珠宝

 2018/01/03 21:03  莫泊桑 《读者》  (233)    

朗丹先生在副科长家的一次宴会上遇到一个年轻姑娘,从此坠入情网。

姑娘的父亲是外省的一位收税官,已经去世好几年了,后来她跟着母亲来到巴黎。她的母亲希望尽快把她嫁出去,因此常常到附近几户中产阶级人家去。她们虽穷,可是为人正派、稳重。这个年轻姑娘仿佛是贤妻良母的典范,每一个明智的年轻人都梦想着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这样的女人。她的纯朴里有一种天使般贞洁的魅力,从不离开嘴角的那丝不易觉察的笑,仿佛是她心灵的回光。

朗丹先生那时在内政部当主任科员,每年的薪水是三千五百法郎。他向她求婚,然后娶了她做妻子。

跟她在一起,他幸福得无以言表。她勤俭持家,精打细算,使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宽裕。她对丈夫无比关心、体贴、温存,而她本人也一直充满魅力。虽然他们相识已有六年,可是他对她的爱却与日俱增。

他责备她,因为她的两个嗜好:爱看戏,爱假珠宝。

她的朋友(她认识几个小官吏的妻子)经常能够替她搞到包厢,请她去看当时风行的戏,包括首次上演的新戏。她不管丈夫愿意不愿意,总是拖着他一块儿去,但是工作一天下来,这种消遣反而会使他更加疲惫。因此,他恳求她请一位她认识的太太陪她去看戏,只要能送她回来就成。她认为这个办法不太合适,所以一开始怎么也不肯答应,直到最后才勉强让步。这让他对她有说不出的感激。

然而,这种爱看戏的嗜好,很快地让她开始注意打扮。虽然她的服装还是跟从前一样,既风雅又朴素,但是她渐渐地养成一种习惯,爱在耳朵上戴两粒极像钻石的大莱茵石耳环。她还戴假珍珠项链、素金镯子和镶着五颜六色的、仿宝石的玻璃钻梳子。

对于这一点,她的丈夫有点不太满意,常常说:“亲爱的,对一个买不起真珠宝的人来说,美丽和妩媚就是她的装饰品,也是世上最珍贵的珠宝。”

但是她露出温柔的笑容,每一次都这么回答:“有什么办法呢?我就爱好这个。这是我的缺点。我也知道你说得对,可是本性难移呀。我当然更喜欢真的珠宝!”

她一边用手指转动着假珍珠项链,让宝石的切面放出夺目的光彩,一边不停地说:“你倒是瞧瞧呀,做得多么好,简直跟真的一样。”

他微笑着说:“你的趣味倒跟吉卜赛人的一样。”

有时候,到了晚上,只有他们俩待在炉火旁边,她就把装着朗丹先生所谓便宜货的摩洛哥皮匣子捧到茶桌上,开始细细观赏那些假珠宝,好像其中有一种无穷的、秘密的乐趣似的。

一个冬天的夜里,她从歌剧院回来,冻得全身直打哆嗦。第二天便开始不停地咳嗽。一个星期以后,她就因肺炎去世了。

朗丹先生差一点儿也跟她进了坟墓。他是那么痛苦,不到一个月的工夫头发都变白了。他从早哭到晚,难以忍受的悲伤撕碎了他的心灵。亡妻的音容笑貌和娇嗔之态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脑海,挥之不去。

时间并没有减轻他的悲痛。每每在上班的时候,同事们正在聊当天的新闻,会忽然看见他双颊一鼓,鼻子一抽,眼睛里含着泪水,接着就呜呜地哭起来。

他让亡妻的卧室保持原状。他每天都要把自己关在里面想她。所有的家具,甚至连她的衣裳,都和她去世那天一样,放在原来的地方。

但是生活对他来说越来越困难了。他的薪水在他妻子的手里时,足够家里的一切开支,现在剩下他一个人,反而不够用了。他奇怪她哪儿来那么大的本领,居然能够让他天天喝上等的酒、吃精美的食物,如今他靠他那微薄的收入再也没法弄到这些了。

他借了几笔债,像穷得走投无路的人一样,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找钱。终于有一天早上,离月底还有整整一个星期,他手上却连一个子儿也没有了。于是他决定变卖东西。他立刻想到妻子的那些“便宜货”,因为他对这些从前教他生气的“冒牌货”还心怀怨恨,以至于每天看见它们,都会损害他对心爱的人的回忆。

他在她留下的那一堆假货中找来找去,找了很久,因为她一直到去世前几天还在不断地买,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带一样新东西回来。他决定卖掉她好像特别喜欢的那串大项链,因为雖是假货,可是做工考究,想来还可以值个七八法郎。他把它放进衣袋里,顺着一条条大街,朝市里走去,打算找一家可靠的珠宝店。

他终于看到一家,走了进去。一想到变卖这样一件不值钱的东西所显露出的穷酸相,他就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。

“先生,”他对珠宝商说,“我想请您估估这件东西的价值。”

那个人接过项链翻来覆去地仔细看了一阵儿,又掂了掂分量,拿起一个放大镜,把他的伙计叫过来,小声嘀咕了几句,然后把项链放在柜台上,瞧瞧远看的效果如何。

这样小题大做,反而把朗丹先生弄得很不自在,他正想开口说:“噢!我也知道它值不了几个钱……”那个珠宝商却先开口了:“先生,值一万五千法郎,不过您得先把它的来源告诉我,我才能够收购。”

这个鳏夫两只眼睛睁得老大,愣在那儿,一下子糊涂了。临了,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您说什么?您没有估错吧。”对方误会了他惊讶的原因,冷冷地说:“您可以到别处去问问,看别人是不是肯出更高的价钱。照我看,它顶多值一万五。如果您找不到更好的地方,就再来找我好了。”

朗丹先生完全变成一个傻子。他需要一个人好好思考思考,于是拿起项链走了出去。

但是一到街上,他反而想笑了。他想:傻瓜呀!傻瓜!我要是当时就卖给他呢?居然有这么一个不辨真假的珠宝商人!

然后他走进和平街口的另一家首饰店。老板见了这件首饰,立刻叫起来:“哎呀!我认识这串项链,它是从我们这儿卖出去的。”

朗丹先生感到很惊慌,问:“值多少钱?”

“先生,我是两万五千法郎售出的。我准备出一万八千法郎收回来,不过按照法律规定,您得先告诉我是如何把这件东西弄到手的。”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64 = 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