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的自画像

2017年09月30日 22:34 作者:未知 来源:《读者》  

  作家们个个都是“自黑”大师。照相机只能拍摄出人物客观逼真的躯壳,而最能描述人物主观形象的自画像,更配得上人物的名字。比如被誉为小说界“简约主义大师”的雷蒙德·卡佛。

  雷蒙德·卡佛(美国文坛罕见的“艰难时世”的观察者和表达者。去世后被《伦敦时报》称为“美国的契诃夫”)

  这些平常的卑微的不起眼的琐碎日子,就这样成了永恒。——《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》

  安东尼·伯吉斯(英国当代著名作家)

  如果恶不能被接受为一种可能性,那么善就是无意义的。——《发条橙》

  查尔斯·布考斯基(德裔美国诗人、小说家)

  我是个靠孤独过活的人,孤独之于我就像食物跟水。一天不独处,我就会变得虚弱。我不以孤独为荣,但以此维生。——《样样干》

  村上春树(日本小说家)

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,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,但她一直在那里,总会在那里。迷失的人迷失了,相逢的人会再相逢。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  杜鲁门·卡波特(美国作家,纪实文学《冷血》被公认为大众文化的里程碑著作)

  我总有一天会达到目的,但是在达到的时候,我愿意自己还保持着自尊心。我希望有一天早上醒来在蒂凡尼吃早饭时,我仍旧是我。——《蒂凡尼的早餐》

  理查德·耶茨(美国小说家,被称为“焦虑时代的伟大作家”)

  我想,所谓孤独,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,他的情绪和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个频率。——《十一种孤独》

  库尔特·冯内古特(美国黑色幽默文学代表人物)

  我写下墓志铭:“这个美好的地球,我们本可以拯救它,但我们太他×的卑鄙懒惰了。”——《没有国家的人》

  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(加拿大小说家、诗人、文学评论家,2000年凭《盲刺客》摘得英国文坛最高荣誉布克奖)

  好了,战争结束了。枪声沉寂下来。幸存的士兵穿着湿乎乎的衣服,爬出散兵坑和肮脏的洞穴,抬起一张张满是污垢的脸仰望天空。战争的双方都感到自己输了。——《盲刺客》

  艾伦·金斯堡(美國“垮掉的一代”领袖诗人)

 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,挨着饿,歇斯底里,浑身赤裸,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,寻找狠命的一剂。——《嚎叫》

  威廉·巴勒斯(美国作家,“垮掉的一代”文学运动的创始人)

  人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,并不管事实如何。——《裸体午餐》

  戈马克·麦卡锡(美国小说家,被誉为“海明威与福克纳的唯一后继者”)

  无论你一生当中干过什么,那些事情所造成的影响早晚都会再回到你的身上。只要你活的时间足够长,它就一定会。——《老无所依》

  斯蒂芬·金(美国畅销书作家,作品以恐怖小说著称,几乎每一部小说都被搬上过银幕)

  这些墙很有趣。刚入狱的时候,你痛恨周围的高墙;慢慢地,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;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。这就叫体制化。——《肖申克的救赎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