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的美和甜

 2018/05/17 16:42  章铜胜 《思维与智慧·上》  (78)    

花好月圆。花前月下。花开富贵。花团锦簇。美貌如花。如花美眷。幸福得像花儿一样……花,成了一切美好事物的喻体,花在人们的眼里,不仅是美的象征,甚至可以说,花,本身就是美。

花,因美而惹人喜爱。陶渊明的菊花,杜牧的杏花,周敦颐的莲花,徐渭的梅花,随着他们的文字,开在时光深处,也开在了每一位爱花人的心中。人们对于花的喜爱,是原初的,是先民的初心,也是我们的初心不改,就像是《诗经》中的棠棣之华,桃之夭夭,谁又能躲得过它们穿越时光的温柔一击呢?

爱花的人,大抵是幸福的。生活中再粗心的人,到了春天都会有想去看看花开的冲动。他们会在意一朵花、一树花、一丛花的开放。我们在花上,看到的不只是花开妍丽的形态和娇艳的颜色,也看到了开在花上的人生安然,岁月静好。

老舍先生是爱花成癖的人。汪曾祺在《老舍先生》一文中写老舍先生的院子时说:“到处是花,院里、廊下、屋里,摆得满满的。按季更换,都长得很精神,很滋润,叶子很绿,花开得很旺。”在满院花开里,爱花成性的老舍先生該是幸福的。不唯如此,每年,老舍先生都要将北京市文联的同仁约到家里聚两次,一次是先生自己的生日,还有一次就是家中菊花开的时候,赏菊。每年,先生为自己和菊花各过了一次生日。爱花之痴,也莫过于此了吧。

爱花的人,都想知道花的味道如何。而我总觉得,在一朵花的面前,看到其美姿色就足够了,再去想一朵花的美味,终究有了亵渎花的嫌疑,是煞风景的。可还是有一些人拗不过花的诱惑,将花制成各式的美味。如槐花,我们摘了来,素炒或是清蒸,淡淡的甜香。如紫藤花,摘来它的花瓣,做成藤萝饼,色与味都不错。如桂花,制成了桂花糕、桂花酒。茉莉熏了茶。梅花熬了粥,也可沏成茶,都是很好的选择。

花,最好的味道是甜。最懂得花的味道的,并不是我们,而是蜜蜂。只有蜜蜂才能发现花的甜味,酿造花的甜蜜。蜜蜂真是一种可爱的小动物,是它嗡嗡地在花间发现了花的甜,悄悄地酿成了蜜。

我们站在一朵花前,看到花好看的形态、鲜妍的颜色,闻到花醉人的芳香,却很少有人知道花的甜。而蜜蜂不,它钻进一朵花的心里,和花私语,花悄悄地告诉了它自己的小秘密,于是蜜蜂辛勤地奔走在花的心里,采花蕊柱头上那一点花粉的甜蜜。

蜂蜜,其实是花的蜜,蜜蜂只是甜蜜的发现者,搬运者。蜂蜜是流动的液体琥珀,是柔软的花的甜蜜的心。花有多美,花的心就有多甜。蜜蜂,是唯一可以和花的甜蜜亲密接触的,蜜蜂是花的情人,甜蜜的情人。花嫁给了蜜蜂,也可以说蜜蜂爱上了花,爱得如痴如醉。世间的爱情,恐怕没有能和蜜蜂与花那样,爱得那么纯粹,那么专一的了。

有一段时间,我特别羡慕养蜂人,因为他们是逐花而居的人,更因为他们是放牧着花的美丽和追逐着花的甜蜜的人。天底下没有比这更让人羡慕的职业了。我去放蜂人的蜂箱边买新鲜的蜂蜜,看到他们从蜂箱里小心地刮下蜂蜜,用手轻轻地撩起一点放进嘴里吮吸时满脸陶醉的神情,就特别希望那只蘸了蜂蜜伸进嘴里的手是自己的。看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看到山里人进山采蜂蜜时,多么希望自己的手里也能捧一个那样大的流淌着蜜汁的蜂巢,那是多么让人感觉甜蜜的事情啊。

花的美,在我们的眼前。而花的甜,应该藏在我们的心里。

(编辑 欣然/图 锦跃)

 赞  0
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49 − = 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