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处难与君说

 2018/04/02 18:42  苇眉儿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88)    

每天的生活其实很简单,读书,写字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

记忆中,总有一些能够触动心灵的人、事、景、物,让我们心动,或者为之落泪,又渐次在生活的涤荡中,衍生成晶莹璀璨的琥珀。在某一时刻,一些吉光片羽就闪现,而后定格,从前过往的种种像电影一般。

像风在原野,不由自主地吹呀吹。

听窗外的风声渐起,又消遁。只当春水潺潺,心事窝在那儿。那些风声,听与不听,全在于心。那些过往的心事,提提也好,不提也罢,全在于自己的感性与理性掐架的你来我往中。

我能做到的,唯寸心不惊。这样的境界,事来心应,事去心止。好与不好,都无关紧要了,只是别凋零了自己的明媚和芳华,芬芳了别人的生活和世界。人生,从来都是凭借余味定输赢的。

你不在身边,我有自己独处的美好方式。雨落下来,我换上雨靴,踏着水花,一个人静静立于雨中,听雨,听到自己的心跳声;雪落下来,我踏雪寻梅,盈香于心,就算没有酒,亦有微醺的美;读书累了,写字累了,就一个人出去走走,月光下的身影孤独细长,拖沓成黑夜中一首静默的小诗,等天明的时候我吟哦诵读,睡醒后迎接的第一位客人就是那一缕细碎满地的阳光,它会带着春天的第一枝桃花来染红我的脸庞……

就这样,你别后的时光,我把寻常日子琐碎时光,过成了一首诗歌的模样。天黑下来也没有关系啊,灯光会落下来,花朵会落下来,唐诗宋词会落下来,一并落到我的心里,让我看见你温柔的脸庞。

青草小径,绿水小桥,蔷薇小篱,红泥小炉,红瓦白墙。叶子长满大树,婆娑起舞,就是夏天了吧;风吹叶落,簌簌满地黄花,就是金秋了吧。你曾经陪我看花成海,那种惊艳的美,心动的媚,温暖的疼,让我衣襟别花岁月风平,我别无选择,唯有走在更好的路上。爱,让一个人更加优秀,更加美好,更加溫暖,更加善良。

有书卷,有花木,有山水,人的性情之根都在这里了,所以不用特意做那些诸如念佛号、抄佛经、听佛乐、唱佛歌的事情。吃饭是修行,睡觉是修行,和你的倾心交谈也是修行。真正的修行不是遇见大师、哲人、佛,而是与更趋于完美的自己相遇。你在,是我的修行;你不在,也是我的修行。

释迦牟尼曾经说,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你生命中应该出现的人,绝非偶然,他一定会教会你些什么。

上天所安排的这个时间,不早不晚,刚刚好,我们来到彼此的身边。尘之外,心之内,我想的,你都懂。山是水的故事,云是风的故事,星是夜的故事,而你,是我的故事。

一声横笛,为谁吹响?一把花锄,为谁种花?一扇南窗,为谁照亮?一阶青苔,为谁倾诉?一街暗香,为谁芬芳?一江明月,为谁念想?一种相思,为谁在心?

我想要的日子清清淡淡,我想要的岁月平平凡凡,我想要的生活从从容容。每一段时光都会变老,我只要一直一直看到你温暖的笑,就好,就好呀!

爱上一个晨曦一个黄昏,爱上一棵大树一只小鸟,爱上一片月色一朵白云,爱上一座青山一波绿水,爱上一条小径一朵小花。就算简单的牵手,也是一人鬓间别花,一人眉宇明媚,行走的是步步莲花的路。

别问我有多好,爱意袭来人低眉,妙处难与君说。

(月月鸟摘自《襄阳日报》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8 + = 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