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“格”

2018年04月05日 22:58 作者:徐昕 来源:《思维与智慧》  

  晨光熹微,夜露沾染在草木上,沁着秋的清凉。微微暗淡的光透过防盗窗在桌面投下一格一格的影子。蘸墨,落笔,一个“格”字悄然落于宣纸上。

  “老古董,又在写方格字?”朋友慵懒的声音自电话另一端传来,没有底气的声音昭示她又通宵追美剧了。“这哪里如行云流水的英语那般自由。”

  “方格字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‘规矩’,格中自有悠闲在,横竖撇捺可不都是在自由舒展么。”淡淡一笑,一撇落下,浓墨中遥远地看见一个佝偻的背影,吃力地用木棍在柔软的泥土上勾勒第一个汉字,那是仓颉。几千年的风雨打磨,从竹简到宣纸,从小篆到楷体,不知染墨了几座池,才造就如今力透纸背的中华方格字。

  另一端传来低低的摇滚乐声,朋友打了个哈欠,有些得意:“得,即使你对,你也无法否认曾经中国人局限于自己的格子中毁灭自我的事实。”

  灰白的晨光逐渐沾染了些许金色,秋风呼啸而过,心底照射出的那一丝暖意即刻烟消云散。默默叹息于好友的崇洋媚外,我放下笔,正色道:“是的,这无可否认,那个年代,文化的方格约束着人的言语行为乃至心灵。但为何四大发明只在格子中幸存下来呢?”

  那一端沉默着,我继续说道:“因为一笔一画下的人格与品格。”

  挺直腰杆,面对着蓝色泛着灰白的天空,眼神似穿越了时空的烟尘,落在独立于刑场上的身影上。挥手一曲《广陵散》,嵇康在心中默念他最爱的辞赋,曲毕绝殇,是方格字滋养的超脱。“红了樱桃绿了芭蕉”,雨中溪畔轻吟浅唱,李清照留在纸笺上的笔墨,是规矩下衍生的清雅。

  在尘世留一个背影,只淡淡一句“名与利付诸无”,是马远人格的淡然。

  “你听过宁古塔的故事吗?在还是北大荒的土地上,许多清朝官员被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荒唐原因流放至此,可他们足够坚韧博爱,在中原大地如你所说一般地被限制而落后时,他们在荒凉的土地上用高贵的精神姿态传播着方格字形态的文明,身后支撑他们的,正是你所嘲笑、轻视的中华文明。”

  阳光终是拨开了阴云,投下更灿烂的美丽与更清晰的方格之影。朋友沉默着,音乐已停止,静默下光阴放缓了脚步,滴落的露珠也轻柔许多。我再次提起笔,蘸墨、落笔,浓墨在宣纸上肆意地渲染,以自豪的姿态。我开口:“猜猜我这个老古董在写什么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格物致知。”

  旭日东升,金色光芒大盛,天空的边缘被染成红色,浓烈得一如我心中的自豪感。電话另一端一阵忙音,也许这个清晨,有许多人似朋友般追求着海外文化,但也会有许多人,或偃仰啸歌,或冥然兀立,在一个充满希望的清晨,寻求方格字下探索不尽的真谛。

  (编辑 思智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