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人爱骑驴

 2018/03/28 19:45  张光茫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133)    

自古以来,爱马的极多,而爱驴的甚少。驴没马秀气,不如骡子剽悍,也没有被当宠物的运气,但就是这不幸的动物,却和文人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他们联系在一起,最早见于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。“建安七子”中最有才华的王粲,非常爱驴,且喜欢听驴叫。他死后,魏文帝曹丕与文人同去吊丧,竟每人学一声驴叫来对他表示悼念。

而西晋文学家孙楚不仅喜听驴叫,还喜学驴叫,也是《世说新语·伤逝》记载的,孙楚恃才傲物,看不起世人,唯独尊重王武子,王武子死后,他去吊丧,哭过之后,对着灵床说:“你平时喜听我学驴叫,现在再为你学两声吧。”

驴在魏晋后,一度成为文人爱物,可是到唐朝,却被泼了冷水,泼冷水的就是柳宗元。他在《黔之驴》里,以一头驴被老虎吃掉,寓意深刻地表明了一个观点:貌似强大的东西并不可怕,只要敢于善于斗争,就一定能战而胜之。当然,也有不同读者从不同角度分析这寓言,认为《黔之驴》写的是中国文人的悲剧,意在告诫文人不要“出技以怒强”,而应锋芒内敛,谨慎处世,以求全身远祸。

文人特爱骑驴。据说李白失意时曾骑驴游华山,县宰认不得他,他也不报姓名,只说:“曾用龙巾拭唾,御手调羹,力士脱靴,贵妃捧砚。天子殿前尚容走马,华阴道上不许骑驴?”与李白不同,杜甫骑驴,就显得沉郁悲壮。“骑驴十三载,旅食京华春。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。”

杜甫怀着“致君尧舜”的政治抱負,到长安求仕,却遭坎坷,不仅入仕无门,连基本生活也毫无保障。长安的大街上,车水马龙,一派喧闹繁华皇都景象,而胸怀远大理想,身负绝世才华的诗人,却骑着驴,从早到晚到处游荡,乞讨生活。且这驴一骑就是十三年,诗人在驴背上尝尽了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在对困顿生活的陈述中,寄寓着无穷辛酸感慨。

文人爱骑驴,因为驴步儿细碎,文人坐在上面,一面慢慢欣赏沿途景色,一面搜肠刮肚构思诗文。诗鬼李贺每出游,总是骑着驴,背着锦囊,每有佳句,辄以纸记之投入囊中。贾岛曾于京师骑驴吟诗,得“鸟宿池边树,僧敲月下门”之句,驴上“推敲”被后世传为美谈。

文人爱驴,自然作品中少不了写驴。据《南唐近事》载,黄可诗中多用“驴”字,其《献高侍郎》诗有“天下传将舞马赋,门前迎得跨驴宾”。对仗工整,堪称佳句。至于贾谊“腾驾罢牛,骖蹇驴兮”、陆游“骑驴上灞桥,买酒醉新丰”等诗句中,驴更是少不了的重要角色。

如今,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一位文人骑着一匹俊秀毛驴潇洒过市的情景了,然而千百年前那些文人与驴的故事,却让我们在感叹文人的真性情,莞尔一笑的背后,恐怕更多的是对执著坚持的一种思考!

(编辑 欣然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32 = 42