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粒一香

 2016/01/02 21:17  李辉 《读者》  (141)    

不是“一粒香”,不是“粒粒香”,不是“每一粒都香”,是“一粒一香”!

初见这四个字,是在一次好友聚餐时。欢饮至微醺,一碗碗米饭冒着热气摆至桌前。捧碗起筷,突然看见那青花瓷碗上印着四个精巧的艺术字:一粒一香。

怔怔间,惶恐地将饭碗放回摆正。来不及喜悦和赞叹,便有朋友夸张做陶醉状:“刚才喝酒没醉,现在看到饭碗上的这四个字,也真是醉了!”

一碗米饭,米粒当以千计,若真一粒一香,细品之下,该是有千种味道、千种香气绵绵入口了。一粒一香,千粒千香,是一种怎样的妙不可言和不可思议啊!

因为这四个字,我吃了比平时多出一倍的米饭。

其实,我们身边不是处处蕴含着这样美好的哲学吗?米饭可以一粒一香,那么,美酒,该是一滴一醉了;鲜花,该是一朵一美了;诗词,该是一句一咏叹了;音乐,该是一曲一陶然了……但愿我们都能有幸遇到那只写着“一粒一香”的瓷碗。

就像一位诗人的故事。诗人吃饭很慢,有时吃一顿饭要花一两个小时。别人问他缘由,诗人答:“如果我不这样慢慢体会,怎么知道这一粒米的香与下一粒米的香有什么不同呢?”

难怪这位叫周梦蝶的诗人能写出那样空灵、细致的诗歌。

寻常如一粒米,缥缈如一缕香,那细腻聪慧的心思,让人感觉如千般滋味入口,万种馨香绕心。

(玉 子摘自新浪网作者的博客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7 =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