傻子

2017年10月02日 20:15 作者:阿城 来源:《读者》  

  我忽然觉得背后门一响,急忙回头,只见老李的爱人一团喜气,拿着碗筷从里屋出来。看见我们笑,她说:“什么事兒?看你们高兴的!”我说:“您也来喝点儿!”老李的爱人说:“就来,就来!”她出去放了碗筷,进来走到灯影里,看看菜,说,“快吃呀。做得不好吧?”我和严行忙说:“好,好!”老李的爱人坐下了,我给她斟酒,她用手推拦着,说:“喝不了,行了,行了。”之后,她在灯光下抬起脸,笑眯眯地看着小雯儿和严行。我觉得酒暖烘烘地在身子里漫开,就往后靠在椅背上,说:“老李,你这日子,这样的住房条件,老伴儿这么贤惠,你又写得一手好字,小雯儿也快结婚了,真是……”就在这时,里屋的门响了一下,我分明看到老李的爱人哆嗦了一下,眼神凄凄地看着老李。老李的细眼里闪过一道光,额角儿腾腾地跳了两下。我转过身去,只见门帘被掀开了一些,一张脸向灯下的人们望着。不用多看,我明白了,这是一个傻子。

  我听见旁边老李低而快地说:“怎么不插门?”我回过身来,见老李的爱人慌乱地看着大家。老李顿了一下酒杯,她才醒悟过来,站起身走过去。小雯儿的脸在灯下白得不成样子,愣着眼儿看着严行。严行没有表情,静静地注视着老李的爱人走过去处置傻子。

  小雯儿的眼睛忽然涌出泪水,她很快地站起来,也进到里屋。老李笑得很勉强,说:“喝,喝!”严行没有动。我端起酒杯,觉得杯里是水,吸了一口,辣极了。

  猛听得里屋老李的爱人大声地说:“小雯儿!这是你兄弟!”老李控制着声儿说:“小雯儿呀!”

  小雯儿眼睛红红地出来,慢慢坐下。严行看着她,问:“怎么了?”小雯儿说:“都是他!”严行说:“怎么都是他?”小雯儿不说话。

  我问老李:“您还有个儿子?”老李垂下眼睛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我到单位几年,从来没有听说老李还有个儿子。小雯儿每回到单位来,叽叽喳喳的,大家都喜欢她。老李很高兴,笑眯眯地看小雯儿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。

  小雯儿这时恨恨地擦一下眼睛,说:“我妈真是的,老忘插这个门,爸跟她说多少回了,她就是记不住。没人来,到正屋转转倒没什么。上回,都到院儿里去了,要不是我回来,他就上街了,像什么话!”我说:“他多大了?”小雯儿看一眼里屋门:“哼!都二十六了!”说完,她又看看老李,老李正看自己那幅字,身架塌下来。严行说:“喝,伯父,喝。”老李回过身来,脸上暗暗的,夹了一筷子菜,放到嘴里慢慢嚼着,咽了。又呷一口酒,额上跳了一下儿,脸忽然松下来,说:“反正是早晚的事儿,跟自己过不去干吗?”他搓一搓手,招呼着:“喝,喝。”又站起来,进到里屋,半天才和爱人出来。老李的爱人眼睛红红的,走到灯影儿里,笑着说:“吃呀。”我说:“您快吃吧,都忙了半天了。”小雯儿将每样菜又都给严行夹了一些,严行不看她。小雯儿定定地看着严行,忽然低下头去。老李的爱人有点儿不自在,举着筷子,不知再给严行夹什么好。老李却一脸轻松,不看别人,只与我讲字经。我觉得这话题太冷落别人,又不能不应付着,忽然开玩笑说:“老李,你字写到这份儿上,来个晚年变法,怎么样?”老李停住正在自斟的瓶子,笑出声儿来:“好哇!我正琢磨着呢,只怕……”严行忽然说:“我赶明儿跟您学字吧。”老李两口子一下子高兴起来。老李给严行斟上酒,额头又渗出光来,把筷子做笔竖捏着,在空中虚绕绕,说:“这写字,第一要骨力。人看字,看什么呢?就是看个骨力。你要学字,学颜体。颜体不易取巧,非心宽心正,不能写好。先找《多宝塔碑》《东方画赞碑》临着。写好了,再看看鲁公的《麻姑帖》《告身帖》。得了气体,再看《与夫人帖》《鹿脯帖》《争座位帖》《放生池帖》,漂亮、正,不俗不媚。再看《裴将军诗帖》,绝!字如其——”老李忽然发觉我在笑,就酒遮脸,对我说:“不对?”我连忙点头。

  酒喝罢了,吃饭、吃菜。老李的爱人又端来一盆汤,热气升腾起来,裹了灯泡,屋子里显得暖洋洋的,大家说说笑笑。

  吃罢饭,又喝了茶,看看天色晚了,我站起来告辞。严行也说要回去了,于是老李两口子和小雯儿送出来。老李两口子一迭声儿地让严行常来,小雯儿不说话。严行答应着,刚要走,忽然站住,说:“小雯儿,不送送我吗?”小雯儿一下跳下台阶儿,可着嗓子答应了一声儿:“哎——”老李呵呵地笑着,用手抚一抚顶,和爱人在门口站了许久。

  (李金锋摘自江苏文艺出版社《遍地风流》一书,本刊节选,沈 璐图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