦,同结百年之好,共度幸福人生。

  一支烟,一支烟毁了一切。我捶胸顿足,仰天长叹,后悔不迭……

  自那时起,我永远戒烟了。

  (若 子摘自《译林》2017年第3期,沈 璐图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